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緬甸與新國家:被視為非法組織,平行於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是什麼樣的存在?

新緬甸與新國家:被視為非法組織,平行於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是什麼樣的存在?
Photo Credit: NUGmyanma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位於撣邦,長年與緬甸國軍衝突的德昂民族解放軍,成為率先支持民族團結政府(NUG)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準將Tar Phone Kyaw對NUG表示歡迎,並表示將根據需要做好合作的準備,他希望NUG對於目前各方面都處於失敗的國家,能發揮實際的領導作用。

去年11月8日國會大選勝選,因敏昂萊發動政變而未能就職的聯邦議會議員,在今年4月16日成立「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NUG),平行於目前統治緬甸的「國家行政管理委員會」,即軍政府。

「民族團結政府」係由2月1日政變後成立的「聯邦議會代表委員會」( Committee Representing Pyidaungsu Hluttaw, CRPH)所宣布組成,而CRPH是由全民盟的國會議員組成之文人議會,透過「反威權抗議」 、「公民不合作運動」與運作CRPH,對抗軍事統治,還政於民。

儘管CRPH被軍政府宣布為非法組織,成員遭指控觸犯叛國罪,依舊受到國內外人士熱烈支持,截至4月18日,已募款超過920萬美元(2億6千萬多萬台幣)。

CRPH於3月31日發布《聯邦民主憲章》(The Federal Democracy Charter),同一天宣布廢除軍政府起草的《2008憲法》。新憲法的任務包括建立各民族平等的聯邦國家、組織臨時民族團結政府、支持公民不合作運動、削弱軍政府的治理,並組織「民族對抗」。

民族團結政府共15名成員,包括總統、副總統、總理、國務資政與11個部會首長,目前已任命10個部長與12個副部長。相較於《2008憲法》,《聯邦民主憲章》設置了三個新職務,包括總理、聯邦事務部部長、女性與青少年兒童事務部部長,而CRPH更嘗試廣納不同民族成員,以突顯「民族團結」的意義。

而根據《聯邦民主憲章》,將成立民族團結協商委員會,以協調各方的民主力量,包括CRPH、各政黨、EAOs(已簽署停火協議的少數民族組織)、民間組織與公民不合作運動的團體代表。

「民族團結政府」(NUG)的成員

  • 總統:溫敏(Win Myint)
  • 國務資政: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港譯「昂山素姬」)
  • 副總統:Duwa Lashi La
  • 總理:Mahn Win Khaing Than
  • 外交部部長:Zin Mar Aung
  • 內政與移民部部長:Lwin Ko Latt
  • 國防部部長:Yee Mon
  • 聯邦團結部部長:Lian Hmung Sakhong
  • 計畫、金融與投資部部長:Tin Tun Naing
  • 人道事務與災難管理部部長:Prof Win Myat Aye
  • 國際合作部部長:Dr. Sasa
  • 教育部部長:Zaw Wai Soe
  • 衛生部部長:Zaw Wai Soe
  • 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部部長:Too Khaung
  • 女性、青少年與兒童事務部部長:Naw Susanna Hla Hla
173024360_105996178287689_83718676263965
Photo Credit: https://www.facebook.com/NUGmyanmar/photos/105996174954356
「民族團結政府」核心領導成員,由左到右:副總統Duwa Lashi La、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總統溫敏、總理Mahn Win Khaing Than

新政府裡的多元面孔

相較於過去全民盟組織以緬族為主的內閣,「民族團結政府」納入克欽族、克倫族、克倫尼族、孟族與德昂族等少數族群。

88世代的學生領袖Min Ko Naing發佈影片宣布新政府成立,「我們組織了緬甸歷史上最多元化、最強大的民族團結政府,將繼續納入更多學者與青年加入。」

「請歡迎這個人民政府。」他說。

若開邦的民族與人口數僅次於緬族的撣族,尚未加入新政府。

新政府的副總統Duwa Lashi La是克欽民族協商會議(Kachin national consultative assembly)主席,該組織為克欽邦最具政治權威的機構。

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部部長Too Khaung亦是克欽族,他自神學院畢業,致力於克欽邦生態環境議題,包括土地開發與伊洛瓦底江的生態永續發展。

今年69歲的Mahn Win Khaing Than擔任新政府新設置的總理職務,他來自伊洛瓦底江省,是克倫族同時也是基督徒。1990年代活躍克倫聯盟(Union Karen League),2013年加入全國民主聯盟,2015年當選上議院議員並成為議長。

2021年政變後,他出任CRPH的代理副總統一職,遭到軍政府追捕的他,3月13日在臉書發布聲明:

