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同盟與台海危機(下):建構台灣與美日(澳)同盟的合作關係

美日同盟與台海危機(下):建構台灣與美日(澳)同盟的合作關係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蔡總統於2019年初公開呼籲展開台日安保對話,日本政府對此沒有積極回應。但是兩年之後,台海議題卻成為美日二加二安全保障會議,甚至是美日元首峰會的討論議題。顯示台海衝突問題已經成為美日及其他國家高層關切的議題。

文:賴怡忠

後冷戰時代美日同盟兩次指針修正的戰略演進軌跡

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在1978年第一次設立,當時剛好發生美蘇冷戰再度白熱化,美日同盟防衛指針是以此確立對抗蘇聯從北邊入侵日本時,美日軍隊之角色與任務分擔,即所謂美軍擔任反攻的矛,日本擔任防守的盾之角色。日後所謂日本美日同盟是「專守防衛」之說,也與此有一定關係。

但在冷戰結束蘇聯解體,蘇聯從北方入侵日本的威脅消失,反而是北韓發展核武,以及日本也開始執行以聯合國為主的海外維和任務。既有的指針不再適用後冷戰環境,加上中國在1996年以飛彈威嚇台灣的總統選舉,日本週邊的問題反而比擔心蘇聯入侵變得更迫切,因此有1997年第一次防衛指針的修正。

當時所謂「周邊有事」問題,就是針對後冷戰時代蘇聯威脅不再,但以北韓為首要,中國次之的區域不確定性快速升高,可是既有針對冷戰時代對付單一敵人而設計者,無法對應後冷戰時代的區域不確定性,因此出現第一次的指針修正。

到了2015年出現了第二次防衛指針修正,這個修正一方面是2001年的911反恐,以及2004南亞海嘯救災的經驗,發現日本必須回應包括諸如中東、南亞等區域的恐怖主義以及大型天然災害等挑戰性議題,1997年的「周邊有事」概念顯然沒涵蓋到上述區域。

此外,中日從2012年開始出現釣魚台爭議快速惡化,中國持續派遣機、艦騷擾,甚至進出釣魚台海域,日本固然感受到中國軍事威脅,但最直接的問題是中國的灰色地帶作戰問題,這對於清楚區分戰時與平時的美日同盟來說,顯然出現新的挑戰。

第二次的修正甚至暗含對日本憲法的再定義,包括日本不再僅限於擔任後方支援,對於周邊事態會影響日本國安者,美日同盟2015新指針清楚界定日本會需要優先展開反應,也包括敵人攻擊非日本與美國的第三國時,日本在何種狀況下角色,以及可以採取的對應做為等。在第一次修正依然存在「美國可以保護日本,但日本在本身未受到攻擊下,不能挺身保護美國」的問題,在第二次修正後就逐漸走入歷史。

坊間談到美日同盟對台海有事時可能的反應,往往集中在日本可以或不可以做的事情。有人說日本只能擔任美軍的後方支援,有人說日本連出動自衛隊都不行,只能加派警力與保安維持駐日美軍的基地安全。這些批評或是認知都沒有將2015新指針的修正帶入考量。這個新指針修正除了企圖解決1997指針將和冷戰進行截然劃分,導致其無法回應中共展開灰色地帶作戰的問題,同時也想要讓日本具有更多同盟協助之能力。

台灣很明顯是被計入2015防衛指針修正的D部分,「對日本以外國家的武力攻擊之回應」(Actions in Response to an Armed Attack against a Country other than Japan)。因此日本並非因為沒有法源導致其在台海有事時無法出動自衛隊,2015防衛指針的修正,以及當年下半年通過的新安保法,構成了日本作為美日同盟的一部分,如何回應台海危機的政策基礎。

當知道指針修正往往與針對的威脅回應有關,現在日本明顯認為北韓與中國構成對日本安全的兩大威脅,日本更無法接受台灣落入敵對日本勢力之手。早在1997年的指針修正,東京就特別對於《周邊事態法》的討論與定義過程中,保留了在台海有事時的介入空間,即便可能無法派自衛隊參戰,但這也表示日本在台海有事時是不會袖手旁觀,而且其主要介入的方式,應該會是透過美日同盟來處理。

