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外來」中文閱讀者心聲:雅加達紀伊國屋旗艦店熄燈,傷感更勝誠品敦南店熄燈

印尼「外來」中文閱讀者心聲:雅加達紀伊國屋旗艦店熄燈,傷感更勝誠品敦南店熄燈
Photo Credit:賴珩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中國近幾年的強勢崛起,在印尼學習中文的風氣日盛,與其他東南亞國家一樣,皆以簡體中文為主。因而中文書在紀伊國屋書店悄悄起了變化,主流中文新書漸為簡體中文書所取代,增加的中文童書、中文語言學習系列等,皆為簡體中文,從台灣來的繁體書日漸減少,在我心中更將之視為珍寶。

位於印尼首都雅加達市中心的紀伊國屋書店(Kinokuniya Bookstore)旗艦店於4月1日正式結束營業,帶給我的震撼與傷感,有如去年倒數陪伴我們成長的誠品敦南店熄燈那般,或者更勝。

24小時不打烊的誠品敦南店給過許多人共同的溫暖回憶,對我而言,她是人生中第一場新書發表會的會場,也是人生中第一本書第一批上架的場所,意義之重自然不言可喻。即便如此,雅加達的紀伊國屋書店卻是我在印尼將近20年的心靈綠洲,說她支撐著我的生活絕不為過。

來自日本的紀伊國屋書店,是在1990年於雅加達的綜合商業中心Plaza Indoneisa開展在印尼的第一家店,全盛時期共有四家書店,位於雅加達市中心Plaza Senayan的書店為第二家分店,但因為占地廣(約560坪),且書本種類眾多,除了本地出刊書籍,擁有最多的外文進口書,包括英文、日文、甚至中文,因而成為四家書店中的旗艦店。四家書店分別於西元2010年、2015年關店,現在旗艦店也關閉後,只剩下最後一家規模較小的店面,成為紀伊國屋書店在印尼的最後一個堡壘

記得20年前剛搬到雅加達時,當時在印尼的中文環境不似現在蓬勃,家中的中文書籍翻來翻去都是自己從台灣帶過來的那幾本,彼時網路並不發達,生活周遭都是滿滿的印尼文世界,偶見《國際日報》或《商報》等中文媒體,都覺得親切不已。直至某天無意中撇見紀伊國屋書店,想起在紐約求學時也曾走進位於紐約市的紀伊國屋書店,書店特有的日式風格,不同於一般美國書店,深深吸引我。於是快步踏進書店,果然,滿滿的日文小說、最新且豐富的英文書籍,讓我感覺到與世界脈動接軌的興奮!尤其在書店的某一小區竟發現好些從台灣進口的繁體中文新書,數量為市場上所有書店之冠,更讓我有如獲甘霖的雀躍!顧不得價格或許高出印在書封底台幣售價的五成甚至將近一倍,一次抱了三本書回家,那一刻的欣喜之情至今難忘。

image1
Photo Credit:賴珩佳
攝於印尼雅加達紀伊國屋書店內

從那天起,這個書店變成我每週末必然報到的地方,十數年如一日。又或者,當我覺得困頓、低落、孤單時,第一個浮現腦海的暫避之地就是這裡。在書店裡,隨意翻看書籍,或得到安慰,或得到力量,就算只是漫步其中,書本散發的獨特氣味總能撫慰我。這裡儼然成為自己心中的秘密基地,就算掉了幾滴眼淚也不會有人注意,走出書店就又是好漢一條。

隨著中國近幾年的強勢崛起,在印尼學習中文的風氣日盛,與其他東南亞國家一樣,皆以簡體中文為主。因而中文書在紀伊國屋書店悄悄起了變化,主流中文新書漸為簡體中文書所取代,增加的中文童書、中文語言學習系列等,皆為簡體中文,從台灣來的繁體書日漸減少,在我心中更將之視為珍寶。這也是為何在2017年,當我發現自己的小作《那些你未必知道的印尼》竟整批出現在書店「新到貨」架上,心中滿懷感謝,真有「他鄉遇故知」的激動!也因而對此書店有更深的情感連結。書店的熄燈,對我而言,好似一個靈魂伴侶,從我人生的列車上,下車了。

image2
Photo Credit:賴珩佳
作者賴珩佳與其著作《那些你未必知道的印尼》,照片攝於印尼雅加達紀伊國屋書店內

這些年偶有機會到印尼朋友家作客,房子多建得恢宏大器,內部富麗堂皇,許多家中甚至有大型酒窖、酒櫃、珍貴收藏品展示櫃等,但有趣的是,有書櫃的卻是少之又少,由此可看出,在印尼整體的閱讀風氣,相較於其他進步的歐美國家或是亞洲的日本等國,仍是難以望其項背。讓我想到論語中提到:「子適衛,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孔子認為一個人口大國,要先讓人民富足,富足了就該教化人心。

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前的二十年,印尼經濟有長足的發展,貧窮線下的人民達到歷史新低點,正是該大力推展教育教化之時,一場新冠疫情將所有經濟發展打回原形,書店也因著這場疫情,過去一年的現金流量不足以支撐營運,紛紛宣佈結束實體店面,改為線上書店,實在讓人惋惜。

image0_(1)
Photo Credit:賴珩佳

尤其中文書市場在印尼的商業規模原本就非常小眾,受過華文教育的印尼華人第一代(從中國來到印尼)或在印尼受過短暫華文教育的印尼華人第二代(強人蘇哈托時期明令禁華文),多年歲已高逐漸凋零,而如今是社會中堅的華人第三代,多在禁華文的環境中長大,無法閱讀中文。現為學齡兒童的華人第四代,在懂華文的祖輩與不懂華文的父母輩雙雙期待下,雖然在社會開放風氣中重拾華文的學習,但多數只要能應付課堂上聽說讀寫的考試,已算達標,畢竟這是孩子們的第三語言,生活上除了學校課堂,能用上中文的機會實在不多。

也因為如此,在印尼的中文書顧客群,主要大概就是像我這樣「外來」(外派)的中文讀者,如今網路無遠佛屆,線上購書、電子書都更加方便有效率,但畢竟少了充滿書香的實體店面,感覺像在都市沙漠中少了一個可以流連、沉靜的「心靈綠洲」。隨著在印尼擁有最多且最新中文書的指標性書店紀伊國屋書店旗艦店熄燈,讓本來就小之又小的中文書市場幾近消失,日後在印尼要找中文實體書也更是難上加難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