「這是緬甸最黑暗的時刻,而黎明即將到來。」

「為了走向聯邦民主制度,渴望得到真正民主的兄弟,數十年來一直遭受獨裁統治的種種壓迫,這次革命是我們共同努力的機會。」

欽族的Lian Hmung Sakhong,出任新設置的聯邦團結部部長一職,他是欽族國民陣線(Chin National Front)的副主席,該組織致力於爭取欽邦的自治權與緬甸聯邦體制。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兩位聯邦團結部副部長,分別來自「克倫尼民族解放陣線」(Karenni National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的Chit Tun,與「德昂民族黨」(Ta'ang National Party)的Maing Win Htoo。

全民盟議員Naw Susanna Hla Hla Soe是來自克倫族的女性部長,主管女性、青年和兒童事務。

內閣中的另一個新面孔是Zaw Wai Soe醫師,他出任衛生部與教育部部長。未參與任何政黨的Zaw Wai Soe是一位骨科醫師,政變前他負責仰光的新冠肺炎病患收容與照護,政變後他因公民不合作運動而聞名。

Yee Mon(也被稱為Maung Tin Thit)被任命為國防部長時有些出人意料,為他的詩人背景帶來非同尋常的經歷。Yee Mon因參與1988民主運動而入獄,當時他是醫學院學生,坐牢7年後獄,他成為環境保護人士。

沒有軍事背景的Yee Mon,卻在2015年國會大選擊敗了將軍。他代表全民盟在首都奈比多的一個選區出馬競選,以些微優勢擊敗了代表軍方的前任國防部長Wai Lwin,而這個選區有7000多名軍人與2000多名警察。

對於《紐約時報》當時的提問:「選民為何選擇你,而不是將軍?」

「人類已經喪失尊嚴50年,他們想要把它要回來。」他說。

他在競選期間寫下一首詩《民主願望》:

「今晚

月亮獨懸

如此誘人,讓我頭暈目眩

我希望所有屋頂都被滿月的光輝照亮

但我不需要祈禱,因為我的願望已經實現」

新政府的年輕面孔

年輕的政治人物也加入了民族團結政府。今年37歲的Khun Bedu成為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部副部長,克倫尼族的Khun Bedu活躍於人權、憲法與選舉制度議題。他因反對《2008憲法》公投,於2008年遭到逮捕,被判處35年有期徒刑。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在監獄裡遭受酷刑,包括毆打、強迫窒息、過度飲水與暴露於惡劣天氣。他於2012年一批針對政治犯的特赦中,獲得自由。

(今年37歲的Khun Bedu)

Sa Sa是2021年政變後著名的欽族政治人物,41歲的他是CRPH的聯合國特使,新政府的發言人與國際事務部部長。他的名字「Sa Sa」是「越來越高」之意,他在印度完成基礎學業後,自亞美尼亞葉里溫醫學院畢業。

他在醫學院最後一年,開始在自己的家鄉欽邦提供醫療援助,救治3500多名飢荒中的患者。欽邦地處緬甸西北,是最貧窮的行政區。Sa Sa於2009年畢業後,開始教導村民基礎醫療保健,並與基督教教會合作創立衛教服務中心。

他因參與2020年11月的國會大選而展露頭角,2021年政變後他出逃印度,被CRPH任命為聯合國特使,他向安理會提交要求聯合國履行「國家保護責任」(R2P)的要求。作為CRPH與新政府的發言人,他致力於向國際社會說明緬甸現況。

「軍政府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無時無刻恐怖威脅5000多萬緬甸人民。」他說。

他也抨擊俄羅斯與中國出售武器給緬甸軍隊。「他們可以現在決定停止出售武器,否則對中俄兩國與聯合國安理會,都是恥辱。」

對於中國、俄羅斯、印度與越南試圖在安理會的聲明中,減輕緬甸軍政府遭受的批判。「毫無疑問地,歷史將會對我們嚴厲地批判。」「聯合國必須做出譴責緬甸軍政府的決定,而這四國不得不接受聯合國的決定。」Sa Sa說。

新政府中的年輕女性尤其獲得矚目。出任人道事務與災難管理副部長的Naw Htoo Phaw,是年輕的克倫尼女性,擁有國際活動經驗,為在戰爭衝突中人權遭侵犯的女性爭取正義。

擔任教育部副部長的Jah Htwe Pany,在美國獲得人類學碩士學位後,她在克欽邦邁賈揚鎮(Maijayan)成立了由克欽獨立軍營運的學院,讓無法進入緬甸國家教育體系的克欽族青年,學習英語與資訊科學等專業科目。她是克欽獨立軍教育系統的負責人,培育許多克欽青年成為社會領袖。