RTS3JL0T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防衛大臣岸信夫談話的戰略意涵

在美日二加二會議以及之後的美日防長會議上,媒體報導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表示,「今後有必要探討自衛隊能為支援台灣的美軍提供何種協助」。這句話的意義更為特別,因為過去日防衛大臣從未在美日安保會議上針對台灣議題有過發言,而岸信夫不僅針對台灣發言,還進一步提到需探討日本自衛隊可以扮演的角色。

如果是1997年美日防衛指針的修正,在「周邊有事」的情形下,日本根據美日同盟的角色與任務分擔(Roles and Mission Assignment)應該是擔任美軍的「後方支援」(Rear Support)。

台海軍事衝突在當時已經很有默契地被納入美日同盟須回應的「周邊有事」的狀態中,而所謂的「後方支援」,除了駐日美軍基地的警察保安以及根據同盟需求而提供必要的軍事物資補給外,日本自衛隊是否也跟著要出動就比較不清楚,即便會出動,可能也是擔任協防美軍的角色,而不是直接進入戰場與美軍協同作戰。

但更重要的是,過去台海事態不是作為美日同盟討論的議題,而是美國單方面的議題,一旦台海有事,相信美國與日本各自都會有回應,也可能彼此也會互通聲氣,但這不是同盟計畫的一部分,不是同盟展開集體回應的議程之一。

當防衛大臣相岸信夫提到要探討「自衛隊」對「支援台灣」的美軍「提供何種協助」時,不僅暗示了台海議題很可能會成為美日同盟的同盟討論議題,也暗示了自衛隊會有角色。當台灣議題成為同盟討論的議題,表示這是要透過同盟回應,而不是美、日各自先有主張後再展開彼此的協調。

當談到自衛隊的角色時,顯示日本對此議題不再僅止於對駐日美軍基地加強戒護與保安的警察行動,而是當涉及台海事態時,日本自衛隊在美日同盟的管制下,會需要扮演某些角色。

由於1997的指針修正,台海事態適用於美日同盟周邊有事的處理範圍,在2015的新指針修正中,不管是灰色地帶作為,或是根據D款「對日本以外國家的武力攻擊之回應」,都有介入的空間。

防衛大臣岸信夫提到自衛隊的角色,到底腦中想的根據是1997指針修正出現的周邊有事條款,還是2015年指針再修正後出現的灰色地帶衝突或是D款,外界無從得知,但顯然所謂日本自衛隊在台海出現衝突時什麼事都做不了(不管這是低強度的灰色地帶衝突,或是高強度的區域戰爭),應該不是事實。

RTX8CGD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台美日關係的再思考-建構台灣與美日(澳)同盟的合作關係

蔡總統於2019年初公開呼籲展開台日安保對話,日本政府對此沒有積極回應。但是兩年之後,台海議題卻成為美日二加二安全保障會議,甚至是美日元首峰會的討論議題。顯示台海衝突問題已經成為美日及其他國家高層關切的議題。

可是現在的發展是讓這個議題沿著同盟對話的軸線去發展,不是在台美或是台日的雙邊架構下展開。因此台灣尋求對話以建構與台海事態有利害關係之行為者的戰略互信,可能的發展就不是沿著台美、台日兩個雙邊關係建構台美日三邊的安保關係,而是直接讓台灣與美日同盟展開對話,話句話說,要深化的是台灣與美日同盟的雙邊安保關係。

日前媒體報導美國駐澳大利亞代理大使高德曼表達台灣是美國印太戰略的一部分,還報導「美國與澳洲正在討論如何應對一系列可能發生的軍事局勢,包括台海戰爭的爆發,美國駐澳代理大使高德曼(Michael Goldman)對澳洲表達敬意,因為他們在中國的經濟脅迫下仍堅持立場,他也強調,拜登政府保證會支持盟國」。顯示出美國對於台海事態的同盟回應,也不侷限於台美日三方,連澳洲也都被拉入。

