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場死了20萬人的戰爭,而他們唯一的期待是自己能順利當個媽媽

這是場死了20萬人的戰爭,而他們唯一的期待是自己能順利當個媽媽
敘利亞逃難的婦人和她的小孩。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敘利亞難民Wadhah Hamada受訪時說道:「我毫無頭緒自己肚子裡四個月大的胎兒是否安然無恙。」

文:劉祥裕

敘利亞自2011年起爆發內戰,至今烽火尚未平息,數百萬的難民流離失所,紛紛逃離至鄰國,躲避無情的戰火。

敘利亞內戰的導火線,起因於一場反政府的遊行活動,隨後情勢急轉直下,反政府軍與親政府軍在國內爆發軍事衝突。這場內戰原先在各國的外力干預或援助下,早已演變成難分難解的局勢,然而近年來興起的伊斯蘭國(ISIS)勢力,更讓敘利亞的國內動盪情勢陷入膠著。

在無止盡的軍事衝突下,最令人不捨、也是最無辜的莫過於手無寸鐵的百姓。連綿的戰事打亂人民日常的生活作息,同時拆散無數個家庭。為了能繼續生存下去,人民被迫離開原生熟悉的地方,逃至鄰國。據無國界醫生組織的統計,百萬名敘利亞難民,約有三分之一逃到約旦。

約旦(Jordan)北臨敘利亞(Syria),在敘利亞內戰中,約三分之一的難民逃至約旦。 Photo credit: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

顛沛流離的難民之中,有些是身懷六甲的婦人,縱使她們孕育著新的生命,理應盡量避免奔波而動胎氣,仍同樣受情勢所逼,不得已的遷離戰亂之地。駐約旦的攝影師MUHAMMED MUHEISEN,用鏡頭帶領我們深入了解那些被遺忘的故事。

故事的場景發生在約旦馬弗拉克(Mafraq)的郊區,一個位於敘利亞與約旦邊界的臨時難民安置處(Informal Tented Settlements)。

一位敘利亞婦女抱著女兒,沉默的坐在帳外。 Photo Credit : AP/達志影像

一位敘利亞婦女抱著女兒,沉默的坐在帳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根據聯合國2014年敘利亞難民於約旦的評估報告,所謂的「臨時難民安置處」,是「緊急臨時性」的難民營。通常來說,正式的難民營是經過完整規畫,且會有常駐的醫療團隊(如無國界醫生)以及聯合國難民署(UNHCR)穩定的資源補給;反觀臨時難民安置處(ITS),則缺乏穩定持續的資源補給,因此在醫療援助、生活物資、教育資源及公衛設施等方面都較為匱乏,造成身處該地的難民面臨後續的衝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她是敘利亞難民,名叫Adala Ismail,懷著六個月大的胎兒。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Mideast Jordan Syrian Refugees Daily Life

五個月大的嬰兒Farah Awad,躺在ITS的帳篷中,帳篷內設備簡陋。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她是Mahdiya Alkhalid,今年36歲,懷胎9個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她是Mahdiya Alkhalid,今年36歲,懷胎9個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2歲的Wadhah Hamada,從敘利亞的哈塞克(al-Hasakah)逃至約旦。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Wadhah Hamada受訪時說道:「我毫無頭緒自己肚子裡四個月大的胎兒是否安然無恙。」「因為我負擔不起約莫美金70元(折合台幣2100元)的超音波檢測以及其他醫療診斷。」「我們的未來是晦暗不明,我的餘生將在帳篷裡度過,第一個小孩的人生也不會不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4歲的Shams Alhamadah,手牽著第五個小孩,然而她的肚子裡懷著兩個月的新生命。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380多萬名的敘利亞人民因內戰逃離敘利亞當地,同時已經被聯合國認證為難民身分,其中大多數的難民面臨悲慘絕望的困境。

 她的名字是Samira Helal,今年17歲,懷胎兩個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她的名字是Samira Helal,今年17歲,懷胎兩個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今年20歲的Huda Alsayil。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今年20歲的Huda Alsayil。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Huda Alsayil受訪時說道:「幾個禮拜前,我因無法感受到肚子裡嬰兒的反應而深感痛苦,不知道他是否還有生命跡象。當時因為我負擔不起診斷的費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Huda Alsayil三年前從敘利亞的哈馬(Hama)逃出,現在是懷胎五個月的孕婦。

Khalida Alfarraj今年22歲,,肚子裡的寶寶是頭一胎。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Khalida Alfarraj今年22歲,,肚子裡的寶寶是頭一胎。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Khalida Alfarraj受訪時感性的說道:「我現在很害怕,因為這是我第一個小孩。但是我想告訴全天下懷孕的婦女,能生活在安全的屋簷下並且有家人在左右陪伴,是件再幸福不過的事。」

Khalida Alfarraj因為敘利亞內戰而逃到臨時難民安置處,她的家人也因戰事四散各地。此外,她自從懷孕兩個月後,開始受到低血糖與暈眩等症狀的侵擾,但由於負擔不起藥物的費用,仍飽受症狀之苦。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去年在約旦的敘利亞第一大難民營Zaatari,有超過3,500名新生命平安的誕生。然而,於臨時難民安置處(ITS)的環境下,因為資源極度的缺乏,導致安置處只能純粹作為「庇護所」,無法提供免費的醫療救助、健全的公衛設施以及良好的教育環境,長期下來,對身處於此的難民而言,仍是另一個大考驗。

「敘利亞內戰四週年」推薦閱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