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em」是排灣族語的種植,也是「卡路風工坊」不斷循環的圓夢種子

「Talem」是排灣族語的種植,也是「卡路風工坊」不斷循環的圓夢種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卡路風工坊在三年內從一個投幣式卡拉OK空間,到樹屋小米教室再到廚房,接下來即將要開始轉型,藍保將用兩年的時間準備更貼近部落家園的地點,以及更完整的工藝教室。

台東縣達仁鄉,是台東縣內人口相對較少的行政區域。近年為了支持鄉內的民眾創業,鄉公所先是於2015年向內政部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申請「花東地區養生休閒及人才東移推動計畫,在近年中央的計畫結束後,公所也自2020年起自行撥經費續辦「點亮達人圓夢計畫」。不但提供圓夢金,也委託專業團隊協助成為陪伴在地的角色。這些返鄉圓夢家、移居者是如何在達仁這塊土地上扎根呢?

卡路風工坊的角色,從小米作為部落的心與眼開始

在前往達仁鄉的土坂村路上,我們會看到一個名叫卡路風工坊的地方,坐落著一個戶外式廚房、樹屋與小米教室,在樹屋上我看到「Talem」一字,「達仁的Talem是種植的意思,當我們不再種植小米,那我們就失去永續土地耕耘的精神了。」卡路風工坊的主理人藍保如此介紹著。工坊可以是旅人認識土坂的入口,是鄉間傳承文化的教室,也意味著工坊扮演著種下「農藝」、「工藝」、「獸藝」的培植者角色。

圖片1
Photo Credit: Mori
Talem在排灣族語中是種植的意思,這張圖就能代表Talem的意涵

而為什麼選這三種角度切入做部落的事呢?我以為會得到一個冠冕堂皇的目標,然而真相是真實的:根源是因為擅長。

對藍保來說,他長期不間斷地在耕作,從耕作的生活情節中學習小米文化、小米的信仰與祭儀,再從與四季共存的生活中認識土地、理解山林哲學。換言之,1至3月是春耕小米播種的時期,5至6月是動物繁殖期、7月和8月是採收小米的時節,也是狩獵季、12月1月則是漁獵時節,從一整年的環境更迭中了解宇宙星辰的變化,學習農事與動物孕育保護間的智慧,而這一切最根本的在地哲學是從小米開始。

圖片2
Photo Credit: Mori
卡路風工坊主理人藍保.卡路風(Lanpaw Kalijuvung)

在理解卡路風的思考哲學後,他的第一個角色便開始清晰了起來——那就是推動村內外的文化教育與交流。達仁鄉的土坂村是少數完整保留五年祭儀的部落,可說是文化大鎮,位在土坂內的土坂國小也被稱文化小學,然而土坂村中並沒有國中,在達仁鄉內也沒有高中、大學,因此在面對全齡文化教育時,無論在軟體師資或硬體的教室場域方面,都有一塊缺口。

因此,卡路風工坊便化身為部落教室,在寒暑假期間舉辦師資培訓課程,在收穫祭前後傳承部落祭儀,這樣的角色在於認識自己與認同自己,而此時也就像是日本所謂的關係人口第一步,挖掘、保留與傳承在地的人。在台北、台中的族人們趁假期與祭典期間返鄉,卡路風就像是他們的旅都,如臍帶般補足生命的文化養分。

圖片3
Photo Credit: Mori
卡路風工坊小米教室

第二個角色是平台,從認同中長出共好,卡路風與台東縣達仁鄉土坂社區發展協會展開導覽活動,由藍保與部落互相協助培訓部落導覽員,從文化、環境、設施到遷徙,再到傳統領域與祖先的智慧。讓部落中從農、從事製造業的雜工的族人多一項副業,也從中也試圖培養對外的文化導覽人。有了導覽這一層功能後,卡路風也能指引旅人在部落中不盲目、不盲從也不忙碌,形成旅人進到部落前的重要借問站。

第三個角色是串接,在卡路風成為一個媒介平台後,無論是與國小、國中高中和大學,或是縣府、非營利組織,都開始填滿卡路風工坊的行程日曆表。像是與屏東文樂部落和屏東大學原住民專班合作農耕共學講堂,帶學生向部落學習。又或是各校的大學社會責任(USR)計畫團隊帶團來達仁鄉交流。此外,藍保也認為,一年應該要嘗試申請上一項政府計劃,如此一來才能了解政府社會現在的目標走向,也能同時檢視自己的方向,不能與外界完全切斷關係。以卡路風來說,在文化部、教育部和公所皆有所連結。

