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土耳其與歐盟「沙發門」:艾爾多安跟馮德萊恩鬧彆扭,與她的女性身分無關

解讀土耳其與歐盟「沙發門」:艾爾多安跟馮德萊恩鬧彆扭,與她的女性身分無關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左)、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中)、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穿了,艾爾多安與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鬧彆扭,其實是馮德萊恩兩個身分所致:一、歐盟執委會;二、德國。馮德萊恩擔任歐盟執委會主席前是在「德國」擔任國防部長。

不僅止厭女症,政治才是問題

發生在土耳其與歐盟之間,被戲稱為「沙發門」的此次外交失禮事件,立即引發關於土耳其輕蔑女性和歐盟態度、甚至延燒到歐盟機構內部政治角力等外交憾事。

義大利(港譯「意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4月8日率先向土耳其發難,認為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此舉分明就在羞辱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土耳其總統是個獨裁者。

歐洲議會的「社會主義者和民主人士進步聯盟」(Socialists and Democrats in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黨團主席加西亞(Iratxe García Pérez)也公開抨擊。法國歐洲事務部長波恩(Clement Beaune)也不假辭色地說土耳其的行為惡劣,這是土耳其對歐盟蓄意的舉動。

事實上,整起事件焦點盡被模糊,我們必須回到正軌,了解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想藉此次事件傳遞何種訊息?想當然爾,對歐盟來者秀出肌肉,抗議歐盟不讓其加入,以及不時抨擊土國內外部行為,方是外交失禮事件的主弦律。

最值得注意的是,這個事件活生生就是現下歐盟和土耳其關係的縮影,土耳其會故意羞辱歐盟不在意料之外。

除了對庫德族人的傳統鎮壓外,艾爾多安還增加了在地中海及其他地區派遣部隊發動戰爭,對賽普勒斯和希臘的威脅,威權主義的管理,一再侵犯人權的行為,最近更打算退出《航行自由公約》(The Montreux Convention Regarding the Regime of the Straits),引起了一百多名海軍前任高級成員的注意,導致前一陣子至少十人被捕。

毫無疑問地,這位土耳其領導人夢想著重建歷史悠久的鄂圖曼土耳其強國。

如果真要分析艾爾多安對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的女性失禮事件,實際上遠遠超出了許多評論家所強調的唯一譴責事件因素。

眾所周知,這位土耳其總統是一位絕對的穆斯林,他突然於3月20日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宣布土耳其退出2011年所簽署的《歐洲理事會防止和反對針對婦女的暴力和家庭暴力公約》(Council of Europe Convention on Preventing and Combating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nd Domestic Violence),又稱《伊斯坦堡公約》。

該公約在2011年5月於伊斯坦堡舉行的歐洲理事會上提出並正式通過,土耳其隨後在2014年成為《伊斯坦堡公約》的首波簽署國之一,並於8月正式立法生效。不過,此次外交風波將焦點集中在他輕蔑女性的要點上,實為不然。

他過往經常接待女性領導人,平等對待她們並握手,所以故事的重點絕非「蘇丹」的「厭女症」。

「根據慣例,執委會主席的地位跟高峰會一樣……當她出訪外國時,她都應該受到歐盟高峰會主席一樣的對待。」從過往照片顯示,過去艾爾多安與兩位該職位官員會面時,都有準備兩張椅子讓三人平起平坐,評論者認為這是艾爾多安刻意為之。筆者附和:當然是刻意,只是恩怨所致,不單是「厭女症」或沙文主義問題。

說穿了,艾爾多安與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鬧彆扭,其實是馮德萊恩兩個身分所致:一、歐盟執委會;二、德國。馮德萊恩擔任歐盟執委會主席前是在「德國」擔任國防部長。

根據觀察家土耳其裔德國人艾考爾(Esmahan Aykol)所言,近年來,歐盟執委會對土耳其的批評有增無減。艾爾多安對馮德萊恩的無禮舉動意在報復德國,該國與艾爾多安的關係已經緊張了一段時間,其因是艾爾多安暗地鼓吹千百萬住在德國的土耳其人,在地方選舉中投票反對傳統的執政黨。梅克爾的德國向來也對土耳其不太友善。

而艾爾多安無理舉動開罪了右派的歐洲人民黨,馮德萊恩即得到該黨的支持,成功成為歐盟執委會主席。事實上,艾爾多安在其政治生涯的開端,就得到了歐盟內部基督教民主黨人的支持,他們原本認定艾爾多安是伊斯蘭溫和派,期待艾爾多安在伊斯蘭的旗幟下,能協助右派的基督教民主黨或其他中間派人士。

最後還有重要的一點是,在無禮的舉動下,土耳其無疑減低了現階段進入歐盟的可能性。在歐盟架構當中,歐盟理事會(Council of the EU)、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與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為三大機構。馮德萊恩的執委會負責執行理事會與議會的決議,所擁有的權力絕對不低。

