負責「彈劾」的監察院要求撤銷翁啟惠「申誡」,在法律上是件非常奇怪的事

負責「彈劾」的監察院要求撤銷翁啟惠「申誡」,在法律上是件非常奇怪的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監察院竟然可以為特定當事人開啟因人設事不當先例,政治斧鑿痕跡斑斑,乃無非自毀機關高風亮節清譽,不擔心日後有其他公務員援引比照辦理,未來還有多少殘餘價值可以如此耗盡?

文:林清汶(世新大學法律系兼任副教授)

不久之前報載,前中研院前院長翁啟惠因「浩鼎案」在2017年被監察院彈劾,經懲戒法院(原名公務員懲戒委員會,隸屬於司法院)作「申誡」處分,刑事官司已於2018年獲判無罪定讞。

翁其後多次向監院陳情爭取平反;監委蔡崇義等人近日發布最新調查報告,逆轉認定翁啟惠並無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並無財產申報不實,翁擬據此向懲戒法院聲請撤銷申誡。翁表示當年的彈劾、起訴、及公懲會因此做出申誡乃基於錯誤事實,嚴重傷害他的名譽,此次監察院依據彈劾後所發生之新事實及證據,重新檢視還其清白,表示感謝。

監察院的工作,原本就和司法機關不同

依據《憲法增修條文》第7條監察院為國家最高監察機關,有對公務員行使「彈劾、糾舉、審計」之權,即對於違法失職之公務員有違背行政責任者送懲戒法院,但如有涉及刑事不法責任者乃送交司法機關偵辦,係採「刑懲並行」制度,即是刑事與行政處罰得分別進行、各自處罰、彼此不受拘束。

其中,公務員之懲戒方式如免除職務、撤職、剝奪、減少退休(職、伍)金、休職、降級、減俸、罰款、記過、申誡等,而刑事處罰即是如死刑、無期徒刑、有期徒刑、拘役、罰金等。

監察院對於公務員僅得提出彈劾、糾舉之權,基於憲政權力分立原則,並無法對於公務員真正作實質性之懲處,如同檢察官僅止於起訴被告,其後再由法院審判定罪刑,並無法直接對被告定罪科刑。同理,監察院對公務員若有涉及行政違失者,係交懲戒法院作行政懲處;若涉及刑事不法者仍須交由司法機關處理。此乃避免球員兼裁判,致先入主觀意識作祟。

6前法官與翁茂鍾不當接觸 監院開會討論(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由監察院提請公懲會撤銷「申誡」,是件非常奇怪的事

監察院此次因翁啟惠案明顯破壞憲政體制,創下「一案多查」,機關出爾反爾自打臉紀錄。

試問,過去有何公務員被彈劾後無罪或無行政懲處,回頭向監察院興師要求還其清白?這種行為,如同檢察官起訴被告後,法院判被告無罪另外反轉要求原起訴的地檢署機關要求澄清。實務上被告判無罪者,乃因事實證據不足係法律基於罪疑惟輕之原則,何況,刑事之無罪並非代表行政責任即無違失,仍有待懲戒法院詳加審酌,而倘懲戒法院結果維持原申誡處分,監察院將如何自處?

此外,本件翁之訴求對象並非監察院,如真有新事證足以推翻其先前不法或不當行政違失行為,應逕向懲戒法院請求救濟撤銷其申誡為當;此外,另依《公務員懲戒法》第86條規定再審之提出,原則上應自發現新證據之翌日起30日內為之,本件時效有無疑義?

怪哉,監察院竟然可以為特定當事人開啟因人設事不當先例,政治斧鑿痕跡斑斑,乃無非自毀機關高風亮節清譽,不擔心日後有其他公務員援引比照辦理?未來監察院還有多少殘餘價值可以如此耗盡?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