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宣布9月美軍從阿富汗撤出,塔利班稱不接受延後撤軍時間

拜登宣布9月美軍從阿富汗撤出,塔利班稱不接受延後撤軍時間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指出,美國在10年前就殺死了911恐怖攻擊事件的首腦、蓋達組織的領導人賓拉登(Osama bin Laden),自那以後,恐怖主義威脅已散佈到全球各地,美國繼續駐軍阿富汗的原始原因已失焦。

編譯:吳宗宜

拜登宣布美國史上持續最久的阿富汗戰爭,終將在9月11日結束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4月14日宣布,他將在今(2021)年9月11日之前將所有美軍從阿富汗撤離。自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襲擊美國世界貿易中心和五角大樓,美國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港譯「喬治布殊」)宣布對蓋達組織(al-Qaeda)和塔利班(Taliban)採取軍事行動後,這場戰爭持續了近20年。

根據美國國防部的報告,在阿富汗、伊拉克以及敘利亞的戰爭,已使美國納稅人支出超過1.57兆美元,且已有2000餘名美國軍人在阿富汗戰爭中喪生。

拜登說:「是時候結束美國最長的戰爭了,是美軍回家的時候了。」

「我現在是阿富汗戰爭開始以來的第4位美國總統,兩個共和黨總統、兩個民主黨總統,我不會將這一責任轉移到第5個總統身上。」但也表示,美國將持續於向阿富汗提供援助和支持。

拜登也提到了自己的兒子博(Beau Biden),他曾在伊拉克服役一年,後來於2015年因癌症去世,他是40年來首位在美軍戰區服役的總統兒子。

拜登指出,美國在10年前就殺死了911恐怖攻擊事件的首腦、蓋達組織的領導人賓拉登(Osama bin Laden),自那以後,恐怖主義威脅已散佈到全球各地,美國繼續駐軍阿富汗的原始原因已失焦。

拜登提到:「現在許多地方都存在恐怖威脅,因此每年花費數十億美元將成千上萬的部隊集中駐紮在一個國家,這對我和其他決策階層來說都沒什麼道理。我們不能再繼續延遲撤離阿富汗的時程、等到條件理想後才撤軍,並期望獲得不同的結果。雖然不會在軍事上繼續介入阿富汗,但外交和人道主義工作將繼續下去,我們會繼續支持阿富汗政府。」

拜登也保證持續向30萬的阿富汗軍隊提供援助,他說他們「付出高昂的代價持續為自己的國家英勇作戰,捍衛阿富汗人民。」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港譯「奧巴馬」)也對拜登的撤軍計畫表示支持:「美國已經在軍事上實現了我們所能做到的一切,現在是時候將我們剩下的部隊帶回家了。」

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也表示,他尊重美國撤軍的決定,阿富汗政府軍完全有能力捍衛其人民和國家。

塔利班不接受美國延遲執行5月撤軍的協議

2020年2月,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與塔利班達成停戰協議。根據協議,塔利班承諾將不支持蓋達組織及其他極端分子,制止恐怖組織以阿富汗為基地發動對美國或其盟國的攻擊,並同意與阿富汗喀布爾中央政府進行和平談判。如果塔利班信守承諾,美國及其北約盟國將在2021年5月之前撤出所有部隊。

自2020年7月美軍已信守承諾陸續從阿富汗撤軍,從1萬3000名逐漸減少,現在約還有2500名美軍還駐在阿富汗。

在4月13日美國宣布決定在9月從阿富汗全面撤軍後,隔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與北約盟國召開會議時,通知了英國、德國等盟國的高層,各國隨後便同步發聲明表示,北約所有駐軍將與美國同步撤離阿富汗。

美國911恐怖攻擊事件發生後,北約首次啟動其共同防禦條款(憲章第5條),於2003年加入對抗塔利班,派軍駐進阿富汗維護國際安全,目前在阿富汗有7000多名來自各盟國的士兵。

除了北約成員國外,非成員國但也響應美軍派兵駐軍阿富汗的澳洲和喬治亞,也隨即確認將與美軍同時間撤離;紐西蘭則早在2月份就聲明配合前總統川普的協議,預計5月1日就會全面撤兵。

拜登對此表示:「我們和盟友及夥伴國家在阿富汗並肩奮戰了將近20年,我們對他們為此任務付出的貢獻深表感謝,我們的計劃一直是一起派軍去阿富汗,然後一起離開。」

但是,美國9月撤軍的決議遭到塔利班反對,表示不接受原訂5月的撤軍延遲,同時也拒絕參加定於本月稍晚在土耳其舉行的阿富汗峰會,直到外國部隊全部離開該國,否則不會參加任何會議,且威脅要對5月1日仍駐在阿富汗的外國部隊恢復敵對行動。

