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政府力推《綜合法案》拼經濟,犧牲雨林改種具經濟價值的油棕樹引環保​​疑慮

印尼政府力推《綜合法案》拼經濟,犧牲雨林改種具經濟價值的油棕樹引環保​​疑慮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為全球棕櫚油產量最高的國家,2020年棕櫚油估計帶來了230億美元(約6461億新台幣)出口額,但代價是不斷開發原本孕育豐富物種的熱帶雨林。

印尼國會去年(2020年)10月通過《創造就業綜合法案》(RUU Cipta Kerja,簡稱綜合法案)為吸引外國投機並促進就業,簡化並鬆綁勞工和環境等繁複法規,引發勞工抗爭與環保團體的批評。一系列據此實施新規定,包括放寬油棕樹種植園種植園使用森林土地,也持續引發爭議。

路透社》報導,印尼婆羅洲的農民Albertus Wawan經營著一家小型油棕樹種植園,位於森林保留區上。Wawan希望政府推行新規定,可以讓他的土地被認定為合法種植園,並獲得相關補助。

根據印尼政府新規定,只要農人在其上生活20年且面積不超過五公頃的土地,就可以解除森林保護狀態。另外一個新機制,則允許農民可以在森林保護區持續經營種植園,直到作物都長滿15年,不過他們必須為使用森林資源付費給政府,也要另外繳納林地復育費用。

這項政策轉變,是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為了促進經濟,推動一系列以環境為代價的自由化措施當中一環。

綜合法案背後牽涉超過79項法律,將影響種植園、能源等產業的規範。印尼政府希望藉由綜合法案梳理過往對投資龐雜法律流程,並放鬆相關管制,活絡外國投資與就業,但也引發削弱勞工權益、恐對環境產生衝擊等爭議。

據我國駐印尼代表處指出,印尼國會審議完成的立法案,需再交由印尼國務秘書部辦理後續法律生效程序而且,法條中的諸多規範,尚待印尼經濟協調部研訂相關「施行細則(Regulation)」,據以執行。

路透社》報導,印尼為全球棕櫚油產量最高的國家,2020年棕櫚油估計帶來了230億美元(約6461億新台幣)出口額,但代價是不斷開發原本孕育豐富物種的熱帶雨林。部分西方國家因為森林砍伐的疑慮,已對棕櫚油設下更嚴格的審查,像Wawan這樣希望自己的土地可以透過新規定合法化的數千名小農,也引發環保團體關注。

新規定恐怕讓小型種植園和小公司砍伐森林從事砍伐森林不再違法,意味著他們可能只要付罰金而不必負刑事責任,印尼最大的環保團體印度尼西亞生活環境論壇(Walhi)成員Wahyu Perdana指出,「如果新規定持續實施,可能構成更大的森林砍伐危機。」

然而,Wawan也質疑,2015年政府將他種植園所在的土地劃為森林保留區時,他只被單方面知會,「我們被認定為違法,但是這塊土地在印尼1945年獨立以前,就已被我們祖先世世代代使用。」

上月國會聽證會(編按:國會研擬立法政策時收集與分析各界意見資料或調查事件的會議)中,環境與林業部級秘書長Bambang Hendroyono也否認綜合法案將註銷原先土地非法使用狀態,並表示只會允許已使用森林持續特定時間的農人,可以透過合法流程繼續使用土地。《路透社》尋求印度環境與森林部的評論,但並未得到回覆。

關注印尼雨林、環境議題的獨立媒體《Mongabay》報導,去年11月,35個來自全球投資者反而對綜合法案表達憂心。「我們擔心對於(開發)許可、環境法規達標監測、大眾諮詢、 違法制裁制度的改變,對環境、人權、勞權帶來顯著的不確定性,可能衝擊到印尼市場吸引力。」他們致印尼政府的信中指出,「我們認為印尼近年保護熱帶雨林上的努力,可能會被新法案阻礙。」

婆羅洲雨林照片AP_11010911024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圖為人猿在婆羅洲雨林的照片,婆羅洲的雨林之中,有許多頻臨滅絕的物種。

恐影響50萬公頃土地

路透社》報導,小農土地若獲得合法的法律地位,還有另一個好處,可以加入政府的「重新種植方案」——用更好的幼苗取代低產值樹木。

53歲的婆羅洲小農Kanisius Tereng說,有些農人的種植園位於森林保護區所以被收回,他為了避免此情況,花了三年申請加入重新種植方案。「重新種植方案還需要很多必要的配套條件,這也是為什麼現況毫無進展的原因。」

不過,棕櫚農協會Apkasindo指出,大概80%的成員申請重新種植補助未被批准,駁回的理由是他們的土地位於森林區域。

印尼經濟統籌部副部長Musdhalifah Machmud指出,對於重新種植計劃遇到的難題,新規定將提供解決方案。印尼政府表示,印尼大約共有337萬公頃油棕樹種植園位於森林區,有官員指出,預計讓240萬公頃土地加入重新種植方案,當中估計有50萬公頃(編按:約等於18個台北市面積)位於森林區。

印尼政府聲稱比起其他植物油,棕櫚油產能更高且對環境損害更小,而且提供了大量農人生計來源和工作機會。印尼政府表示,重新種植計劃可以促進小農在既有農園產出和收入,取代增加新的種植面積,也不鼓勵以焚燒的方式清理農地——焚燒整地常導致森林大火。

儘管政府強調新規則的益處,環保團體Walhi的成員Wahyu指出,印尼過往在環境保護上常有糟糕紀錄,當局經常沒有真的強制收取破壞森林的罰款,包括引發2015年森林大火的而被判處有罪的種植園。

不只是新規定引發森林砍伐的疑慮,棕櫚油業產生的污染物也被放寬。《Mongabay》報導,綜合法案一系列去管制化規定下,2月2日,印尼政府也將棕櫚油煉製過程產生的廢棄物——廢漂白土(Spent Bleaching Earth,SBE),從有害工業固體廢棄物名單中剔除。由於廢漂白土含有殘餘油污,可能造成土地或水資源汙染,2014年原先是列在有害廢棄物中加以管制。

shutterstock_123485086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圖為位於婆羅洲南端的丹絨普廷國家公園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