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與經濟雙重打擊,南美各國如何在美、中之間選邊站?

疫情與經濟雙重打擊,南美各國如何在美、中之間選邊站?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觀察南方共市在美中之間選邊有以下幾個指標,就巴西而言是7月的5G招標結果,就阿根廷而言是外債談判的結果,就烏拉圭而言是中澳之爭持續多久,就巴拉圭而言「台灣能幫忙」是否仍有效?

文:向駿(中華戰略學會理事,《拉丁美洲經貿季刊》創刊總編輯)

1991年3月26日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烏拉圭4國總統在巴拉圭首都簽署《亞松森條約》,宣佈建立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簡稱南方共市),1995年1月1日正式運行。

共同市場的特徵之一是不同國家就其本身經貿利益進行談判,並最終達成共識後的果實,它是一個有關經貿問題的政治協議,而非經濟學所討論的市場概念。

南方共市成立的目的當然不完全是經濟的,巴西前總統卡多索(Fernando H. Cardoso)在其回憶錄《巴西,如斯壯麗》中,曾引述德國前總理柯爾(Helmut Kohl)對他的期望:「你們巴西人肩負著歷史責任……你們的責任是以同樣的方式對待阿根廷。你們必須把過去拋在腦後,你們的歷史任務是在南錐創立一個大聯盟。」南方共市成立等於是與1994年1月1日生效的「北美自由貿易區」(NAFTA)分庭抗禮。

南方共市在成立30周年之際,又面臨如何選邊的難題。對於今(2021)年3月18日美中外交高層在阿拉斯加舉行的「2+2」對話,美國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香港中心客座教授林沛理認為:「這是中國發展的一個『分水嶺時刻』(watershed moment)。在這刻之前,中國也許已經強大;但在這一刻中國才真正相信自己的強大,而自信令中國變得更強大。」

3月25日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上任首場記者會上表示,美國並不尋求與中國對抗,但要求中國必須遵守國際規範。拜登預見美中之間將有一番激烈競爭,但中國想成為全球第一強國,「有我在休想」(not on my watch)。南方共市將如何選邊呢?

2019年1月1日就職的巴西右派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和同年12月10日就職的阿根廷左派正、副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與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形同水火,首當其衝的就是南方共同市場。但兩國在選邊上卻漸趨一致。

巴西:禍起蕭牆

2019年波索納洛的就職典禮,美國由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代表參加,川普(Donald Trump)則在推文寫道:「恭喜波索納洛總統,剛剛發表的就職演說很棒,美國與你同在!」同年3月19日波索納洛訪問白宮,川普表示「將視巴西為重要的非北約盟國」(non-NATO ally),並將進一步支持巴西加入北約和「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

問題是同年11月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接受《經濟學人》採訪時,認為北約已「腦死」(brain death),事後證明川普的「非北約盟國」只是說著玩的。

波索納洛任職以來,全面倒向美國的外交政策在國內受到相當挑戰,隨著新冠疫情死亡人數創下新高,反對聲浪更加高漲。今(2021)年2月巴西通訊部長法比奧・法里亞(Fábio Faria),奉命前往北京並在華為總部會見該公司高管,期間部長表示「我利用這次訪問要求提供疫苗,所有人都急切地想得到。」2月底當中國的第一批疫苗在巴西接種後,該國電信監管機構宣布了7月5G招標規則未將華為排除在外。

3月29日波索納洛因疫情失控宣布內閣改組,撤換6位部長。新任部長分別是總統府文官廳長拉莫斯(Luiz Eduardo Ramos)、司法暨公共安全部長托瑞斯(Anderson Torres)、國防部長奈托(Walter Souza Braga Netto)、外交部長佛蘭薩(Carlos Alberto Franco França)、總統府政府秘書處長阿魯達(Flávia Arruda)以及國家律政總署署長曼東薩(André Mendença)。

