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同盟與台海危機(上):受限於和平憲法的日本,有可能介入台海衝突嗎?

美日同盟與台海危機(上):受限於和平憲法的日本,有可能介入台海衝突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憲法對日本任何涉及對外軍事行動的限制很多,但過去日本從設置自衛隊,到海外和平任務的派遣,甚至還出動軍艦去印度洋支援反恐任務,這些一開始都可說與非戰憲法不容,但日本卻以種種「務實作為」使其成為可能。

文:賴怡忠

美日同盟對台灣安全日益關切

今年(2021)3月16日美日展開防長與外相聯席的「二加二會議」,在會議中提到「這四位部長強調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這是繼2005年2月19日的美日二加二會議中提到「鼓勵以對話方式解決台海爭議」後,美日同盟唯二公開對涉台議題表達立場,因此不可小覷。

不僅止於在二加二會議中,據日本媒體《產經新聞》報導,預計在4月16日召開的美日峰會,涉台議題也會成為峰會共同聲明之一,如果此事屬實,則是繼1969年11月21日美日尼克森總統與佐藤榮作首相的會面後,第二次在峰會中提到台灣安全,因此重要性更不能輕忽。

美日同盟會這麼關心台灣,當然與中國對台灣日益升高的軍事威脅有關。自從2020年以後,中國對台軍事侵擾就持續升高,在2019年3月31日中國軍機跨域台海中線成為大新聞,但去年就有好幾起跨越事件,而在中國公開表示不承認台海中線後,開始在台海中線南端以南搞「實質越線」的作為。

原先有人怪川普政府對中強硬作為是導致中國升高對台軍事威脅的原因,但當拜登政府上任後,中國對台軍事襲擾強度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快速增加。因此問題可能不在美國,而是中國的態度了。

根據網友統計,光是今年到3月底為止,中國軍機就進入我空域75天。去年9月18─19日當美國務次卿來台時有18、19架次飛機就被認為是大新聞,但今年1月23日(13架次)、1月24日(15架次)、2月21日(11架次)、3月26日(20架次)、4月5日(10架次)、4月7日(15架次)、4月9日(11架次)、4月12日(25架次),已經有8天超過10架次以上的飛機侵擾台灣,其頻率已經超過去年的兩倍以上。

雖然有人主張中國多架次出動擾台往往與當時的美國動作有關,例如1月下旬兩天多架次密集侵擾台灣,實與中國在應對美國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經過巴士海峽,而3月26日20架次軍機擾台與台美簽署海巡備忘錄,4月12日25架次更與美國羅斯福號航母群南海軍演有關。

但問題是羅斯福號航母群進出南海之際並沒進入台海,也不是貼在台灣周邊航行,老共軍機硬要闖入台灣與東沙島的連結空域是為哪樁?即便我們退一萬步,接受了上述說法,但又如何解釋其他時間的多架次活動呢?

《金融時報》曾報導,當1月底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由巴士海峽進入南海時,老共軍機則是模擬對美航母的攻擊演練。這意味著中國軍機的襲擾在這兩年已經不再是政治訊號,而是在演練不同型態的戰爭作業。

難怪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上將會在參院作證表示中國可能在6年內攻台,而內定為印太司令的阿基利諾上將更進一步說,時間可能比6年更緊迫。國務卿布林肯日前在接受訪問時警告中國不要意圖以武力改變(台海)現狀 。這都顯示美國對中國有意對台灣採取軍事行動的傳言,是非常嚴肅看待的。

美日峰會可能會將台海的和平與穩定放入共同聲明中,傳出是美方主動的要求。但在3月中的美日二加二會議期間,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主動提到日本自衛隊需思考可為馳援台海的美軍做什麼事。這不僅顯示日方對於台海發生衝突的可能性也同樣嚴肅以對,而且還主動談到日本自衛隊的角色。

在美日都對台海高度關注且發表共同聲明,下一個問題就會是,台海有事時,美日同盟會做什麼事,或者直接問美日同盟會介入嗎,還是只有美國基於《台灣關係法》而介入,日本因為沒有類似法律,所以只能作壁上觀呢?

