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超歐趕美在即?歐美媒體不同調

中國超歐趕美在即?歐美媒體不同調
Photo Credit: Karl BaronCC BY 2.0
Photo Credit: Karl BaronCC BY 2.0

Photo Credit: Karl BaronCC BY 2.0

經濟學人的年底專刊報導了一個有點爭議性的文章。

文章開頭還蠻聳動的:「上個世紀的此時,一戰前夕,和現在都存在一些讓人不安的相似處。」

作者接著闡述當時的全球化程度,電報,蒸汽船,金本位制,相對寬鬆的法令等。也許沒有Skype或Fedex空運,但國際,尤其德國和英國之間的貿易程度不亞於現今。

依照這個歷史背景,作者比較「現在的美國是當初的英國,漸衰的霸權,沒辦法確保全球安全。它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是當初的德國,一個新的經濟強權,抱持強烈的本國意識且不停的武裝自己。」

這個比喻也許有點偏激,作者自己承認,但還是呼籲警惕是必要的,因爲國際關係正從本質上改變。美國Foreign Policy網站在2011年刊登一篇名為「再思索:美國的衰弱(Think Again: American Decline)」的文章,對比中國,蘇聯和日本挑戰美國的情形。

「蘇聯會崩落因爲它的經濟系統十分欠缺效率,這個致命的缺陷當初沒被認出因爲它從沒在國際市場上競爭過。而日本從來不是老大的候選人。日本人口少於美國的一半,這代表平均每人要比美國人富有兩倍才有可能成爲超越美國的經濟體。這不可能發生。相較之下,中國人口是美國的四倍。高盛2008年前預測中國經濟2027年將超越美國,這是在金融危機之前。依照目前的腳步,中國很有可能在那之前達成目標。」

這篇文章的下了一個憂心忡忡的結論:「中國這次是來真的。」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至少不會那麽快。美國哈佛大學前校長,同時也是很受重視的經濟學家,Larry Summers,11月出版一篇報告,質疑中國繼續增長的可能性。他甚至發明「亞洲欣快症候群(Asiaphoria)」來稱呼那些堅信亞洲新興大國的快速增長會持續的人。

Summers總結:「中國已經經歷史無前例的超快速增長。通常緊跟隨高速成長的是全面回歸平均值,而且是很猛然的跌落。」

彭博社的作家 William Pesek也深有同感。「歷史告訴我們沒有人能永遠優於整個世界系統。沒有經濟體能避免它的過剩或缺失—或兩者—在某個時段把成長給摔出軌道。」

Pesek列舉幾項中國致命的缺點,其中包括貧弱的機構和司法系統,竄升的財富差距以及糾結的地方政治。「這些目前都被人們忽略,也許是過盛的信心造成的盲目。一旦投資人開始恐慌,這些缺點將推波助瀾。」

從目前中國預估今年的GDP 7.6%–14年最低點—來看,反對派似乎佔了上風。儘管政府之前的打壓,房市泡沫和影子銀行仍肆無忌憚的擴張。謝國忠(他曾準確預測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最近已提出警告,量化寬鬆(QE)一旦退場泡沫將會破裂。

不過一切還很難説,正如中國今年成功避開硬著陸一樣。用經濟學人的比喻,如今看來中國有可能是二戰時的德國,大殺四方,但也有可能是意大利,一開戰(QE退場)就兵敗如山倒。

唯一明顯的是它身為世界經濟成長引擎的地位已遭到強烈質疑,而台灣依靠中國的程度現在不應只是政治的考量,更是一個實在的經濟議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