北約秘書長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對此回應:「撤軍是有序的共同協商和深思熟慮後的結果。我們同時派兵駐軍阿富汗,也會一起撤軍。在此期間,塔利班對我們部隊的任何襲擊,我們都將強力反擊。」

RTX95ZI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各方立場不一

拜登警告塔利班,在未來幾個月,美國將在撤離其部隊的同時,保衛自己和其夥伴,也將重新分配其在該區的反恐能力及資源,以防止出現新一波恐怖主義威脅。

拜登說:「我們的團隊正在改善戰略,以監視和預防重大的恐怖主義威脅,不僅僅是在阿富汗,也在任何可能發生的地區,包含非洲、歐洲、中東和其他地區。」

美國中情局局長伯恩斯(William Burns)也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一旦美國撤離,該地區的軍事能力將被削弱。他說:「美軍和聯軍的撤出存在著風險,因此美國仍將保留適當的實力(retain a suite of capabilities)來對抗極端主義的威脅。」

根據前美國總統川普與塔利班達成的協議,美軍必須在5月1日前全面撤離阿富汗,現任總統拜登則將此最後期限推遲了4個月。

華府「國防重點」(Defense Priorities)智庫專家費里曼(Benjamin Friedman)便表示:「推遲撤軍可能會激怒塔利班,認為美國不遵守談判協議;如果塔利班採取更極端的策略,便會把責任推到美國違約上,以此為理由對美軍發動攻擊,同時以此為藉口退出和阿富汗政府進行的和平談判。」

根據《路透社》報導,阿富汗國家調解委員會(High Council for National Reconciliation)主席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也表示:「外國部隊的撤離,意味著我們需要找到一種和塔利班共存的方式,我們認為阿富汗戰爭沒有贏家,我們希望塔利班也意識到這一點。」

許多阿富汗人告訴《BBC》,他們對於撤軍一事感到震驚。居住在與伊朗接壤的西赫拉特省(Herat)的烏斯馬尼(Roeena Usmani)說:「我不認為現在是適合撤軍的時機,國際社會尚未兌現其承諾,傳言塔利班將重新掌權。我們擔心這20年來的努力都白費了,尤其是對保護婦女而言,他們應該做出行動,保證我們不會回到20年前的黑暗時代。」

阿富汗北部馬扎里-謝里夫(Mazar-i-Sharif)的居民阿斯卡爾(Mohammad Askar)也說:「如果美軍要離開阿富汗,應擬定妥善計劃,否則,我擔心阿富汗會重返內戰。」

巴格蘭北部省(Baghlan)的韋亞爾(Weyar)也表示:「美國應與包括塔利班在內的所有利益相關人達成協議,否則,阿富汗可能會再次陷入戰爭,這不僅對阿富汗,而且對整個世界都是災難性的。」

而美國情報體系(US intelligence community)近期發布的年度報告,也對阿富汗的前景感到擔憂,認為即使到明(2022)年,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之間也很難達成和平協議。報告指出:「如果盟軍撤離,阿富汗政府將難以阻止塔利班的攻勢,塔利班很可能在戰場上取得勝利。」

儘管如此,在經歷了20年的戰爭之後,美國兩黨都有許多人想要結束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一些堅定反對拜登的共和黨人士,也表達了支持拜登撤軍的決定。

德州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就對此表示支持,他說:「我很高興部隊能回家,美國撤軍不代表美國不再保護其公民或盟友,我們可以在未對美國有敵意的國家、地區長期駐軍的情況下,做到這一點。」

佛蒙特州無黨籍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對拜登的決議表示讚賞,稱其為「英勇而正確的決定」(the brave and right decision)。

昆西國家事務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的韋特海姆(Stephen Wertheim)說:「這是驚人的成果!如果我們聽到的報告確實是政府的立場,那麼政府就已經打破了無止盡的戰爭邏輯。」

民主黨人也支持拜登的決定,並稱需要安全謹慎的撤軍。伊利諾伊州民主黨參議員德賓(Dick Durbin)說,「是時候結束美國歷史上最長的戰爭了,我希望所有軍人盡可能安全地離開。」

不過拜登的撤軍決定也引起共和黨鷹派的批評,認為此舉將會損害美國參加阿富汗戰爭以來所獲的成果。他們指出,許多兩黨的國會議員都反對拜登過早將美軍撤出阿富汗。

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批評,拜登的決定為「嚴重的錯誤」(grave mistake)。他認為:「面對尚未擊潰的敵人就撤退,是撤守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並指出上屆政府提出將自敘利亞和阿富汗撤軍時,兩黨的領導人皆反對,呼籲拜登政府應該同樣重視他們本次的異議。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