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說「低薪是貪污的溫床」,但高薪也未必養廉

柯文哲說「低薪是貪污的溫床」,但高薪也未必養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文哲受訪時為政務官過低的薪水叫屈,認為台灣應仿效新加坡的高薪制度;也提到台灣低薪多事的環境,將會成為滋生舞弊的溫床。原來金錢不只可以誘發舞弊,還能反過來成為舞弊終結者?

悠遊卡新任總經理邱昱凱的人事案,在4月8日台北市議會開議前鬧得沸沸揚揚。由於邱昱凱曾為台北市長柯文哲選舉時的網路操盤手,且在悠遊卡服務僅兩年即升任總經理,加上年薪若依照慣例將高達350萬,立即引起一片譁然。

柯文哲邱昱凱黃珊珊議會同台備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北市議會第13屆第5次定期大會上,台北市長柯文哲(右起)與悠遊卡公司總經理邱昱凱、副市長黃珊珊一起上台備詢

柯文哲受訪時為政務官過低的薪水叫屈,認為台灣應仿效新加坡的高薪制度;也提到台灣低薪多事的環境,將會成為滋生舞弊的溫床。

原來金錢不只可以誘發舞弊,還能反過來成為舞弊終結者?

讓我們從中國古代官場看起。

低薪確實助長腐敗

根據《頑疾:中國歷史上的腐敗與反腐敗》一書研究,對於俸祿錙銖必較、總是佔官吏便宜的「薄俸制」朝代,如東漢中後期、南宋、元明清等,由於官吏表面上的收入無法過上體面的生活,手中又掌握了不受約束的巨大權力,在「餓犬護肉、渴馬守水」的壓力與誘惑交織之下,絕大多數連頭也不回的直奔舞弊懷抱。

只有極少數節操高尚的清官廉吏,能夠奮力對抗。像是明朝高官禮部侍郎鄒師顏,按理說光靠俸祿應該可以過上正常的生活。沒想到對灰色收入分文未取的他,最後落得「貧不能葬」。有「海青天」之稱的淳安縣令兼自耕農海瑞,不過是上市場買兩斤肉為母親慶生,竟然成了當時全國最熱門的新聞,還載入史冊。

若你無法體會清廉怎會如此困難,可以想像過著跟清代最窮京官劉光第一樣的生活:負擔不起天龍國(北京城)的高房價、只能住在郊外廢棄菜園的舊房舍,沒錢買車(馬車或轎子)所以每天步行十公里上班,吃飯只能吃摻有塵土、快發霉的老米(通常為飼料用),兒女衣服破舊讓人以為是乞丐,家中棉被蚊帳全都破爛不堪……

在這樣貧困的生活之下,誰有把握能跟這些清官一樣,堅持不收賄呢?可見低薪確實助長腐敗。

然而只要調高薪資,舞弊即能絕跡嗎?

高薪未必養廉

「高薪養廉」概念並非新加坡或香港獨創,從漢宣帝針對底層公務員的「增祿養廉」,到清雍正的「養廉銀」都有類似的制度。而且提高薪俸後,吏治也確實清廉了一段時間。

而非洲如奈及利亞、肯亞、烏干達、坦尚尼亞等國家,也採用了相同的高薪制度 ──國會議員薪資極高,約是平民百姓收入的百倍以上。但神奇的是,從2020年全球清廉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CPI)看來,這些國家貪腐的狀況都十分嚴重。

unnamed
圖片來源: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
紅通通的非洲

同樣提供高薪,為何非洲國家無法養廉呢?

「制度」與「環境」才是防弊關鍵

其實,「高薪」只是清廉必要條件之一,若無其他制度與措施配合,如漢朝開放吏員(基層公務員)可做官以增加流動性、雍正嚴厲查賄並重懲等,官場風氣仍舊無法導正。

在腐敗的晚清,有一個衙門十分與眾不同。它廉潔高效,是當時科學化、系統化的管理標竿。諷刺的是,這個衙門是老外代管的。赫德掌管下的海關,其近半世紀的任期內,只有不到五起關員違法事件,而中國自行接掌海關後,從1998年開始弊案層出不窮,僅1998至2000年短短三年,違法違紀的涉案關員超過700人。

赫德除了提高薪資,還做了其他制度面的改革,像是建立新式會計制度以增加作假帳的困難度、建立審計稽查制度、公平考選制度以及嚴懲貪腐。

亞洲最清廉的新加坡與香港,同樣也有類似的配套措施。兩者皆有透明的公務員財產公開制度、媒體能夠有效監督政府、獨立強大的反貪機構,以及民眾對於誠信的擁護。

unnamed
圖片來源:電影劇照
很愛參與電影拍攝的香港廉政公署

因此防弊是需要許多配套措施,絕不是靠市議員質詢會不會貪汙,或是回答「報告議員,我不會貪污啦!」就能輕易解決的。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