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透各路風格的研究型藝術家,陳德旺筆下多變的女體畫像

通透各路風格的研究型藝術家,陳德旺筆下多變的女體畫像
Photo Credit: 陳玉葉收藏,漫遊藝術史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研究型的藝術家,從陳德旺的女體畫像切入。

文:木木日安(義大利藝術研究者,但其他領域也能沾沾邊。將藝術暗藏的秘密—挖出來,是我的工作)

一生做好一件事就夠了!這大概是陳德旺(1910-1984)之於繪畫的最佳寫照。提到陳德旺,不免讚嘆他如何用功鑽研繪畫知識,通透各路藝術風格,並深入研究塞尚(Paul Cézanne, 1839-1906)、莫內(Claude Monet, 1840-1926)等後印象派畫風的浮光溢彩,加以內化走出新意,表現在自己的風景、靜物繪畫中。

不過今天我們要來點新鮮的,談談陳德旺筆下多變的女性圖像,及其追求藝術真理的堅毅態度。

台展中的女性表現

1935年陳德旺首次參加台展,以《裸女仰臥》初試啼聲,獲得第九回台展的「朝日賞」,隨後也多次入選台展、府展。當時女性畫像常被繪製為坐姿,或呈雙腳安放端莊斜躺之姿。相較之下,《裸女仰臥》描繪一位慵懶休憩的裸女,仰躺曲臂並隨意翹腳的姿態,構圖顯得相當大膽新潮,並透露出一絲叛逆挑釁的意味。

裸女身體、乳房、小腹肌肉呈現幾何塊狀,裸女面容透過簡單幾筆,樸實卻打破三維空間的既有概念,搭配簡樸陳設的描繪,透露陳德旺可能受到畢卡索(Pablo Ruiz Picasso, 1881-1973)新古典主義與馬蒂斯(Henri Émile Benoît Matisse, 1869-1954)立體派與野獸派的創作手法影響。此畫或許是當時在日本修習繪畫的陳德旺,接收西方藝術的新知,並對日本西畫流變有所研究下的實驗之作。

隔年陳德旺再次以女性為題參加第十回台展,其以《青いドレス(青衣)》一作順利入選。此作有別於去年的裸女姿態,陳德旺採取完全不同的畫風,表現出雙手交疊的日本女性,她優雅嫻靜坐姿端莊。

光線色彩的鑽研者

陳德旺最為人稱道的事蹟,便是以同樣視角繪製幾十餘幅的《觀音山》系列。這股對於藝術研究超乎常人般的堅持,不亞於塞尚以不同光影變化重複描繪《聖維克多山》高達八十七次的實驗精神。

從陳德旺一系列《裸女》創作中,也可以看出他對於色彩調和的修煉,以及反覆揣摩研究相同題目的毅力。《裸女》系列是循序漸進的探討過程:1965年的《裸女(一)》是色調繪畫的練習,1968年的《裸女(二)》加入色彩變化,展現裸女肌理的瑰麗,1974年的《裸女(三)》更進一步展現色彩調和與緊密的空間構成。[1]

3
Photo Credit: 江衍疇收藏,漫遊藝術史提供
陳德旺,《裸女(一)》,1965。油彩、畫布,33.5x45.5cm。
e8a3b8e5a5b3efbc88e4ba8cefbc89
Photo Credit: 陳玉葉收藏,漫遊藝術史提供
陳德旺,《裸女(二)》,1968。油彩、畫布,27x35 cm。
e8a3b8e5a5b3efbc88e4b889efbc89
Photo Credit: 私人收藏收藏,漫遊藝術史提供
陳德旺,《裸女(三)》,1974。油彩、畫布,27x35cm。

素描比色彩還更奧妙

雖然陳德旺以光與彩幽微描繪最為人知,但他本人卻宣稱「素描比色彩還更奧妙」。與學生探討繪畫時,多次強調諸如馬蒂斯、波納爾(Pierre Bonnard, 1867-1947)、夏卡爾(Marc Chagall, 1887-1985) 等藝術史上的大師,無不精熟素描的基本功,才能更深入去探究其他藝術的形式。[2]他認為:「素描就是再現能力,素描強的再現能力強,再下去能表現什麼?那是那個人的天分,那個人的思想,關係到整個人生觀。」[3]

觀察陳德旺的女體隨筆素描,可見他多方嘗試各路的藝術風格。他曾一親芳澤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 1577-1640)那體態豐腴阿娜的厚身女人,也或許曾臣服於埃及壁畫中寬肩窄腰的女神風範之下。

培養個人藝術風格

曾有學生問陳德旺,基礎練習怎樣才到盡頭?「有那個底子,到哪裡都可以發揮。要知道究竟需要怎樣子的底子?該怎麼訓練?莫內畫畫的地方還有,你到那兒畫畫看,會不會畫出那種好畫。」[4]陳德旺如是說。

台北市立美術館收藏的陳德旺《柯洛研究》[5],證明陳德旺除了吸收書本、畫冊上的藝術知識,也曾具體實踐之。柯洛(Jean Baptiste Camille Corot, 1796-1875)獨特的藝術語彙,被陳德旺確實捕捉其中韻味,其觀察功力不容小覷。

陳德旺亦曾以柯洛為例教育學生:「柯洛你知道,一輩子徹頭徹尾畫柯洛的畫,不像現在人家喊什麼就跟什麼,絕對沒有的事,柯洛整本畫冊拿來看就知道。」一位藝術家如何培養出獨一無二的個人藝術風格?首先當然要將基本功練好,再來是拓展、瞭解多方藝術風格,接下來呢?大概就如陳德旺說的:「你能畫出現哥雅(Francisco José de Goya y Lucientes, 1746-1828)的畫,也不過跟他一樣,你現在要想辦法畫出你自己的畫。」[6]

註:原文標題為〈研究型的藝術家!從陳德旺的女體畫像切入〉

參考資料

[1]王偉光,《純粹‧精深‧陳德旺》(台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2011),頁83-85。

[2]王偉光,《陳德旺畫談》(台北:藝術家出版社,1995),頁105-115。

[3]王偉光,《陳德旺畫談》,頁115。

[4]王偉光,《陳德旺畫談》,頁107。

[5]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6]王偉光,《陳德旺畫談》,頁82-83。

本文獲漫遊藝術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