「在反對獨裁的抗爭中,女性站在第一線,因為我們相信這是我們的事業。」27歲的撣尼族人Ei Thinzar Maung說,她擔任女性、青少年與兒童事務部副部長。

她與其他女性在更年輕時便投入政治活動,當大多數緬甸人不願意承認軍方對羅興亞人的種族清洗時,她們為少數民族的權利發聲。

2月6日,政變發生後第五天,她和另一位同樣27歲的女性政治工作者Esther Ze Naw,在仰光發起了第一次反政變抗議活動。

Ei Thinzar Maung在網路社群寫下:「誰說我們必須因為武器不對等而放棄?」「我們是為了勝利而生。」

(出任人道事務與災難管理副部長的Naw Htoo Phaw)

歡迎、觀望與拒絕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

位於撣邦,長年與緬甸國軍衝突的德昂民族解放軍(Ta'ang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成為率先支持民族團結政府(NUG)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以下簡稱「民地武」),准將Tar Phone Kyaw對NUG表示歡迎,並表示將根據需要做好合作的準備。

「無論民族團結政府的意識形態是什麼,我們要如何推翻目前的獨裁軍權政府?如何結束內戰?」他在4月16日晚間對《BBC Burmese》說。他希望NUG對於目前各方面都處於失敗的國家,能發揮實際的領導作用。

克欽邦相關組織亦發佈聲明支持民族團結政府。

克倫民族聯盟(The Karen National Union)於17日發佈聲明,歡迎CRPH所成立的民族團結政府。聲明中提到,「CRPH滿足了聯邦民主憲章、民主平等、民族平等與自治的要求,希望能儘速建立真正的聯邦政府。」

克倫民族聯盟的第五旅發言人Pado Man Man,對《BBC Burmese》說明其他民地武未支持NUG的狀態,表達看法。「其他民地武和民族政黨雖然都認為緬甸應走向聯邦制國家,但沒有公開支持NUG,很大程度取決於局勢。」

而他也認為,NUG與CRPH也同意聯邦制中的各民族平等發展的協議,若是在這個基礎上往民族自決的方向邁進,各民族組織與黨派,就沒有理由反對NUG。

而在若開邦與緬甸軍隊衝突不斷的阿拉干軍(Arakan Army),總司令Twan Mrat Naing於4月16日晚間在社交媒體推特上證實,CRPH已邀請他加入民族團結政府,但他拒絕了。

Twan Mrat Naing的態度,在4月10日阿拉干軍成立12週年時,便已清楚表達。他於公開信中表示,「不希望若開邦有公民不合作運動或抗議政變,因為這些運動會破壞若開邦自己的具體目標,而若開邦朝著這些目標邁進時,最重要的是不要對其他問題感到困惑。」

「若開邦有自己的政治目標,就是『若開邦之路』,就是重建曾經偉大的阿拉干王國。」Twan Mrat Naing在公開信中說。

自從2月1日政變以來,若開邦沒有抗議政變與公民不合作運動,而緬甸國軍與阿若干軍自去年11月便已非正式停火。

aa_1_7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阿拉干軍首領 Twan Mrat Naing

等待中的聯邦軍

根據緬甸政治犯援助協會(AAPP)統計,截至4月19日,超過738人在軍事政變後遭到殺害,3261人遭到拘留。

軍政府於17日為慶祝緬甸新年,特赦2萬3000多名囚犯,部分未被釋放的囚犯也將獲得減刑,但仍不清楚獲釋者是否包括政變後被逮捕的民運人士。

但持續發生的武力鎮壓傷亡,民眾為躲避鎮壓與空襲而流離失所,甚至亡者也不得安寧。軍政府進入勃固市(Bago)的公墓,將4月9日暴力鎮壓中死亡的亡者遺體掘出,置於露天,試圖清除被民眾尊崇為英雄的亡者墳墓。該市在9日有82人在鎮壓中死亡。

政變後的生活動盪,民眾急切地等待真正保護人民的新聯邦政府。

民族團結政府的副總統Duwa Lashi La在新年致詞中表示,NUG將致力於建立切實可行的政府體制,並爭取國際社會的認可,而為了讓NUG發揮實際作用,「一旦聯邦軍隊成立,將透過外交手段獲得國際認可。」他說。

撣邦民主聯盟(The Shan Nationalities League for Democracy,SNLD)的發言人Sai Leik,在4月8日呼籲其他政黨、民地武與CRPH共同努力組織一支聯邦軍。

他也認為發布聯邦憲法的時機已經成熟,因為民眾對2月政變後的軍政統治,厭惡感已經到了最高點。「當越來越多緬甸人理解聯邦制不是『分裂主義』,而是可能帶來更大的團結時,我們應該更進一步推動聯邦制與聯邦法。」他對《Myanmar Now》表示。

