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財經名嘴與網美們對「花旗退出台灣」的分析,聽聽就好

【關鍵眼中盯】財經名嘴與網美們對「花旗退出台灣」的分析,聽聽就好
Photo Credit: Kim Kyung-Ho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花旗宣布消費金融要離開台灣市場後,許多名嘴和財經網美「分析」花旗離開台灣的原因,有些離譜的讓銀行業內人士嘆為觀止,而且這些專家發言還常會被媒體引用,把錯誤的觀念灌輸給更多無辜民眾。

上週四(4月15日)晚間,新聞爆出花旗銀行將退出台灣消費金融業務的消息。

根據筆者在花旗工作的友人,包括高級主管都是當天才知道這件事,但不知道是為了安定民心或流量考量,許多打著財經招牌的名嘴或網美紛紛快速反應,發文大談這個事件的觀察,「分析」花旗離開台灣的原因,其中許多內容的離譜,讓銀行業內的人嘆為觀止。

最悽慘的,就是這些專家發言還常會被媒體引用,把錯誤的觀念灌輸給更多無辜民眾。

花旗在台灣「利潤微乎其微」?其實獲利率比國泰世華還高

例如,近來涉獵廣泛的老牌理財專家蔡玉真在上週五接受《壹新聞》採訪,報導中他表示:

「花旗在台灣利潤微乎其微,要跟國內銀行競爭,付出的成本相對來說較高,而國內銀行貸款在低利率時代給予的優惠遠遠大於外商銀行,因此花旗待愈久也是賠本經營。」

不知道財經專家是不是下節目的剛好被堵到而沒有先特別準備,因為只要快速看看網路上就有的財報,就會發現他口中的「利潤微乎其微」,在帳面上其實是每年大約100億台幣的稅後淨利。

雖然對比還有人壽業務的國泰世華與中信金兩大龍頭平均每年200億的淨利,花旗仍然有些落差,但花旗36.67%的近五年平均獲利率,比國泰世華還要高1%,中信金平均獲利率甚至不到13%。說「賠本」不但不符合現實,花旗甚至還是在台灣利潤最高的幾家銀行之一。

第三方支付影響?拜託,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另外,大受社群平台和政府機關寵愛的「財經網美」胡采蘋(Emmy Hu)在消息發布當晚發文,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發文裡,胡采蘋先說到「在第三方支付開始爬進人們的手機,支付越來越方便以後,信用卡本來就會受到衝擊」因此「要不要投入行銷費用去拼一個老產品,就是很困難的問題了」,又說到花旗「專注投資在財富管理的產品與客戶上,是很合理的選擇」,之後還被媒體轉載,蔚為顯學。

screenshot
截圖自Yahoo新聞網站
Yahoo轉載東森新聞的報導

首先,花旗準備脫手的「消費金融」,其實就包括信用卡、貸款、與財富管理(包含一般人的理財服務,只剩私人銀行業務還保留),因此,財經網美提到「我覺得花旗做得很聰明的事」,其實正是花旗將要賣掉的業務。

再者,無論怎麼定義第三方支付——Paypal、LINE Pay、支付連等等——這些服務絕大多數仍需要綁定卡片(當然,不見得要綁花旗),和整個議題根本八竿子打不著。更重要的是,這些消費端的增增減減對銀行業的整體利益來說,根本微乎其微。

不知道明明待過阿里巴巴還訪過美國前聯準會主席的胡采蘋,是因為太國際化而對台灣業界不熟悉,還是因為沒有實際待過銀行系統,才會做出這樣與眾不同的說法,用台灣人滑手機的思想,去參透美國花旗CEO的全球佈局。

不過即使有一百個批評,看到留言中粉絲對花旗的一片罵聲,仍然十分令人心安,因為那晚的台灣一定又更團結了。只是時常邀請她上節目分析產業的經濟部或許該感到擔心,如果只是為了流量曝光則已,若連政府機關都把這些「微觀」的論述當真,可能真的會動搖國本。

花旗銀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探究原因可以理性的猜,但拜託不要信口開河害別人

花旗友人跟我說,歷經上週的不安與混亂,禮拜一開工後一切感覺又已照舊,大家做該做的事。

事實上,從花旗這次橫跨亞、歐、非和中東的規模,包括澳洲、中國、印度、印尼、南韓、波蘭、俄羅斯這些大型(又不分親美親俄親中)經濟體的大規模革新,背後展現出的就是全球性組織重整,轉向專心發展投行業務,和特定國家或哪家第三方支付看起來都沒什麼關係。

然而,這也只是在現有證據下最合邏輯的理性推論,因為我們不是花旗集團執行長Jane Fraser,背後的大策略考量只有她知曉真正原因。但我知道的是,決定這個變革是否有益,要看接下來幾天花旗股價變化,而不是聽那些名嘴專家網紅的信口開河。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