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末路(下):中共封殺下,民主派連「投白票」的資格都沒有

香港民主末路(下):中共封殺下,民主派連「投白票」的資格都沒有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主要擔心不是「破壞了選舉」,而是投白票的比例太高,或者投票率太低,讓選舉成為國際笑話。為此,才一定要立法嚴懲「操縱和破壞選舉」。

在以上兩篇文章中,已部分地討論了在人大常委修改《基本法》附件一、二時,如何在人大《決定》的「留白位」,進一步收緊香港的民主制度。在下篇中,繼續討論有關問題。

第五,資格審查委員會

如前所述,在人大《決定》中,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是成立專門的新機構,負責「審查並確認」三類選舉的候選人的資格:選舉委員會委員候選人、特首候選人、立法會議員候選人。取代了原先由「選舉主任」決定參選人是否合資格的事宜。但在人大決定中尚未有資格審查委員會如何組成和運作的問題。在新附件一中,進一步規定了這些「留白位」。

首先,在新附件一中,並無對資格審查委員會組成的規定。這在立法而論是難以理解的。而且,可以看出,這不是「内容未定時的留白」,而是早有定案,只是故意不寫而已,因為在通過新附件一、二的同日,特首林鄭月娥即第一時間言之鑿鑿地表示:「資格審查委員會的成員將全部由特區政府主要官員擔任」。因此,不在新附件一中寫明,可能是為了留下一些以後改動的靈活空間而已。

這個決定進一步縮限了港人對資格審查委員會的想像。在人大決定後,不少港人還建議,即便要增加這個資格審查委員會,人選也應該是「深孚眾望」的人士,比如退休大法官之類。這樣儘管他們也一定會「按章辦事」,但至少在表面上可以維持「中立」的形象。然而,「全部由特區政府主要官員擔任」,就連表面上的「中立」也不願維持了。

更有甚者,這還會帶來嚴重的潛在利益衝突。無論特首自己還是特首委任的港府主要官員,下任特首都是可能的競爭對象,這等於自己決定對手能否參選,「又做裁判,又做選手」。即便在政治倫理上,也說不過去。

其次,當然,這個「利益衝突」的問題在實際運作中或許不那麼嚴重,因為資格審查委員會不是「單獨」地作決定,而是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部門的審查情況,就選舉委員會委員候選人和行政長官候選人是否符合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作出判斷,並就不符合上述法定要求和條件者向香港特別行政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出具審查意見書」,作出決定。

該「審查意見書」的定語一長串,其核心是,其流程是,香港警方的「維護國家安全部門」(即香港警務處國家安全處)先對參選人進行審查,向「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提交審查報告;「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再根據報告,向「資格審查委員會」出具「審查意見書」;資格審查委員會這樣才作出決定。

意思是,誰能參選誰會被DQ,資格審查委員會或許只是一個「橡皮圖章」而已,真正有決定意義的,是「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出具的那份「審查意見書」。

「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組成,包括了特首和九名香港高級官員(政務司司長、財政司司長、律政司司長、保安局局長、警務處處長、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部門(國家安全處)負責人、入境事務處處長、海關關長和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因此,在某種意義上,它和「資格審查委員會」是一套人馬,兩個牌子。

稍有不同的是,「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大權,實際掌握在「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的手中,目前由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擔任。因此,到最後,誰能通過審查,還是由中央說了算。

這種設計其實已能在制度上防止「不聽話的人通過審核」的可能。然而,中央還不放心,萬一有「中立人士」進入資格審查委員會,萬一他們不聽「審查意見書」的意見,一意孤行,就會出亂子。於是寧願N重保險,搞出「一套人馬,兩個牌子」的設計。這樣當然才能徹底封殺「反對派奪權」的風險。

再次,「審查意見書」如何寫,又很大程度被香港警方影響。「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尤其是駱惠寧)不可能對所有參選人都瞭如指掌,特別是「素人參選」。於是,又相當依賴香港警方的審核。

這樣一來,警方的權力繼續擴大。他們既負責調查審核,又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中擔任要職,還或在「資格審查委員會」中擔任要職,等於全程參與。

在逃犯條例事件中,「黃絲」的「五大訴求」中就有清算警方的要求。但顯而易見,警方成為逃犯條例事件最大的贏家。可以肯定,曾「攻擊」過警方的人,其政治生涯命運堪憂。

再次,警方、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資格審查委員會審核的依據是什麼?文中只寫下「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至於其細則如何,不但繼續「留白」,而且很可能在本地立法時,這個「留白」也不會補上,故意繼續「留白」。這是為了讓大家有一條「看不見但無處不在的紅線」,既壟斷解釋權,又不讓人「鑽空子」,又讓人自我審查。

再次,根據林鄭月娥的說法,資格審查委員會只會公佈決定,不會公開決定的理由,因為這或牽涉到「國安敏感内容」,根據《港區國安法》,不能公開。於是,資格審查委員會最後只會公佈誰不能和誰不能參選的決定,而不會像現在選舉主任制度一樣,提供詳細的書面理由。

