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藥命交錯》之外,還有哪些小人物對抗強權的改編電影?

除了《藥命交錯》之外,還有哪些小人物對抗強權的改編電影?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實事件改編,為正義不畏強權片單。

一行「改編自真實事件」的字樣烙印在銀幕上,往往是一種當頭棒喝的提點,它不僅代表了相當的可信度,還暗示觀眾,你將看到的一切並非遙不可及、事不關己。

創作者藉由影像的強大力量,將真實事件搬演上屏幕,運用戲劇還原或強化張力,焊接了觀者與鏡頭內的世界,並供給情懷、觀點和警示。另一方面,無懼強權、為自身價值觀挺身走入前線的人物,是觀眾所愛,對上鯨魚的蝦米,成為黑盒子中每雙眼睛投射的方向。

在第93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入圍之列,就有艾倫索金(Aaron Sorkin)的《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編導極力營造時代氛圍,並細膩調度片中眾多人物故事線,手筆繁複,成功呈現政治審判下的各方心思,亦不乏詼諧潤滑,點綴攻防緊促的法庭戲,令人莞爾;至於恰卡金(Shaka King)的《猶大與黑色彌賽亞》則採臥底身份為切入點,將觀眾丟進爭議人物立場擺盪的心緒,導演對每一角色的關懷,讓我動容。而以上,也不過都是距今不遠的1960年代而已。

除了劇情片,揭露二戰之後歐洲最嚴重種族滅絕事件的《阿依達的救援行動》,代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聯邦搶攻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直搗羅馬尼亞國家政治與醫療體系惡垢的《一場大火之後》,一舉提名最佳國際影片、最佳紀錄片兩項大獎,亦都是力道萬鈞的扣人心弦之作。談到紀錄片,也想提及本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專闢的「敬!香港/CHINA獨立紀錄片」單元,從策展用電影撐香港、記中國,亦引起深刻迴響。

至於近期院線呢?《環保少女:格蕾塔》紀錄了連續三年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氣候行動家格蕾塔童貝里(Greta Thunberg);強尼戴普(Johnny Depp)監製並主演的《惡水真相》,將日本最惡名昭彰的環境公害事件譜為影像;更不用說陣容豪華的《藥命交錯》,引爆了潛伏全球的致命危機。

本篇文章將從新片《藥命交錯》出發,連帶探討近年幾部真實事件改編、為正義不畏強權的佳作。有些故事,不能忘記、也別害怕想起來。

《藥命交錯》(Crisis)

電影海報上「藥到命除」的宣傳文案,像是句玩笑話,研發藥物是為了除病,怎會是除命?正因如此,當觀眾潛身真相,才感到如此駭目驚心。

據悉,美國平均每天有近150人因服用「成癮性藥物」過量而死亡,鴉片類處方藥物濫用更造成每年約785億美金的經濟負擔,成為新型態的毒品危機。本片敘事結構建立在三位主要人物故事線,從各自發展、到交錯論述,也藉此為作品打造出力度漸強的演奏層次,雖不是嶄新手法,但掌握地游刃有餘,有效推進角色們「不可能的任務」的劇情流線。

電影集結眾多台灣影迷的熟悉面孔,奧斯卡影帝蓋瑞歐德曼(Gary Oldman)飾演的大學教授,在藥物研究過程中,意外發現號稱不會上癮的新型止痛藥,只是隱身在用藥時間尚未拉長的假象,面對上下交相賊300億台幣的龐大利益,展現出吹哨者在沈默螺旋之下的兩難。

「黃蜂女」伊凡潔琳莉莉(Evangeline Lilly)的支線,則拉出醫療結構局外人的介入,這位剛戒掉毒癮的母親,痛憤於兒子因無辜捲入毒品走私而慘遭殺害的悲劇,展開自己能力所及的報復旅程。

影帝蓋瑞歐德曼《藥命交錯》揭開醫界毒梟真面目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提供

近來被好萊塢放生的艾米漢默(Armie Hammer),飾演的美國緝毒局警探一角則是警力代表,其鋌而走險在販毒組織中的臥底情節,是觀影時腎上腺素來源擔當。篇幅零星的親妹毒癮編排,可看出編導的另種心思,哥哥以緝毒為志業、妹妹因毒品而淪陷,同一屋簷的手足如何彼此牴觸?能否和解?是醫學危機毒伸平凡家庭的有力例證,無孔不入。

其實,無論是因職業道德、摯愛與失去,還是工作使命,「藥物」才是《藥命交錯》真正的主角,它是治療與成癮的雙面刃,也是結構內外、上下均被侵蝕的符碼,在這個沒有超級英雄的世界裡,公開的秘密繼續上演。

《壞教育》(Bad Education)

2020年在台灣上映的《壞教育》,是編劇麥克馬克斯基(Mike Makowsky)依據自己高中時期真實經歷創作的故事,將十年前震驚全美的羅斯林高中醜聞搬上大銀幕,更曾被列進2016年的好萊塢劇本黑名單。

劇情講述在教育界享負盛名的法蘭克塔松,是一名對教育充滿熱忱、魅力十足的學區負責人,在他和同事潘葛拉肯的帶領之下,紐約羅斯林學區升學率在全美排名第四,飆升的大學錄取率帶動周邊房價與社區發展,而他們的野心不僅於此。直到某天,羅斯林高中的學生瑞秋在撰寫學校建案的校刊報導時,無意間發現了校內帳目的各種謬誤,在她的調查之下,法蘭克的真實面目與攸關數百萬美元的校園弊案逐漸水落石出。

休傑克曼新片扮教育菁英
Photo Credit: 甲上娛樂提供

導演柯瑞芬利(Cory Finley)2017年的長片執導處女作《良種動物》曾獲獨立精神獎最佳首部劇本獎提名,精緻穩健的畫面結構,與恰到好處的推進節奏,在觀眾心癢之餘,時時餵出可以前往下一關卡的趣妙線索,展現屬於創作者既通俗又獨特的氣質。而這樣的調度掌握被移植、改良至《壞教育》,呈現出沒被戲劇張力犧牲的品味標準,甚至更為高竿。

針對休傑克曼(Hugh Jackman)的演技水準,在此不多贅述,我對此角色的血肉形塑,更具興趣。教育家法蘭克塔松絕非善惡二元論之下的產物,從欲利用體制翻轉體制,到最後被體制淘洗,英雄與反派的雙生於焉而成,電影不為情緒出口而生,反倒要觀眾探見,縱身沉淪的優雅弧度,是在怎樣的畫布下被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