這表示美國不僅在展開針對台海事態的同盟動員,其安保的對應策略更是沿著印太同盟的軸線在展開。因此台灣尋求加強區域對台海事態的安保關注,沿著美國的區域同盟安排而建立系列的台灣與美X同盟之對話,取得台海有事的同盟回應圖像,可能會更是急迫吧。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攜手美國穀物協會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邀請台美專家共同與談,專家表示,低碳汽油減碳成效佳,已助力全球60餘國的運輸減碳,台灣應將低碳汽油納入2050淨零碳排國家戰略,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日前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包括美國在台協會、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經濟部、環保署、台灣中油、台塑石化以及國內外專家共同與會,針對台灣導入低碳汽油,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進行討論。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表示,低碳汽油已在超過60個國家普遍採用,導入低碳汽油對於運輸部門有立即的減碳效果。台灣2050淨零碳排轉型是整體性的國家戰略,任何助於減碳的策略都應被討論,重點在於國家是否真的有減碳的決心。

圖一:合照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座談,共同探討可行的減碳方針與策略。來賓自左起為:台榮周忠平副理、台塑石化李後昆處長、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經濟部工業局潘建成組長、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臺灣師範大學葉欣誠教授、美國在台協會(AIT)王睿珂(Erich Kuss)組長、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中油王淑麗組長、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台塑洪宗益協理。

全球正面臨氣候變遷與能源轉型的重大挑戰,亟需有效且可行的減碳方法。美國在台協會王睿珂組長致詞時表示,台灣與美國都有邁向淨零碳排的目標。美國是全球推動低碳汽油的先驅,美國長年採用低碳汽油作為解決溫室氣體排放的策略之一,不僅減碳效果立竿見影,更提供消費者減碳的選擇。台美是重要的能源戰略合作夥伴,盼透過此次座談交流,促使雙方在減碳路上更進一步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圖二:AIT農業組組長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美國在台協會農業組組長王睿珂表示,台美是能源合作戰略夥伴,盼能加強交流、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強調,台灣正在研擬2050淨零路徑規劃,總共12項關鍵戰略,其中也包括運具邁向無碳化。確實政策推動不可能一次到位,一定是從低碳逐漸邁向無碳,機車就是很好的例子。台灣運輸部門的主要排放源是汽車和機車1400萬輛,目前環保署鼓勵淘汰老舊機車,也有助於減碳。低碳汽油在世界各國早已廣泛運用,最重要的是如何進行社會影響面評估,做好公眾溝通,讓民眾能夠接受。此次座談針對技術面、產業面問題都有探討,相信資料彙整後對運輸部門如何減碳有更多的幫助。

圖三:環保署蔡玲儀主任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表示2050淨零目標無法一次到位,轉型過程一定是從低碳到無碳。

美國穀物協會乙醇技術顧問Rowena Torres-Ordonez以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基礎設施以及車輛適用性評估進行專題演講分享。她表示,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已有近半世紀的歷史,從歷年的統計數據來看,汽車兼容E10低碳汽油已不是問題,所有廠牌汽車皆可直接使用。尤其低碳汽油具有親水性的問題,美國已經建立完善的指導原則和知識體系,透過核心技術將乙醇和水相分離(phase separation),以穩定油品的品質,確保低碳汽油輸配系統全程保持乾燥。例如每個配送點都會檢測含水量,避免水干擾問題,而對比過去E3低碳汽油,E10低碳汽油對水份的抵抗能力更強,並不會影響到行車安全。Rowena更進一步表示,減碳、低污染必須倚靠多元策略並進。低碳汽油非常容易推動,唯一要做的就只是替換原本的汽油,對於民眾、社會不易造成影響,卻能立即減碳。Rowena強調「假設 2040 是淨零碳排階段目標,那我們該如何思考從現在過渡到2040?低碳汽油與電動車策略完全不衝突,可以同時共進」。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在社會公正轉型的基礎上,低碳汽油在技術上絕對是解決氣候變遷的可行解方。曾有民調指出,許多民眾認為電動車是高價產品,負擔不起,導致短時間內電動車無法普及。淨零轉型的過程必須特別注重社會階級的公平、公正,若能直接從傳統燃油的成分調整達到減碳效果,是相當務實的做法。另一方面,從實務上來看,電動車所需的電力仍有八成以上倚靠火力發電,因此運具全面電動化並非淨零碳排的終點。況且,能源選項的多元化,其實是對台灣能源安全的保障。葉欣誠教授強調,關鍵還是在於政策推動的決心,尤其政府單位應由誰主責,低碳汽油的推動涉及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環保署、經濟部、交通部等多個單位,必須有明確的任務賦予。