於是,被DQ的人只能「自己知道」理由,或者對理由一無所知。這給了資格審查委員會完全無需理由DQ一個參選人的可能。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審查意見書作出的選舉委員會委員候選人和行政長官候選人資格確認的決定,不得提起訴訟。」

在現行制度下,被DQ的參選人可以向法庭提出「選舉呈請」,要求仲裁DQ是否公正。這樣雖然不能避免被DQ,但可以讓受益的當選人「選舉無效」而下臺。在新制度下,由於不能提出訴訟,資格審查委員會的決定就是最後決定,無法挑戰。

在《港區國安法》的邏輯看來,這是理所當然的:連理由也不能公開,更遑論允許起訴了(起訴時,辯方政府就不能回避公開理由)。何況《港區國安法》第14條,本來就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受司法覆核」。

至於林鄭月娥說:「其他情形下被取消資格的話,仍然可以提出選舉呈請」,這裡的「其他情況下」可能只是一個空靶子。換言之,根本沒有「其他情況」,即不是根據「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審查意見書」而DQ候選人的情況。如前所述,「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和「資格審查委員會」基本上就是一套班子、兩塊牌子。

綜上所述,在新附件一、二中,中共繼續完全封殺了「不聽話」的人參選的可能。

AP_1932916720206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第六,要求立法規管「操縱和破壞選舉行為」

在新附件一、二中,加上了人大決定沒有提及的所謂「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採取措施,依法規管操縱、破壞選舉的行為」。這個規定進一步打壓了民主派。

這裡提及的事項有兩個,一個是「操縱選舉」,一個是「破壞選舉」。

所謂「操縱選舉」,大致上指兩種策略。一種是民主派的初選,即協調何人參選。一種是通過高科技,指導選民「策略性配票」。它們都在上幾次選舉中發揮重要作用。民主派曾組織「雷動計劃」(2016年立法會選舉)、「民主300+」(2017年特首選舉委員會選舉)、「風雲計劃「(2019年區議會選舉)、「35+」(2020年立法會選舉),令中共和建制派擔心民主派「奪權」,其核心都是這兩種策略。

其實,民主派初選是為了減少本陣營的互相爭奪選票,而且,無論是否參加初選,還是初選失敗者承諾不參加選舉,都是自願原則,談不上「操縱選舉」。其實各黨(包括建制派政黨)在黨内協調名單,或者建制派自己也做的在同陣營各黨之間協調名單,在香港都非常普遍,更不談初選是各國選舉的慣例。它們都是推舉一些人參加正式選舉,以及阻止一些參選,看不出在本質上和香港民主派「初選」有什麼不同。

至於「高科技的策略性配票」,確實爭議性大得多(筆者也不支持這種配票方式)。但它和傳統的「告急」、「棄保」投票,在本質上是否足以區分,能不能算得上「操縱選舉」,在法律上也成疑問。

更重要的是,那種「高科技的策略性配票」完全只在「比例代表制」的投票方式之下才有效,現在立法會選舉制度在改小的選區,也從比例代表制改為「雙議席單票制」(見上篇),每個選區只能最多有一個民主派獲勝,協調(初選)還是非常重要,但配票就根本沒有必要。而且,可想而知,建制派也需要協調一個人參選。在這種情況下,專門立法去規管所謂「操縱選舉」,實在沒有太大必要。

所謂「破壞選舉」,主要指讓選舉投票率不足而選舉無效。這在香港引發巨大爭議,即香港討論極多的「投白票是否違法」的問題。

其實,避免反對派「破壞選舉」的方法很多,比如不規定投票率的下限即可。香港目前也根本沒有「投票率」下限,無論投票率有多低,都不能阻止勝出者當選。事實上,類似呼籲選民「不要投票」的事,建制派也做過,比如在2010年立法會「五區公投」的補選中,建制派就冷淡對之,務求投票率低,讓反對派無法把它論述為「公投」。

而且,在最重要的特首選舉中,也根本不存在「投白票」的問題,因為都是1500人的小圈子選舉,也大部分都是親政府的人,根本不可能出現白票多到「破壞選舉」。

中共主要擔心不是「破壞了選舉」,而是投白票的比例太高,或者投票率太低,讓選舉成為國際笑話。為此,才一定要立法嚴懲「操縱和破壞選舉」。

儘管如何定義和懲罰「操縱和破壞選舉」尚待本地立法規定,相當於依然「留白」。而且政府說,「只有鼓吹投白票」的人才會被法辦,投白票不會違法云云。但真實情況如何,尚待本地立法出臺之後才能作準。

顯而易見,這再次打壓了民主派,不但民主派的「協調」或「初選」都可能違法(建制派當然不用擔心這個問題),而且就連表達不滿的「投白票」也受限制了。

綜上所述,在人大出臺《決定》後,留下的很多「留白」位,被新附件一、二所補充,在這個過程中,基本上都是不利民主的方向。值得注意的是,在新附件一、二中,還繼續有「留白」位。這些「留白的留白」,待香港本地立法解決。

香港日前推出了草案,預計在五月份就能通過。筆者將繼續分析這些「留白的留白」的問題。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