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2021年奧斯卡頒獎前:疫情下的巨大變動,哪些值得注意的細節影響了電影獎季?

寫在2021年奧斯卡頒獎前:疫情下的巨大變動,哪些值得注意的細節影響了電影獎季?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93屆奧斯卡即將於台灣時間4月26日揭曉賽果,今年因疫情關係,對奧斯卡產生哪些影響?

任何人要是說他能夠精準預測今年的奧斯卡,要嘛他是來自未來的時空旅人,要嘛他根本還沒搞清楚狀況。

本屆奧斯卡確實是個前所未見的詭異獎季,主要原因當然是令世界都措手不及的疫情,一夕之間讓全世界皆變了調,對影視產業來說,拍攝中的計畫被迫暫停、預計要上映的電影一再延期,種種實體活動的暫緩,也逼得奧斯卡頒獎典禮不得不將原先預訂的2月28日,延期至北美時間的4月25日,造成了史上最長的獎季。

傳統上,近幾年的獎季主要從9月的威尼斯影展開始,緊接著有多倫多影展、特柳賴德影展、紐約影展,以及金球獎、各大影評人獎、工會獎項,為這些獎季影片拉抬聲勢,往獎季最終站奧斯卡邁進。過往從9月一路延伸至隔年2月將近半年的獎季,由於2020年威尼斯影展仍維持原訂的9月時程,舉行實體與線上合併的影展(由獎季強棒《游牧人生》獲得最大獎金獅獎),隨後的多倫多影展也採取類似的策略 (同樣是《游牧人生》奪下最大獎觀眾票選獎),使得本屆獎季硬生生比以往增加了兩個月的時間。

photo_487c0f42efa0e0d6931d6f33de042f8a
Photo Credit: 《游牧人生》

雖然時間延長了,但受到疫情限居令的影響,好萊塢娛樂重鎮洛杉磯的光彩早已不見以往,過去為期數個月熱鬧奔騰的公關活動,包括私人放映會、酒會派對等場合,還有幾乎霸佔整個城市天際線的巨型廣告看板,在本屆獎季徹底消失,發行管道也多半改由線上串流平台發行,使得這些獎季影片少了一種「隆重感」,彷彿都成了那種週末你會窩在沙發上觀賞的肥皂劇。

《娛樂報》(Variety)前幾週就曾針對這議題進行一項調查,指出一般觀眾幾乎不知道本屆的最佳影片入圍者,最高曝光度的為2021年日舞影展首映的《猶大與黑色彌賽亞》,約莫46%的受訪者聽聞過這部電影 (請注意:僅僅是聽聞的比例,實際有觀賞過的觀眾肯定更低),其餘入圍影片由高至低分別為:《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39%、《游牧人生》35%、《花漾女子》34%、《夢想之地》24%、《父親》24%、《靜寂的鼓手》23%、《曼克》18%。

上述呈現的這項數據,透露著一般觀眾對於本屆獎季的關注程度令人堪憂。這個憂慮將會影響下週頒獎典禮的收視率,轉播權的授權金是演藝學會的最主要收益來源,要是本屆頒獎典禮垮台了,很難推估明年的奧斯卡將會變成什麼模樣。

撇開大眾,來看看業界的角度吧。

前面提到,幾乎所有的實體宣傳活動皆無法舉行,而轉往線上的公關活動,某種程度上也使得獎季的整體盛大感被大打折扣,以往我們都喜歡出席各種大大小小的活動,與入圍者直接面對面互動,或是與業界友人在這些場合碰面、交換意見 (過去這很容易造成某幾部影片呼聲極高、橫掃各大獎項的情境,而今年你可以看到各個前哨戰獎項結果普遍分歧),這些活動多少能夠讓人更加貼近影片與入圍者,有時甚至能讓一些原先不被看好的入圍者,最終抱回小金人獎盃。

另一方面,對於負責操盤獎季策略的團隊來說,這些實體活動也能藉機從第一現場觀察風向,進而調整日後策略的機會,奧斯卡獎季在惡名昭彰的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仍叱吒風雲時,被拉至成總統大選等級的層次 (這不是誇飾,溫斯坦真的曾聘請操盤總統大選的團隊負責獎季策略),使得這些公關策略的必要性缺一不可。

