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職鯉魚隊「廣島模式」的關鍵角色──地方政府提供了哪些幫助?

日職鯉魚隊「廣島模式」的關鍵角色──地方政府提供了哪些幫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廣島模式」成功的原因與地方政府息息相關,在創立之初就已相互建立起深厚的關係,具體展現在「出資設立」、「球場建設」以及「地方振興」這三個層面上,本文讓我們一一解釋。

文:蘇韋綸(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政策媒體研究科博士生)

前兩篇文章中,筆者以高雄市政府有意循「廣島模式」成立高雄第六隊為切入點,討論了所謂「廣島模式」究竟是什麼的問題,以及職業球團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這篇文章則是延續此一議題,討論在「廣島模式」當中,地方政府所發揮的功能。

近年來由於職業運動在地化的風潮越來越盛行,許多職業球團都開始與地方政府建立起關係,希望能透過與自治體的互動,來強化球團與地方間的連結。事實上,廣島東洋鯉魚在創立之初就已經與地方政府建立起深厚的關係,而這具體展現在「出資設立」、「球場建設」以及「地方振興」這三個層面上。

出資設立:球隊門票與縣市的「還原」機制

首先在出資設立的部分,在1949年廣島前議員谷川昇倡議建立鯉魚隊時,認為鯉魚隊並非個人的球隊,而是全縣的球隊,因此資本額2500萬日圓也必須向全廣島縣募集。

依照其當時的計畫,地方政府應該要是最大的出資者,然而事情的發展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由於當時廣島仍在復興過程當中,百廢待舉,地方政府也處於財政困難的狀況,因此是否要出資挹注一隻民間球團一事,也讓廣島市議會等地方預算審查單位較為謹慎,歷經四次會議仍難以決定。

最後廣島市議會,依然是出於「強力支援及育成地方球團,以培養健全娛樂」的目的之下,以「入場稅還原」的條件答應出資。

所謂入場稅還原,指的是當時球團的觀戰收入必須有一部分上繳廣島縣,而廣島縣再將一部分金額還原給廣島市。在這樣的條件之下,廣島縣本身出資500萬、廣島市200萬、吳市100萬、福山市70萬、尾道市60萬以及三原市60萬,一共980萬日圓,占了總資本額的40%,由此可見地方政府對於鯉魚隊之設立非常重要,與其他母公司挹注資金所成立的多數球團相當不同。

球場建設:市府協助建球場,並擁有特殊使用權限

而在球團設立之後,因為資金不足,因此球場設備等也相對不足。在1956年甲子園球場引入夜間照明設施後,相繼有8個球場都加裝了夜間照明設備,然而廣島綜合球場依舊只能在日間比賽,使得入場觀戰人數一直無法提升。

其實廣島市議會為了解決此問題,1954年便已開始進行建設夜間球場的相關議論,然而此議題由於牽涉到建設地的居住問題,一直難以有所定論。最後則是在廣島市長渡邊忠雄與廣島市議會議長的運作之下,地方財界開始投入資金,才得以建設新的夜間球場,也就是後來一路使用到2008年球季結束的「舊廣島市民球場」。

Old_Hiroshima_Municipal_Baseball_Stadium
Photo Credit: Taisyo,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舊廣島市民球場

在筆者上一篇〈日職鯉魚隊因廣島原爆而團結,但「廣島模式」的精隨絕不只如此〉中也提到,2004年的球界重組風波之後,廣島當地湧現了相當強烈的「鯉魚隊可能會消失」的憂慮,因此在地方政府與財界合作之下,召開了「新球場促進建設會議」,希望透過新球場的建設,來改善鯉魚隊因球場設備老舊而難以吸引球迷入場觀戰的困境。

