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輕忽病毒變異,確診數驟升世界第二,暫停「疫苗外交」衝擊全球防疫

印度輕忽病毒變異,確診數驟升世界第二,暫停「疫苗外交」衝擊全球防疫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度第二波迅速的病毒傳染,是由於人們放鬆警惕,開始參加婚禮和社交聚會,以及政府允許政治和宗教集會而加劇的。

編譯:吳宗宜

印度防疫疏忽造成病毒變異,感染人數驟升世界第二

今(2021)年3月,印度衛生部長瓦德漢(Harsh Vardhan)才向世界宣布,「印度的疫情將邁向終結」(in the endgame),並盛讚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領導是「國際合作的楷模」(example to the world i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瓦德漢的樂觀是基於印度前陣子「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感染病例的急遽下降,在去(2020)年9月每日平均新增感染病例達到9萬3000例的高峰後,感染人數穩定下降,在2月中旬,印度每日平均新增案例減少到1萬1000例。

自去年以來,政治人物、專家及許多媒體都認為印度疫情最黑暗的日子已經過去,去年12月,印度中央銀行官員甚至用古詩來形容印度經濟,「自漫長冬黑夜步向陽光遍撒之地」(breaking out amidst winter's lengthening shadows)。

2月底,印度政府宣布進行五個重要邦的選舉,其中有1.86億人將投票選出824個地方議員。從3月27日開始,民調將持續一個月,就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而言,選舉將分為八個階段進行,競選活動如火如荼地開始,而政府沒有擬定安全措施和確保社交距離。

3月中旬,板球委員會更是讓13萬多名大多未戴口罩的球迷入場,觀看在古吉拉特邦(Gujarat)的莫迪球場舉辦的印度對上英國的兩場的國際板球比賽。

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疫情開始惡化,印度開始遭受第二波病毒的襲擊,城市被迫緊急封城。到4月中旬,該國平均每天新增10萬以上的病例,而4月18日更打破過往單日紀錄,新增超過27萬例和1600例以上的死亡案例。

印度感染武漢肺炎人數驟升,目前居世界第二,2021年4月22日印度累積感染病例達1592萬4806人,死亡人數高達18萬4672人。

專家說,第二波的變種病毒傳播的速度較原病毒迅速,在喀拉拉邦(Kerala)的武漢肺炎行動小組法薩胡丁(A., Fathahudeen)博士表示,「病毒迅速擴散並非完全在意料之外,因為政府已在去年9月到今年1月疫情趨緩下放鬆了警戒。大型的宗教聚會、大多數公共場所的重新開放,以及擁擠的選舉集會都是病毒擴散的原因。這波疫情在2月初就顯露端倪,但我們沒有採取行動。大家都沒有正確的認知,包括人民和官員在內都沒有採取適當措施防禦第二波疫情。」

根據《BBC》報導指出,許多印度城市有長期的病床短缺問題,這顯示在社群媒體上許多急切求救的貼文上,全國各地都有病人因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而死亡的消息傳出。疫情嚴重的城市如德里、孟買和阿默達巴德幾乎已沒有空的病床,其他大城如勒克瑙、博帕爾、加爾各答、阿拉哈巴德和蘇拉特的情況也相去無幾。

公衛專家班(Anant Bhan)表示,官員們沒有利用疫情低檔期更新醫院的設備,他說,「我們並沒有從第一波疫情中學習到教訓,那時很多城市的病床都快用完了,我們應該從那時候就開始準備。各邦與中央政府之間似乎缺乏協調以供應氧氣和必要藥品,我們需要一個統一的指揮,各邦之間也應該共享資源。而現在政府要在短時間內建好新設備,並確保良好的醫療品質,將是一項「艱鉅的任務」(daunting task)。」

每日因感染病毒死亡的人數急劇上升,火葬場在多個城市中晝夜不停地運轉,人們不得不等待許多小時才能將死者屍體火化或埋葬。專家告訴《BBC》說,這表明實際死亡人數可能比統計上來的更高。

北方邦(Uttar Pradesh)首府勒克瑙的一位攝影記者也表示,4月14日他在該城市的火葬場至少看到超過100具屍體被焚燒,但當日官方的死亡數據只有85人。他說,「火葬場附近的天空變成了橙色,我現在仍然會對此起雞皮疙瘩,我們絕對沒有從政府那裡得到正確的死亡數據。」

班也說,「在較小的城鎮甚至在某些大城市,檢測設施仍然很差,在這些地區,我們可能少算了許多死亡案例。我們需要數據上的更多透明度,因為它有助於管理局勢,並清楚地顯示當前局勢的嚴重程度。」

