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爾・卡斯楚正式交棒,古巴一甲子的「卡斯楚時代」落幕

勞爾・卡斯楚正式交棒,古巴一甲子的「卡斯楚時代」落幕
狄亞士-卡奈(左)與勞爾・卡斯楚(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對古巴人民來說,生活或許不會有太多改變,這件事卻有著重大且特殊的歷史意義——卡斯楚兄弟(勞爾和已故的兄長斐代爾〔Fidel Castro〕)自1959年革命後便統治古巴至今。

編譯:王國仲

古巴最高領導人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在4月16日的古巴第八屆共產黨大會中,證實自己將退休,並交棒給「充滿熱情、反帝國主義」的年輕世代。4月19日,61歲的古巴國家主席狄亞士-卡奈(Miguel Díaz-Canel)出任古巴權力最大的共產黨第一書記,正式結束卡斯楚兄弟掌權一甲子的時代。

勞爾表示,他將帶著「任務完成、對祖國未來充滿信心」的心情退休。在首都哈瓦那舉行的閉門會議中,他向其他黨代表提及:「我對同胞們的衝勁、足以作為楷模的天性和悟性激賞不已。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我都準備好再踏上馬鐙、保衛祖國、革命與社會主義。」

儘管對古巴人民來說,生活或許不會有太多改變,這件事卻有著重大且特殊的歷史意義——卡斯楚兄弟(勞爾和已故的兄長斐代爾〔Fidel Castro〕)自1959年革命後便統治古巴至今。

古巴革命——卡斯楚家族崛起

1959年1月1日,卡斯楚兄弟和革命家切・格瓦拉(Che Guevara)等領導的革命組織七二六運動(Movimiento 26 de Julio, M-26-7),推翻美國支持的獨裁者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成立西半球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巴蒂斯塔於1952年廢除古巴憲法、取消選舉並實施獨裁統治。具法學博士學位、曾投入國會選舉的斐代爾意識到體制內救濟無法實現,於是選擇發起革命一途。經過5年多的游擊戰與衝突後,七二六運動終於獲得勝利,巴蒂斯塔出逃至多明尼加,斐代爾則獲選為總理,並於1961年成為古巴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

因推動改革政策(土地國有化,此舉影響美國在古巴利益甚鉅)、支持馬列主義、與蘇聯結盟而被美國視為眼中釘,斐代爾在冷戰期間避過一次次CIA暗殺,也帶領古巴挺過美國的軍事侵攻與經濟制裁,在距離佛羅里達西岸不到150公里的島上守住共產主義革命成果。

雖然其統治毀譽參半——支持者認為他成功抵禦帝國主義侵略、保衛社會主義革命的甜美果實;反對者則批評其一黨專政、監禁甚至處決數百位政敵、壓制媒體獨立,卡斯楚家族確實牢牢掌握並控制古巴政權長達60年之久。

勞爾・卡斯楚延續家族統治

2006年7月31日,古巴第一大報《格拉瑪報》(Granma)宣布,由於健康因素,時任元首性質的國務委員會主席的斐代爾,將暫時將權力轉移給其弟、副主席勞爾(時任國防部長與第二書記)。《古巴憲法》第94條規定,國務委員會主席若因病或死亡而無法執行職務,將由副主席代為執行。

2008年2月19日,斐代爾宣布因健康因素辭去國務委員會主席職務。2月24日,國務委員會選出勞爾繼續擔任主席,他並於2011年接任共黨中央第一書記,正式成為古巴最高領導者(斐代爾後於2016年去世)。

勞爾的國家政策走向和其兄相去不遠,不過更具彈性,也更開放。舉例而言,他在2010年放寬商業活動規範,允許古巴人民成立私有小型企業;2011年則開放不動產市場,人民可以進行房屋買賣。他更在2014年解凍對美關係,雙方正式建立邦交。

2w3k15e3adh0m34ni8tqb57ssnk05t
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與勞爾・卡斯楚|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世代交替,年輕領袖預備接班

