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韓、美股市熱烘烘,然而「擦鞋童理論」不見得會再度上演

台、韓、美股市熱烘烘,然而「擦鞋童理論」不見得會再度上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我看來,擦鞋童理論儘管有其道理,叮嚀人們「居安思危」心態、「物極必反」現況,但就背景而言,我們若在21世紀持續沿用「擦鞋童」形象與心態,來看待現今股市,恐是不合時宜,畢竟其理論年代久遠,且對於現今年輕人而言,恐怕得要透過大螢幕電影才能認識擦鞋童此形象。

年關已過,台韓財經圈興起股市出關後的榮景或隱憂討論,甚至也傳出「後新冠通膨」,這也讓許多人「解定存」投身到資本市場,進行投資理財。

去(2020)年全球受到新冠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肆虐,導致各國國經濟大受影響,然而「股市」卻出乎人們意料的火熱——去年三月美國股市上演了價格波動幅度達到「不可預期」之標準,啟動暫停交易時間的四次「熔斷」機制外,爾後股市一路狂飆。

諸如前一陣子(1月28日)被美譽美股散戶團結代表作的「GameStop」,上演了史詩級散戶軋空戰,對決放空機構香櫞(Citron Research),促使該個股股價,漲幅高達121%,暫報332.02美元,這也讓韓國當地媒體,以斗大標題「螞蟻的力量」(개미의힘)來看待這場美國股市軋空戰;此外,美國想要登火星的特斯拉(Tesla),驚人的破千本益比與股價,與近日拜登(Joe Biden)基礎建設,也屢屢掀起話題。

而反觀台韓股市飆漲速度,也不輸美國。在無限「量化寬鬆」(Quantitative easing;QE)、美元貶值,與大印鈔時代等影響因素下,現今人們比起過往老一輩,把錢安穩地放在銀行「定存」,領取微薄1%不到的利息,更勇於嘗試「提早理財」,好面對日與遽增的房價、通貨膨脹,抑或存退休金。

人們不論是買(ETF)基金、黃金、保險,或外幣投資,或投入風險較大「盈虧自負」的股市,或炒翻天的比特幣,都可以看到許多熱錢跑出來,且現今的理財方式與產品,也與時俱進,異於過往。

而若我們集中在股市這一領域,儘管我們先前提過韓國當地時傳疫情,但政府屢次即時「亡羊補牢」、外資熱錢湧入等眾多因素下,韓國股市指數竟也屢創新高,如「韓國綜合股價」(코스피지수;英語:Korea Composite Stock Price Index;KOSPI ),於去年12月28日衝出歷史新高,盤中來到2834.59線後,截至發稿時間(4月16日,韓國中午時間12點半為基準),韓國綜合股價也「早已」已經突破去年年底新高,盤中來到3196.07線,繼續攀升。

至於台灣國內的現況,想必就不需筆者多言了,從去年「天國一輝」到護國神山「台積電」的屢創天價紀錄,甚至大家於去年底的股海內,搶當「航海王」的貨運三雄(長榮、陽明、萬海),與台股每月創下新高指數外,都引起人們熱烈討論。

此外,政府對於熱絡的股市,抱持開放態度,除了放寬「當沖」證交稅,也開放「盤中零股」交易方式,間接地也吸引「無本」抑或「想賺個便當錢」的股民入場,而這也反映在證券開戶人數暴增——若我們引用國內《工商時報》報導指出:「2019年台股新鮮人才增加34萬人,但到了去年卻暴增兩倍,來到67萬人,參與證券市場投資人總數達到1078萬,佔全國人口高達46%。」

且根據集保結算所大數據指出,2019年股票市場交易人數約348萬人,到了2020年暴增至452萬人,成長103萬人,增幅近3成。這代表平均每10個有證券戶的內,有4位去年都曾進行過交易,創近10年新高。