「我們應該努力組織聯邦軍與聯邦國家,並果斷勇敢地採取行動。」他說。

(撣邦民主聯盟的標誌)

帕奧民族解放軍(Pa-O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領導人Khun Okkar上校,在4月8日對《Myanmar Now》表示,「民地武應組成強大的政治與軍事聯盟,與CRPH進行談判。」

「我們各族都有與CRPH進行單獨溝通的團體,但若我們民地武能組織聯盟與CRPH交流,將更為方面。」他說。

建立包容各民地武的聯邦軍隊,CRPH 與NUG首先必須面對的是政治協商,若民地武未加入或支持民族團結政府及其組織的聯邦軍隊,緬甸依然是政變前後,各方武力割據的內戰狀態。

克倫民族聯盟的第五旅發言人Pado Man Man點出這個問題。「一旦制定新的聯邦憲法,現有的少數民族武裝部隊就將成為聯邦軍隊,而NUG國防部必須有效地協調目前仍處於衝突狀態的武裝組織。」他對《BBC Burmese》表示。

國防部長Yee Mon在4月16日的民族團結政府線上新聞發佈會中表示,「因為需要進行談判,我們將先組織建立人民國防軍。」

「人民國防軍作為聯邦軍的前身,我們會將人民國防軍組建為由NUG領導的真正專業軍隊。」「人民國防軍將成為人民與聯邦民主國家的真正保護者。」他說。

「人民國防軍正準備取代正在屠殺人民的緬甸國軍,並有可能成為未來聯邦軍隊的一員。」Yee Mon補充。

但他沒有確切說明何時成立人民國防軍,但表示將在短時間內建立。

國際社會與緬甸民族團結政府

民族團結政府的內政部長Lwin Ko Latt對《BBC Burmese》表示,一些民主國家將在未來幾天宣布與NUG合作。「這些國家將包括西方國家與曾經歷阿拉伯之春的主要國家。」他說。

由三位前任聯合國專家組織的獨立平台:「緬甸特別諮詢委員會」(Special Advisory Council for Myanmar,SAC-M),在4月16日承認民族團結政府為合法政府。

儘管敏昂萊在2月1日發動政變,取代去年11月8日大選中獲得民意支持的聯邦議會議員,但目前管理國家的軍政府,尚未在國內或國際上得到認可,甚至缺乏政變前、翁山蘇姬掌政時代的合法性。

尤其在聯合國代表一案上,可以說明軍政府在國際社會上欠缺合法性的窘境。

緬甸駐聯合國代表Kyaw Moe Tun在2月與軍政府決裂,於聯合國的演說中舉起三指宣示反對威權,隨即遭到撤職,並被指控叛國罪。Kyaw Moe Tun在3月1日致函聯合國大會主席與秘書長,表示自己代表緬甸的「合法」政府,並繼續擔任緬甸大使。

Burmese ambassador to United Nation, U Kyaw Moe Tun, spoke out against the military coup ending with a three-finger...

由 NyoNyo Aung Kyaw 發佈於 2021年2月26日 星期五

隔天軍政府發函予聯合國秘書長,任命Kyaw Moe Tun的副手Tin Maung Naing為大使,但隔天Tin Maung Naing辭職了。

至今Kyaw Moe Tun仍是CRPH在聯合國的大使。

而緬甸駐英國大使Kyaw Zwar Minn則是相對的另一個例子。Kyaw Zwar Minn在4月6日遭軍政府撤職後,無法進入駐英大使館,軍政府改派親軍方的外交官員出任大使。

Kyaw Zwar Minn在8日會見英國外交部亞洲事務部長後,英國表示願意為他提供庇護。在此之前,英國表示根據緬甸軍方終止其職務的決定,無法再承認他為駐英大使。

(4月8日,緬甸駐英大使Kyaw Zwar Minn不被允許進入倫敦緬甸大使館內)

英國外交部發言人說:「有鑑於對Kyaw Zwar Minn先生的霸凌行為,我們正在努力確保,在他決定自己的長遠未來時,能夠安全地生活在英國。」「我們持續呼籲,結束緬甸政變,並迅速恢復民主。」

「現在已經到了民族團結政府成立的重要階段,各國政府完全有理由考慮如何與新政府合作,以維護雙邊關係和緬甸人民的利益。」前荷蘭駐緬甸大使Laetitia van對《金融時報》表示。

而值得注意的是,即將於4月24日將在印尼雅加達舉行特別東盟峰會,軍政府領導人敏昂萊已被證實將出席峰會,但CRPH與民族團結政府尚未被邀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