土耳其加入歐盟的申請可追溯到1987年,並於1999年成為候選國。面對入歐規範的大多數權限屬於歐盟執委會,土耳其羞辱該機構的主席,對於成為會員國的道路只會徒增阻礙。值得注意的是,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曾多次反對土耳其加入。

現下艾爾多安的國內問題方是心頭之痛,尤其是經濟問題。我們可從兩個數據看出端倪。其一,去(2020)年土耳其里拉對美元的比例下跌30%;其二,在2021年2月和去年間的比較,消費者物價指數上漲了15.61%。

除了經濟問題外,土耳其的獨裁政權亦面臨了社會和政治的困擾,其中不乏大學的抗議、婦女的不滿情緒以及軍隊可能發生叛變的謠言,導致艾爾多安必須以外部壓力來獲取內部的共識。換言之,藉由中東和利比亞的戰爭,還有對庫德族人的鎮壓來爭取的內部的支持,甚至腦筋動到侮辱歐洲領導人來煽動民族主義。

AP_17145450842048
2017年,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左)、歐盟高峰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中)與歐盟執委會主席榮克(Jean-Claude Juncker,右)會面|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土耳其與歐盟齟齬不斷

土耳其早於1999年就成為歐盟正式候選國,於2005年開始入會談判,歷經10多年之後,非但談判過程不順,雙方也不斷在諸多議題上相左並劍拔弩張。

去年土耳其「暗助」敘利亞難民越境進入希臘,以及因為在東地中海探勘天然氣的舉動,差點與歐盟內的地中海周邊國家釀成干戈,歐盟支持與土耳其針鋒相對的希臘。原本艾爾多安不願退讓,但與拜登(Joe Biden)跟莫斯科的關係碰壁之後,土耳其開始對歐盟示軟,特別是拜登上任美國總統後,土國的里拉危機和艾爾多安支持率下降,促艾爾多安必須對歐盟採取更加謹慎的態度。

因此,面對歐盟制裁的威脅,艾爾多安的語氣改為忍讓,並從賽普勒斯水域撤出一艘勘探船。雙方都有意透過外交談判尋求和解,因此土耳其開始和希臘就爭議水域進行協商,並重啟與賽普勒斯之間的和平對話,歐盟也以撤除經濟制裁,並提供經濟與外交援助,讓土耳其更有餘力照顧難民做為回應。

說到希臘與土耳其海洋劃界糾紛的導火線的近因,其實是源自於2019年11月,土耳其同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簽署《關於限制海洋管轄權限的諒解備忘錄》和《安全和軍事合作諒解備忘錄》。正當兩國簽約的消息傳出後,希臘立即指責非法並驅逐利比亞駐希臘大使。

土國打算利用兩項協議去突破地緣政治,尤其是埃及、以色列、希臘、埃及、約旦、賽普勒斯與義大利,去年在東地中海天然氣論壇(EMGF)進行合作,卻刻意不邀土耳其與會。刻意捨棄土耳其會讓其失去開發東地中海所藴藏的3.5兆立方公尺天然氣和2.7億噸石油的權利。

土耳其缺乏領海,可藉由跟利比亞簽定海上劃界協議,尋求突破領海狹小的限制,主因是1912年第一次巴爾幹戰爭後,鄂圖曼在愛琴海上的島嶼幾乎全數割給希臘,造成土耳其人一出地中海就幾乎碰上希臘領海的嚴重限制。其次,海上劃界協議可讓土耳其在東地中海地區確保自身的金融與能源利益。

說起土耳其與利比亞的關係,可以遠至利比亞是鄂圖曼帝國最後一塊失去的北非領土,於1911年落入義大利之手,有「土耳其人之父」之稱的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更曾在彼處奮戰防禦義大利的入侵。

當前利比亞政局有其複雜性,西部的政權以的黎波里為首都,獲聯合國、土耳其、卡達、德國與義大利等支持;而東面的政權則以軍閥哈夫塔(Khalifa Haftar)為首的「利比亞國民軍」(Libyan National Army,LNA),並獲俄羅斯、法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沙烏地阿拉伯與埃及等國支持。

光從上述的兩方即可意識到,法國會因不同利益而與德國、義大利及土耳其利益衝突。正是如此,土耳其總能從分立的會員國躲過制裁。

歐土關係鬥而不破

儘管外界對土耳其包括歧視女性在內的人權紀錄有疑慮,但歐盟和土耳其仍期待重建雙方關係。難民這一塊無疑是歐盟的軟肋,需仰賴土耳其的協助,移民問題繼續讓歐盟對過境國的決定陷入僵局。

正因有求於土耳其,使其能掐住歐盟的脖子,遂行勒索。歐盟對土耳其的過度忍讓,可從馮德萊恩決定不追究此事看出端倪。歐盟與土耳其的關係就在歐盟持續的諒解下,未來蘇丹狂妄的舉止肯定不僅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