只是在今年,一場又一場的活動變成電腦螢幕前Zoom的小頭像,各部入圍電影的獎季公關團隊,仍耗盡腦力希望能找到一個折衷方案持續為入圍者宣傳,除了線上虛擬的公關活動外,寄送試片帶、禮品、周邊商品、文宣等,但效果實在有限,且時間一久,令人感到麻痺。

例如我前幾週參加了《曼克》的活動,入圍最佳導演的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最佳女配角的亞曼達塞佛瑞(Amanda Seyfried),以及其餘幕後工作人員,一起在Zoom視訊聊天群組上,和與會者互動,除了閒話家常,也深度聊了不少關於電影的話題,雖然虛擬線上的活動讓此時位於世界各地的入圍者難得能齊聚一堂,但始終令人覺得仍有些距離,途中大衛芬奇甚至兩度斷線,讓他不停尷尬地向大家道歉。

mank-1
Photo Credit: Netflix

從2020年9月至2021年4月,被硬生生拉長將近8個月的獎季過程,讓各公關團隊對於宣傳的安排頭大,這都是他們未曾經歷的情境,使得不少團隊在本屆的策略有些凌亂,我有幾位友人便任職於獎季公關團隊,近期光是透過通訊軟體聊天,都能感受到他們緊繃的神經。

你或許會想說:本屆時間被拉至這麼長了,具備投票資格的近一萬名影藝學會成員,這次終於能好好把所有影片看完了吧!答案是否定的,從奧斯卡3月中旬公布入圍名單,至投票將截止的今日,其實也只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跟以往的時間差不多。多數演藝學會成員仍是活躍的電影工作者,疫情期間被迫轉至線上作業,整體而言效率欠佳,工作時間都被拉長,就更沒有時間好好坐下來觀賞所有入圍影片。

加上不少成員仍熱愛至大銀幕觀賞電影,往年成為各大獎季團隊鎖定的洛杉磯戲院Landmark與Arclight (上週不敵疫情宣布永久歇業,引發電影人與洛杉磯影迷的集體哀號) 未營業的情況下,就更不可能去觀賞入圍影片了。況且少掉實際的票房數據,無論是發行公司、公關團隊都難以從數據中重新檢視他們的獎季策略,無法分析觀眾分佈、現場反映,團隊們今年手上僅有的資料,恐怕只有電影在iTunes、Google Play等販售平台上的排行榜 (Netflix、Amazon等公司根本不會將這些內部資料提供給外界)。

影藝學院因應疫情的特殊情境,推出自家的串流平台,各家電影公司需支付1萬2千美金,便能上傳影片至該平台,讓成員們能在上面觀賞入圍電影。整體而言,影藝學會的串流平台設計得不錯,其使用介面與流暢度獲得不少業界人士的盛讚,且多數的入圍影片皆可以在上面觀賞。

不過《獨立報》(IndieWire)的獎季記者在3月底觀察到了一個另類的現象,在3月15日奧斯卡入圍名單公布時,要是你登入演藝學會的串流平台,會發現入圍最佳美術設計、視覺效果的《天能》,該片顯示「無法觀賞」(unavailable)。這代表想了觀賞《天能》的成員們必須自己去iTunes等平台購買數位版或是去戲院看 (《天能》要5月1日才會上線HBO Max)。

天能片中角色無姓名 諾蘭:盼演員不受侷限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提供

雖然最終到了3月29日,《天能》終於能夠在演藝學會的串流平台上觀賞,但對於這部可以說是2020年最具規模的電影來說,背後原因仍值得探究,時間回到2020年11月,差不多是獎季戰局逐漸白熱化的時刻,同時也是美國各大城市漸漸嘗試解封的時刻,寄望能拯救戲院的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要求華納高層將資源投注在院線發行上,而非奧斯卡公關之上,因此華納擴大《天能》的戲院上映規模 (在台灣的觀眾很難想像,多數美國觀眾此刻才終於在大銀幕觀賞《天能》),以及藍光影碟、數位版的發行。

華納還真的沒有同時為《天能》獎季造勢,鮮少在媒體下廣告,幾乎沒有寄送試片帶給演藝學會成員、沒有任何公關活動,也沒有上傳至演藝學會串流平台,華納表示,他們仍希望觀眾、甚至是演藝學會成員能到戲院支持《天能》。