2018年,勞爾將國務委員會主席一職移交給當時不到60歲的狄亞士-卡奈。本次政權轉移,被視為古巴政壇的世代交替。雙方不只年紀相差甚鉅(勞爾比狄亞士-卡奈大了29歲),也確實屬於不同世代(勞爾帶領革命、建立古巴新政權;狄亞士-卡奈則在革命後才出生)。

不過,觀察家預料古巴的政策方向並不會有太大轉變。狄亞士-卡奈在此之前已擔任勞爾副手超過5年,也被視為卡斯楚家族的忠實信徒與堅定夥伴。在其就職演說中,狄亞士-卡奈提到古巴的外交政策將「維持不變」,任何必要決策也都會由古巴人民來決定。

自2018年接任國務委員會主席以來,狄亞士-卡奈皆維持卡斯楚家族的統治路線,在給予部分經濟改革/開放的同時,保有一黨專政的政治體系。2019年,古巴修法設立國家主席,轉移原先國務委員會主席的國家元首職權,狄亞士-卡奈轉而出任第一屆國家主席。

古巴人民對卡斯楚時代結束的看法不一。支持者緬懷過去的美好時光,部分民眾則樂觀其成。58歲的司機羅德里奎茲(Miguel Rodríguez)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表示:「任何過程都該有連續性,我認為現在狄亞士-卡奈該坐上大位了」;64歲的退休人士喬安娜(Juana Busutil)也認為「必須把舞台交給年輕人」。

在本次政治改動後,卡斯楚家族留給繼任者的,是一個時局困頓、民眾對未來感到焦慮與憂心的古巴。

經濟困頓激發政治抗議,共產統治仍屬穩健

除了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曾在歐巴馬政府時期一度好轉的對美關係,又因川普(Donald Trump)任內加大制裁力道,使古巴經濟雪上加霜。縱使狄亞士-卡奈宣布放寬過去十分嚴格的私人企業規範,允許一般民眾在家中合法經營多種自營業務,古巴2020年的經濟仍衰退11%。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雖曾表示希望與古巴「重新開始」,不過目前為止並未提出更多的互動細節或方向。

儘管勞爾和狄亞士-卡奈上任後帶來部分經濟革新與改變,批評者認為經濟改革的速度仍不夠及時。另外,政治面的改革腳步則相對停滯。紐約市立大學柏魯肯分校(Baruch College)的古巴專家亨肯(Ted Henken)表示,古巴政府對此非常謹慎,他們很清楚經濟自由的下一步就是政治自由、失去專制控制。

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公共事務學院前院長,暨古巴議題專家萊奧格蘭德(William LeoGrande),也談到日益嚴重的社會不均問題(儘管古巴政權的初衷應該是創造人人均等的共產社會):「1990年代時,大家都有這個問題。而今天在古巴,問題不只加劇,還變得更加明顯。」

經濟困頓也激發了政治上的不滿,古巴開始出現史上少見的抗議活動。2020年底,由數百位藝術家和公眾代表為首,他們在文化部外聚集,以公開信、表演和說唱等和平方式表達訴求,並經由網路傳遞普及、引起民眾共鳴。部分代表已獲政府官員接見,其中一位代表,電影導演裴瑞茲(Fernando Perez)更表示,政府同意進行一系列會談來解決意見分歧。

儘管古巴政府並未發表任何正式聲明,也沒有立即回應對於發表評論的要求,但對通常不願對政治表示意見、甚至對公開發表言論感到恐懼的古巴民眾來說,這已是一項歷史性成就。

不過,這並不表示古巴共產黨的統治根基已經遭到動搖。加州聖名大學(Holy Names University in California)學者羅培茲-李維(Arturo Lopez-Levy)說明,卡斯楚時代結束,不代表共產主義正邁向終結。「這可不是什麼普通家族企業。(共產政權)更加精細、複雜,也有彈性得多。」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