印度當局於3月25日宣布,已從不同省收集的樣本中發現了一種新的「雙突變體」(double mutant)病毒。病毒學家賈米爾(ShahidJameel)解釋,「病毒棘蛋白(spike protein)關鍵部位的雙重突變可能使該病毒更具感染力,並使其逃脫免疫系統的攻擊。」

並表示病毒變異是目前第二波疫情僅有的「合理解釋」(logical explanation)。英國衛生部現在正在調查雙突變體病毒是否更容易傳播,並使原本的疫苗無效。

賈米爾也表示,印度政府「相當晚」(fairly late)才開始研究變種病毒,到去年12月,印度僅完成了5000個樣本的基因定序。2021年1月,印度政府組建了多個新的實驗小組以加快定序速度,這些實驗室於2月開始運作。

他感嘆道,「但不幸的是,第二波疫情開始了,定序5%病毒總樣本的目標未能實現。但如果能在某個地區更早發現更具傳染性的變種病毒,就可以迅速採取公共衛生措施,阻止其在社區中擴散,採取這些措施『永遠不嫌晚』(never too late)。我們需要加強安全規定,為人們迅速接種疫苗,並留意病毒突變。如果我們做到所有這些,就可以大幅減少感染人數。」

AP_2111233364736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疫苗外交

印度總理莫迪在1月16日印度全國開始接種疫苗後,宣布了「疫苗友誼」(vaccine maitri)的計畫,向全世界的發展中和低收國家贈送印度製的疫苗。

至4月18日,印度人民施打了近4500萬劑的疫苗。同時從1月起,印度透過世界衛生組織支持的COVAX機制或商業買賣,向76個國家運送了超過6000萬劑疫苗,這顯示了印度強大的疫苗生產能力,以及利用它來提升該國全球形象的企圖。

該計畫不僅向其南亞鄰國提供疫苗,而且還向非洲、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國家提供疫苗。在全球疫苗和免疫聯盟(GAVI)的協助下,至少有37個國家接受了印度製造的疫苗,其中17個是通過COVAX免費獲得的。

作為世界第三大藥品生產國,印度在武漢肺炎疫苗生產的競爭中是一個強有力的競爭者,印度的藥廠生產世界上近60%的疫苗,包括白喉、百日咳、破傷風、結核病和麻疹的疫苗。

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按產量計算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生產機構,正生產由牛津大學和AstraZeneca公司合作開發的Covishield疫苗,而印度的巴拉特生物技術公司Bharat Biotech正在生產Covaxin疫苗。

印度製的藥物相較歐美大國更便宜,特別是對於低收入和發展中國家來說更是一大誘因。在富裕國家被廣泛被使用的輝瑞(BioNTech)和莫德納(Moderna)疫苗,價格分別為每劑19美元和32至37美元。

在印度,雖然疫苗尚未在市場上公開出售,且製造商均接受政府的補貼,但總體而言疫苗每劑價格仍然便宜得多,如Covishield疫苗每劑訂價為13美元。

除了便宜之外,印度製的疫苗更適合冷鏈基礎設施薄弱的國家,因為輝瑞和莫德納疫苗都必須在攝氏零度以下的溫度保存,而印度製的疫苗可以在攝氏2至8度(冰箱溫度)保存

除了幫助發展中國家外,印度的疫苗外交還可以作為拓展印度軟實力的有效工具,鞏固和加深鄰國與印太地區國家的關係。

多年來,印度一直在遊說各國讓其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特別積極與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區發展中國家建立關係。印度的努力可能在2023年其主辦G20峰會、同時擔任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時有所成效,讓這些國家投票支持其主張。

此外,印度的疫苗外交也是在與中國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的背景下進行的。繼去年兩國曠日持久的邊界爭端後,莫迪總理強調印度需要在商品和服務的生產中「自力更生」(atmanirbhar),並在全球價值鏈中發揮更加關鍵的作用,印度在疫苗競爭中展現出的實力,便是此政策具體而有力的成果。

然而,由於輸出越來越多的疫苗,使印度國內疫苗緊缺,國內對其疫苗外交政策出現質疑的聲音,4月10日印度宣布暫停所有疫苗輸出,加速國內疫苗接種。

印度第二波迅速的病毒傳染,是由於人們放鬆警惕,開始參加婚禮和社交聚會,以及政府允許政治和宗教集會而加劇的。隨著新增感染病例的減少,人民注射疫苗的意願也降低,這減緩了疫苗接種的速度,印度7月底之前為2.5億人接種疫苗的目標可能難以達成。

對此,彭博社專欄作家夏爾馬(Mihir Sharma)表示,印度國內施打疫苗的速度緩慢,估計到今年7、8月時接種率僅22%。「這是印度的典型,政府自大、超民族主義(hyper-nationalism)、民粹主義和官僚的無能導致了危機。」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