而值得觀察的是,年輕人投入股市的比例越來越高,如去年的開戶人數,20歲至39歲的族群就佔了60%,且從帳戶庫存來看,20至29歲有庫存的股民,從2019年的7%增至9%,增幅高達29%;30至39歲有庫存的股民,也從15%增至16%,增幅7%,相較其他年齡層股民,有顯著成長。

然而,就在台韓股市指數「一路向北」,新高飆漲下,不少人也懷有「股市泡沫化」的隱憂,這在前述言及的美國Gamestop也好,抑或台灣去年的「美德醫療-DR(漲幅2313.93%)」等「飆股」(2020年台灣漲幅一倍的飆股,將近有130檔,遠比2019年81檔,多出近50檔),有時其漲幅在人們開心賺錢之餘,心底仍有「恐懼」之心,深怕的是一夕崩盤。

因此在年輕股民族群內,也嘲諷這樣的熱況,紛紛創造出「大漲是少年股神,大跌變先知」、「(買進即被主力狙擊)不講股德,耗子尾汁」、「股市買GG,人生不GG」、「人多的地方不要去」、「韭菜珊瑚」,或「睏飽數錢」等流行語,好不熱鬧。

台股收漲219.92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引起我注意的是,有人在這樣擔心股市崩盤、泡沫化的情況下,提醒了「擦鞋童理論」(shoeshine boy theory)——其理論是指當街上的擦鞋童,開口閉口都在大談股票經,即表示股價已快走完多頭行情,甚至即將出現崩盤暴跌危機。

而此理論也是有其經驗事實的,即是在1929年,美國華爾街股市走了將近八年的多頭行情後,當時只要敢冒險入場買股票,怎麼買怎麼賺,於是股票變成當時美國社會最熱門的話題,就連紐約市街頭識字不多的擦鞋童,也搖身變成「擦鞋股神」,大談起股票經。

但好景不常,當年10月24日開始,多頭行情走完了,上演恐怖黑色星期四,股價崩盤暴跌了87%。後來,美國財經專家即以「擦鞋童理論」大談股票投資風險,意指人們觀察擦鞋童之言行,可動見觀瞻股市未來走向。然而,持平而言,擦鞋童理論內的「擦鞋童」,並非只限定是指擦鞋童子,它是個代名詞,泛指在當時本不應與股市有任何瓜葛的人,卻注意到股市,甚至還逆勢地對著請他擦皮錢的富豪,大談起股市,足見股市危機。(註)

但就我看來,擦鞋童理論儘管有其道理,叮嚀人們「居安思危」心態、「物極必反」現況,但就背景而言,我們若在21世紀持續沿用「擦鞋童」形象與心態,來看待現今股市,恐是不合時宜,畢竟其理論年代久遠,且對於現今年輕人而言,恐怕得要透過大螢幕電影才能認識擦鞋童此形象。

此外,就20世紀初期的股票市場規模,難以跟今日全球化市場相提並論,且也沒有如同現今股市多樣的金融投資產品,諸如「ETF(exchange traded fund;股票型指數基金)」抑或「概念股(concept stock)」等,再者現今擦鞋童若在世,恐怕也人手一機智慧型手機,入場方式多元,且也想必會多點做功課的。易言之,傻呼呼的擦鞋童,難以重現。

但話說回來,任何投資都有一定風險,特別是在資本主義的股場,盈虧都得自負,尤其是盡可能絕對不要做出超出自己能力負擔(本金)所能承受的範圍,故今日筆者看到近期一片紅通通的台韓美股市,提醒許多想要提早理財或投資的年輕朋友,得抓緊自身是「投資」還是「投機」呢?

先有本、守損益紀律,才踏入股場,畢竟大多數年輕人本金較少外,承受金錢損失壓力不似已經出社會的「中年股神」抑或「存骨族」心理素質來得大,免得花錢投資又傷心,進而成為當代擦鞋童的變形,即時常登上股市新聞的畢業文的「大學生理論」啊。

註:郭泰,《股票操作100訣》,台北:遠流出版社:1997年,頁96以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