經過三種角色的洗禮後,卡路風工作站的角色為地方減少彼此相忌的緊張關係,帶來合作的契機,也促使更多人、讓達仁鄉公所理解所謂「民間五花八門的角色和活動」,試圖讓公部門與私部門有更多能「一起嘗試看看」的合作契機。

圖片4
Photo Credit: Mori
上一個五年祭由攝影家何經泰老師拍攝藍保的肖像

在尋找認同的路上修補認同、貼近根本

「我現在已經要搬家了,兩年後就要離開,已經找到地方了,這裡車子來來回回會打斷創作,一定要轉換地方。我太太問我『你的客人怎麼辦?』我說喜歡的人會追著Talem走,他們已經習慣這個平台了。」在三種角色之後,藍保的卡路風工坊開始就入沈澱省思的階段。卡路風工坊在三年內從一個投幣式卡拉OK空間,到樹屋小米教室再到廚房,接下來即將要開始轉型,藍保將用兩年的時間準備更貼近部落家園的地點,以及更完整的工藝教室。

「去年我完完全全認識了我自己,我不適合接待客人,也不大適合接待貴賓,因為這貴賓如果行為舉止不是很好,我沒有辦法忍耐,但是我如果今天是在做我喜歡的一件事情時,我透過行銷販賣有經濟基礎,我找到可以做的東西,我不用忍耐,我從導覽的經驗中去學習。」藍保談到了在追求認同的道路上,是該開始面對自我與土坂外部的關係。

現在部落導覽全部是由土坂社區發展協會來營運,在遊程安排上,也和土坂村內的金宿民宿合作,此外,協會所在地也有了一個與卡路風工坊一樣的廚房。這樣一來,在部落中,當家園廚房與部落教室遍地開花時,也就符合Talem的精神,而從部落長遠的發展來看,部落內的文化讓自己人與外面的人有更多的選擇時,便是一個正確、正向的發展。

圖片5
Photo Credit: Mori
卡路風工坊南方廚房,窯烤爐灶區分素食與葷食爐

而自我與土坂內部的關係,則是更靠近「家」——未來卡路風工坊將搬到部落內,靠近藍保父親家旁,他希望當他邊做快樂的事情時,如同國寶的家人們能在一旁,一方面讓後輩在說族語時可以隨時修正發音與用法,另一方面也讓大人看看「我們這個達仁在運作什麼」。

藍保認為以前父母親揹著大家做農事的那個時代,為什麼現在看不到了?為什麼父母工作時孩子得由保母去托育?為何反而在當代當大家都學習更多、學歷更好後,卻是排除更多事物?另一方面卻把全部的事情美化。為何人們在擁有知識後無法像農業時代時那般融入家園呢?

成就「Talem」,共同種下更多根植於土地的種子

未來的卡路風將會有一個工藝教室、一間藤編教室、還有編織教室,不同的教室背後代表他們正圓著竹編、織物等編織技藝的夢-達仁鄉有越來越多人正在圓夢,且這些夢想並不只是紙上談兵而已。

圖片6
Photo Credit: Mori
每一個木製牌子都是卡路風工坊開幕時的互動式客製邀請卡

達仁鄉的圓夢計畫會一直一屆又一屆舉辦下去,每一屆的獲選者都能互相聯絡、互相支援,在計畫中很鼓勵大家交換想法,藍保身為第一屆的獲選人,他認為所謂的圓夢,一定要從想要做的事情慢慢嘗試開始做,然後才搭配政府相關圓夢計畫。換言之,盡量不要直接就申請圓夢計畫,不然一開始自己要面對所有的訊息,在創業初期一定會受不了。

「一切要先從『喜歡的事』開始,慢慢增加,讓創業的歡喜和思緒不會被打斷。」

「這是達仁散發出去的資訊、散發出的能量。土坂是文化大鎮,但是他的工藝是土石流狀態,現在大家知道這個危機,大家越來越開始做自己家裡很會的事情,工藝會越來越出現,然後重新學習、重新找回。」藍保訴說著卡路風2.0的使命。「他們不是被創生,是被啟發。」那些家家戶戶日常擅長做的事、一直不停在做的工藝應該要繼續做,要流傳下去。大家一起成就「Talem」,共同種下更多根植於土地的種子。

(本篇感謝藍保.卡路風接受訪談,謝謝台東邸Tai Dang -創生基地呂安安排邀訪,謝謝張鎧麟協助校正)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