不過時至今日,距離奧斯卡頒獎典禮已不到一週的時間,究竟今年的頒獎典禮,會如何為本屆詭譎的獎季畫下句點呢?本屆奧斯卡請曾以《天人交戰》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怪才導演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 (以其餘作品包括《瞞天過海》系列、《全境擴散》)、與前者合作多次的電影製片Stacey Sher、BET頒獎典禮的節目製作人Jesse Collins擔任本屆製作人。

AP_21106012548638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由左至右:史蒂芬索德柏、Stacey Sher、Jesse Collins

在前哨獎項多半以Zoom線上舉行的模式進行,節目可看性乏味可陳、狀況連連,也反映在收視率上—CW播放的影評人選擇獎收視率比去年下降了69%、NBC的金球獎掉了62%、TNT與TBS聯播的演員工會獎掉了52%。過去幾年奧斯卡頒獎典禮的收視已有逐年下降的趨勢,去年《寄生上流》締造奇蹟的那一晚,僅有2300萬收視戶,創下歷年新低,若今年的頒獎典禮跟前面所提的這幾個前哨獎項一樣掉了超過50%,那麼今年頒獎典禮將僅有1200萬觀眾如此令人沮喪的數字。

三位身經百戰的製作人,共同的目標便是:減少對Zoom的依賴 (他們的共同新聞稿以Zoom-less稱呼本屆頒獎典禮)。預計在防疫措施的允許下,盡可能地讓與會者能有實體的互動,口罩將是必備,所有出席者將會現場測量體溫,且必須提供短期內檢測陰性的證明,現場還安排了小型的醫療級檢測站以防臨時狀況發生。

配合目前美國防疫政策,室內不得過多人聚集的規範,除了長年以來作為典禮舞台的好萊塢杜比戲院,位於洛杉磯市中心的中央車站也將成為頒獎典禮的場所之一,兩地距離不到一小時的車程,將因應現場情況進行人員的調配,另外考量到居住於美國外、或是人在海外拍攝新片的入圍者,短期內不方便入境美國,典禮單位也將在倫敦BFI Southbank、巴黎Canal+ Studio等世界各地10個具有象徵地位的地點同步舉行實體典禮,並配合美西時間與洛杉磯主體頒獎典禮連線。

而對於仍有心想前來洛杉磯的入圍者,典禮單位將安排檢疫隔離住所,美國政府也在幾週前特別將這些人士列為「必要工作人員」(essential worker),放寬其檢疫隔離的規範 (在台灣就類似國際航班機組人員的規範),包括以《花漾女子》入圍影片、導演、劇本項目的艾美爾拉德芬內爾(Emerald Fennell)、《醉好的時光》入圍國際影片與導演項目的湯瑪斯凡提柏格(Thomas Vinterberg)等入圍者,都已在近期抵達洛杉磯進行短期檢疫隔離。

AP_21105769470534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而過往頒獎典禮上,入圍最佳原創歌曲會在現場演唱的慣例,在本屆也有所更動,〈Fight For You〉、〈Hear My Voice〉、〈lo Sì (Seen)〉、〈Speak Now〉四首入圍歌曲的演唱,將會在準備開幕的奧斯卡博物館屋頂的圓形劇場,以現場預錄的形式,於頒獎典禮前兩小時的暖場節目《Oscars: Into the Spotlight》播放,而第五首〈Húsavík〉,將會由原唱Molly Sandén於冰島的Húsavík連線演唱。

在所有頒獎典禮結束後,還將舉辦一場會後派對節目《Oscars:After Dark》,除了總結當晚的節目亮點,也象徵奧斯卡與全世界的影視產業,將在疫情的黑暗後浴火重生。本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的主題為「Bring Your Movie Love」,希望眾人能持續深愛著奧斯卡所代表的電影產業,也呼籲大家能繼續為愛所奮鬥。

奧斯卡頒獎典禮將在台灣時間下週一早上舉行,在一場疫情過後,各大頒獎典禮仍在思索著它們存在的目的與價值,而作為觀眾,我們無非希望這些獎項能頒給實至名歸的得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