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美國私立名校,你該知道這些「潛規則」路障

想念美國私立名校,你該知道這些「潛規則」路障
Photo Credit: esbie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入讀美國私立名校要經過多種「路障」,而這些「路障」又跟學生的成績、才能沒關係,在讓自己投入這個遊戲前,最好先了解遊戲規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阿樂申請大學的事已大抵塵埃落定,他申請的三間公立大學:UC Berkeley、UCLA和UC San Diego,全都錄取了他。可是,申請的九間私立大學幾乎全軍盡墨。

說是「幾乎」,因為其中四間雖然沒有錄取,但也沒有拒絕,而是將他放入候補名單。這些結果跟我們預期的相去不太遠。而阿樂能入讀我的母校Berkeley,我自然萬分高興,不過,他的首選是Columbia University,申請失敗,少不免有點失望。最令阿樂失望的,倒是Georgetown University(他申請的是最難入的Walsh School of Foreign Service),因為他認為自己被錄取的機會不低,誰知只入了候補名單。

最新一期的Time有一篇文章題為 “The Elite Squeeze",講的正是申請入讀美國私立名校的種種怪現象。

文章所述的,我們早已知道,也與阿樂的申請經驗若合符節。然而,就算是美國的家長,很多也不知道「(私立)名校之路」的各種「路障」,美國以外的人當然更不清楚了。因此,寫篇文章簡略談一談,也未嘗不是一件小功德。(公立大學因為受政府限制,要錄取一定數量的本州學生,收生的標準較簡單直接;雖然公立名校如Berkeley等都聲稱收生採用holistic approach,但沒有私立名校那麼多「花樣」。)

最重要的一點,也可能是最多人不明白的,就是這些名校的學位並不是「有能者得之」那麼簡單。

所謂「有能者」,不只是指校內和公開試成績都非常優異,還有課外活動、社區服務、老師的推薦信、和自我介紹的短文等,全部都是最好的。

問題是,即使學業成績和其他條件都無懈可擊,被頂尖的私立名校錄取的機會仍然可以很低。部份原因當然是僧多粥少,極其優秀的學生遠比這些名校的學位多,但還有其他未必廣為人知的因素。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根據上述那篇Time的文章,美國私立名校每年錄取的新生中,10%至15%是少數族裔,10%至25%是運動員(可以替大學出賽者),10%至25%是legacies(指有至親是校友者),2%至5%是向大學捐巨款者的子女,1%至 2%是名人或政客的子女,1%至 3%是該校教授的子女;這幾類新生隨時可以佔了50%甚至更多,餘下的學位,才輪到其他申請者爭得頭崩額裂。

當然,這幾類新生的成績不可以太差,否則也不會被錄取(父母捐超級巨款者可能是例外),但他們肯定還是有優勢。例如兩個學生的學業成績和其他條件同樣優異,一個是少數族裔,另一個不是(也不屬於其他有優勢的類別),那麼,前者被錄取的機會便高過後者不少。

其實,即使非少數族裔那位的成績明顯較優異,這些名校很可能仍然會捨他而取少數族裔那位。阿樂就有一位少數族裔的同學,成績和其他方面都跟阿樂相距頗遠,卻被一名校錄取了,而阿樂只是入了候補名單(在美國,亞裔不是少數族裔,申請私立名校不只沒有優勢,而且有劣勢)。

還有一點是上述那篇Time的文章沒有提及的,就是私立名校都有所謂的feeder schools,會在這些中學錄取較多的學生,和它們有較緊密的聯繫。因此,在feeder school就讀,被名校錄取的機會便高很多,而這些中學,自然也就是中學的名校了。我們住的小鎮,當然沒有feeder school。

讓我引Time那篇文章的最後一段作結(不翻譯了),因為這段對我來說特別有意思 ,而阿樂雖然失望,總算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If you’re a student who is desperately attached to a handful of those schools, you need to pull back and think about how quixotic your quest is, recognizing the roles that patronage and pure luck play. You’re going to get into a college that’s more than able to provide a superb education to anyone who insists on one and who takes firm charge of his or her time there. But your chances of getting into the school of your dreams are slim. Your control over the overcome is very, very limited, and that outcome says nothing definitive about your talent or potential. To lose sight of that is to buy into, and essentially endorse, a game that’s spun wildly out of control."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見魚之樂

Photo Credit: Daderot, public domain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