圖四:葉欣誠教授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台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電動車短時間內無法普及、且電力碳排仍高,應該從務實角度思考導入低碳汽油。

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洪宗益協理表示,只要政府政策明確,推動E10低碳汽油在技術上不是問題,若能循序漸進推動轉型,配合誘因機制和輔導,消費者應該可以接受低碳汽油,畢竟電動車政策無法一步到位。公正轉型絕對是減碳過程中必須關注的環節,尤其年輕世代,機車擔任主要的短程工具,更是經濟弱勢族群的移動需求核心,如何讓他們也能參與減碳是政府必須思考的。這也帶出一個思考的出發點,減碳轉型究竟只能從購買運具更換的思維出發,還是可以讓既有交通運具也能扮演減碳的角色?

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表示,社會對於低碳汽油的原料一直有所誤解,目前仍有人認為能源作物可能與糧食相互競爭。事實上全球農作物生產效能歷經數次突破性成長,其產能用於供應生質燃料的比例不到5%,影響微乎其微,燃料會與糧食競爭的說法早已是過去式,這點政府有責任廣為宣導。低碳汽油能直接達到減碳、減少空污的效果,包括美國在內的先進國家已經提供很多極好的導入經驗,油品問題無須擔憂,只是過往E3低碳汽油效果有限,E10的效益相對顯著。張學義委員補充,台灣電力供應源的轉換各界都有疑慮,思維不應綁在運具轉換,而是整體上如何導入乾淨能源。

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指出,從策略規劃的角度,所有有助減碳之選項都應納入思考範圍。資料顯示低碳汽油生產的碳強度在持續下降,若要驗證所使用的原料是否永續,可以參考德國生質能源料源之永續性認證制度、或歐盟永續性生質燃料標準。若從整個生命週期證實是有減碳效益,對未來社會大眾推廣也有幫助。其次,淨零碳排轉型的過程,公正轉型絕對是重要議題。尤其台灣具有大量機車的社會特殊性,其代表轉型的背後,受影響的不只是燃油車廠商,更包括不一定有能力轉換電動運具的一般民眾。建議政府可盤點目前低碳汽油適用機車類型,以明確低碳汽油在轉型過程中可帶來之「公正」社會效益。

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則表示,淨零碳排必須是跨國、跨產業的合作行動,才可能共解氣候危機,這不是單純的貿易關係。樂見台美能源戰略夥伴有更緊密的合作。黃育徵也補充,要達成淨零碳排目標,整個社會都必須思考新經濟模式,非僅有供給端的改變,更需要考量需求端的槓桿角色。民眾必須有意識的改變自己邁向淨零生活,才能帶動淨零生產。

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表示,不論是從消費端推動低碳汽油、或從產業端推動電動車,同樣都可以協助運輸部門減碳,對運輸部門達成2050淨零排放的階段減碳目標有很大幫助。目前應優先評估是否納入國家淨零碳排減碳戰略中,確定納入國家政策推動方向後,再由主政部門規劃具體推動作法與分工,較為可行。黃錦明科長認為,導入低碳汽油最重要的是相關標準的訂定,可由公協會依照市場需求提出E10低碳汽油的油品標準,提供給標檢局審查,同時參考國際經驗建立相關的標準作業程序,減少運輸、摻配、貯存過程中可能讓汽油變質的問題。建議系列座談未來可更務實討論,包括交通部公路總局、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汽機車相關公協會都應參與討論。

在車輛適用性的問題上,國際上雖然已有相當豐富的證實研究,美國再生能源協會(RFA)也在全球七國進行研究,機車也能直接使用低碳汽油,經濟部永續發展組潘建成科長仍建議,若要增加對民眾的信心,應要有本土科學數據的研究,才能夠提高民眾的信任。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也表示,品牌車廠角色也可加入討論,讓原廠能夠向車主說明低碳汽油的適用性,民眾的疑慮也會降低。

圖五:蔡俊鴻董事長_and_盧智卿駐台代表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蔡俊鴻、美國穀物協會駐台代表盧智卿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盼與政府共同合作台美淨零碳排行動。

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結語時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甚至帶動農業的升級轉型。美國十分願意與台灣政府、民間共同努力,將成功的經驗、技術專業等資訊與大眾進行交流,與台灣政府一同達成2050淨零碳排目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