在這次會議當中確立了新球場的理念,便是要讓鯉魚隊能持續以廣島作為主場活躍於日本職棒,並藉由此一新建設來促進區域活化等地方創生事宜。而球場建設的資金確保,則由廣島市方面擔任主要角色,其資金結構如下表所示:

chart
新廣島市民球場建設資金結構表,筆者參考廣島市政府官網製成

從上表的市債一項可以看到,鯉魚隊每年以「球場使用費」的名義,每年向廣島市償還7.5億日圓的市債,而在球場建設時,地方政府所支出的總金額則是超過100億日圓,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新球場建設完成之後,廣島市也與鯉魚隊簽訂了「專營權契約」以及「指定管理者契約」。所謂「指定管理者」,是指政府將管理權賦予球團,讓球團在使用球場方面擁有最大權限。這樣的作法也讓球團不需事先背負龐大的建設金額,只需要每年繳交球場使用費即可自由使用球場,同時場內所有廣告看板以及攤販收入也都屬於球團,讓球團在球場經營上獲得極大的彈性與利益空間。

因為可以自由改建球場,這一點在鯉魚隊推行「球場樂園(ballpark)」的理念上相當重要,讓鯉魚隊得以在「每年」球季結束之後改建球場設施,增設各種不同的魅力景點,吸引球迷進場享受娛樂。

地方振興:「球場城」帶來的經濟效果與工作機會

另一方面,對地方政府來說,球場建設當然不只是為了球團,也包含了球場周邊地區的都市發展目的。在廣島車站建立新球場之後,廣島市也將周圍開發建設公開對外發包工程,希望將周圍街區打造成「廣島球場城(Hiroshima ballpark town)」。除了硬體上的開發之外,球隊所帶來的經濟成長也是地方政府的一大目標,新球場建設除了大幅提升了入場觀戰人數之外,同時也為廣島帶來了龐大的經濟效果。

根據廣島當地中國電力研究所的試算,在新球場啟用當年,經濟效果便達到205億日圓(約53.4億台幣),而2016年到2018年,鯉魚隊達成中央聯盟三連霸的壯舉,經濟效果也隨之大幅提升,2018年更是來到史上最高的356億日圓(約92.7億台幣),隨之而生的雇用效果則產出了3210個工作機會,足見鯉魚隊為廣島所帶來的經濟效益之大。

hc1yb7886s5gnhb62vtugt64m3rvyu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廣島東洋鯉魚隊的球迷

這篇文章,我們討論了地方球團的角色,並從出資、球場建設以及地方振興等不同角度切入。

在廣島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新球場的設立,其所帶來的不只是比賽場地的作用,更在地方政府與球團的合作之下,達成地方振興的效用。廣島市運動振興課山本課長曾向筆者表示,雖然對廣島市這樣的中等規模城市來說,建設一座新球場也是相當的負擔,但是除了在物質面上有極大的經濟效果以外,精神面上,也會有居民們對於鯉魚隊的期待以及隨著應援而生的市街活力。

站在地方振興的角度來說,這是廣島市支援鯉魚隊的主要政策目標。另一方面,鯉魚隊地方對策室次長山口先生也向筆者表示:「跟市政府幾乎是每天都有來往,有時候是被拜託什麼,有時候是我們去拜託什麼,所以我想雙方基本上是『互相扶持』的關係吧」,充分展現出地方政府與地方球團緊密的合作關係。

參考文獻

  • 蘇韋綸,2020,「日本職業運動在地化:以廣島東洋鯉魚為例」,國立政治大學日本研究學位學程碩士論文。
  • 冨沢佐一,1980,カープ30年(廣島:中国新聞社)。
  • 森岡隆司,2018,「2017年の広島東洋カープの経済効果~37年ぶりのリーグ連覇の影響~」,エネルギア地域経済レポート,第523卷,頁1-12。
  • 森岡隆司,2019,「2018年の広島東洋カープの経済効果~3リーグ3連覇と2年ぶりの日本シリーズ進出の影響~」エネルギア地域経済レポート,第535卷,頁1-10。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