4月10日中國外長王毅與巴西新任外長通電話時表示,中巴同為發展中大國、新興經濟體代表和金磚國家夥伴,是推動世界多極化進程的重要力量,擁有廣泛而緊密的共同利益。

王毅表示中方願與巴西共同努力,推動中巴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不斷取得新發展。由於中國是巴西唯一可靠的疫苗及疫苗原料供應來源,巴西如何處理對華關係恐非美國可以扭轉。

AP_1931755730206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阿根廷:難逃流動性陷阱

冷戰期間阿根廷積極參加不結盟運動與爭取恢復對馬爾維納斯(福克蘭)群島的主權緊密相連。阿國前外長阿吉雷・拉納里(Juan Ramón Aguirre Lanari)曾謂:「阿根廷應參加所有的國際會議,以便在這些會議上使我們對馬島享有主權的問題能被國際社會考慮。」中國一向堅定支持阿根廷對馬島享有主權。

今年年3月26日南方共市成員國元首,出席該組織成立30周年紀念峰會,線上會議由輪值主席國阿根廷主持。未料4月24日晚阿根廷政府發表聲明表示決定退出南方共市,並將重心放在國內日益嚴重的經濟危機上,也就是外債問題。

2020年5月阿根廷和前10大債權人談判陷入僵局,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認為阿根廷和拉丁美洲部分新興經濟體又面臨了「流動性陷阱」。所謂「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由經濟學家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提出,又稱凱恩斯陷阱,係指當貨幣政策完全無法刺激經濟的情況,無論降低利率或增加貨幣供應都無法促進市場的流動性,人們寧以現金或儲蓄方式持有財富也不願進行投資。

疫情影響下的拉丁美洲陷入史上最嚴重的經濟衰退,掉入「流動性陷阱」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大。2020年8月阿根廷和中國簽署協議,將價值1300億元人民幣(187億美元)的現有貨幣互換,安排延長三年以免阿根廷外匯儲備崩盤,身為國際金融孤兒的阿根廷當然只能選擇中國。

烏拉圭:得利中澳之爭

烏拉圭是世界第七大牛肉出口國,人均擁有3.5頭牛,長期保持著世界第一紀錄,而烏拉圭的牛都是在自然環境下飼養的,且有完善的衛生條件保障。

去年以來中澳關係緊繃殃及雙方牛肉貿易,烏拉圭則成功搶攻澳洲的牛肉市佔向中國出口5萬頭活牛。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從烏拉圭進口牛肉已達27.88萬噸,年增85.8%約佔中國牛肉進口量17%,至去年底烏拉圭出口到中國的牛肉超過50%。

今年2月25日,烏拉圭政府採購的首批中國科興新冠疫苗運抵烏首都,成為烏拉圭接收的首批新冠疫苗,烏拉圭已從3月1日起在全國範圍內展開大規模免費疫苗接種。

巴拉圭:台灣能幫忙嗎?

巴拉圭雖於2003年與美國簽署貿易和投資框架協定,但2005年聽從巴西和阿根廷建議,放棄與美國尋求簽署雙邊自貿協定。巴拉圭是否會從台北轉向北京,主要因素在於能否及時取得疫苗平息國內因民怨。根據巴拉圭衛生部統計,巴國約有18萬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案例已超過3000例。

巴拉圭希望參加COVAX全球疫苗分配計畫,但全國700萬人口預計在第一輪分配中只獲得3萬6000劑疫苗,疫苗獲得成為巴拉圭政府當前最大的挑戰。誠如台北論壇基金會主任華志豪指出:「巴拉圭如果最終選擇了中共製疫苗而與我斷交,甚至可能用我國捐贈的1200萬美金採購中國製疫苗,那是正常國家的表現。」

觀察南方共市在美中之間選邊有以下幾個指標,就巴西而言是7月的5G招標結果,就阿根廷而言是外債談判的結果,就烏拉圭而言是中澳之爭持續多久,就巴拉圭而言「台灣能幫忙」是否仍有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