RTX8CGS9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台海有事時,美日同盟會介入嗎?

美國有關是否防衛台灣的「戰略模糊」討論,事實上牽涉到兩個模糊,即美國是否協防台灣的戰略模糊,以及同為日美同盟一分子的日本,是否會支援美國的「支援模糊」。前者的清晰是啟動後者的關鍵,但即便美國已經支援台灣,也不必然表示美日同盟就會啟動。

例如美國動員兩支航母戰鬥群來應對1996年3月的台海危機,但美日同盟就完全沒啟動。而當時日首相橋本龍太郎對於台海危機首先想到的不是對日本的威脅,而是撤出在台日僑的問題。

當然,當時美日同盟沒有經過後冷戰的再定義,防衛指針修正也是到了1997年才出現,加上美軍一國之力遙勝靠短程飛彈的中國,光是一個第七艦隊就可以屌打全中國海空軍,啟動美日同盟實在無甚必要,這也是柯林頓政府動員兩個航母群的決定沒有事先知會日本的理由。

但是現在不太一樣,經過20多年在「反介入」(anti-access)與「區域禁止」(area denial)的努力,以及過去十多年像下水餃一樣拼命投入新式飛彈護衛艦、導彈潛艦以及航母等,中國的軍事實力的確大幅提升,即便還沒被測試過。

但這也使得華府行事更為謹慎,也認為美國光靠一國之力面對中國可能會有些吃緊,因此在區域危機出現時,華府有意啟動同盟的期待就會變高。也因此當美國採取戰略模糊而對協防台灣有所遲疑時,自然會形成其盟友對台反應的變數。

在這裡,美國在中國對台灣發動攻擊時如果反應不夠清晰,就無法期待身為美日同盟的日本能有清楚的同盟回應。而最近拜登政府持續警告中國不要嘗試以武力改變現狀,除了是對中國提出警告外,也有以此明示美國亞洲盟邦有關美國對於台海局勢認知的意味。

因此我們看到不僅在美日二加二會議上會討論涉台議題,日前也傳出在美國與澳洲的同盟戰略討論也涉及台灣。這顯示美國在台海事態已經思考如何運用其同盟關係來放大美國的應對能量。

當台海有事而美國開始支援後,日本會怎麼做?有一種理解是認為日本因為非戰憲法的限制,以及對日中關係的考量,因此會「慎重」應對,意即日本什麼都不會做,因為憲法不容許日本介入台海戰事,以及東京擔心讓北京不開心。

只是這種判斷與現實差距太遠。因為當美國已經介入且與中國發生有敵意的軍事接觸時,日本如果經美國詢問後依舊不願意有所作為,勢必會導致美日同盟的解體,而美日同盟正是二戰後日本外交與安保政策的關鍵核心,不是日中關係良好就可以取代的。

過去在後冷戰初期曾有所謂日本在美中保持等距的論調,但這種看法在2000年時就被徹底否定。更何況台海現在被日本戰略界公認為是日本生命線的一環,不能被具有敵對態度的勢力所掌握,對此日本更沒有不作為的空間。

RTX854K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日同盟持續引導日本對涉安保作為之憲法解釋

但是日本不是有非戰憲法,排除了日本在本身未受攻擊下而參與軍事行動的可能性嗎?的確,憲法對日本任何涉及對外軍事行動的限制很多,但過去日本從設置自衛隊,到海外和平任務的派遣,甚至還出動軍艦去印度洋支援反恐任務,這些一開始都可說與非戰憲法不容,但日本卻以種種「務實作為」使其成為可能。

更重要的是,推動日本逐步走出非戰憲法限制的主推手,就是美日同盟,特別是透過「美日同盟防衛指針」的修正,導致日本國內相關法規的調整與對憲法提出新的解釋,以逐步鬆綁過去的限制。

  • 美日同盟與台海危機(下):建構台灣與美日(澳)同盟的合作關係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