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賣得不是有機蔬菜,而是人與人的信任—花蓮大王菜舖子

我們賣得不是有機蔬菜,而是人與人的信任—花蓮大王菜舖子
Photo Credit: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花蓮鯉魚山下的平和村,有一位博士生放下萬卷書走入田野,再生了農村,也找回有土地便足夠的美好生活。

文:張煥鵬

一個只想幫農民賣菜的人,
一家除了賣菜還兼開班授課的舖子,
拉聚了原本並無交集的一群人,
並讓合作夥伴得以施展所長,
活絡了整個村落的能量,重啟農村的生命力。

平和村,花蓮鯉魚山下的一個小村落,村如其名,千來人的小村落,呈現一片平靜與安和。但在這平和的村落裡,卻悄悄進行著農村再生運動。

走進「大王菜舖子」,一群身手俐落的社區媽媽,正忙著打包滿屋子的蔬菜,一把把剛從田裡採收回來的新鮮蔬菜,經過封袋、裝箱,準備宅配到百里外的各地訂戶家。當花蓮在地生產的蔬菜奔赴他鄉,也有來自各地的年輕人,到平和村學習務農,為自己的理想與信念而努力。

這處看似農產品集散中心的地方,其實是家菜舖。菜舖的主人,就叫大王,所以用了個非常豪氣的名號,叫「大王菜舖子」。大王本名王福裕,在這個以老少人口居多的小村落,以一店之力,將社區的媽媽、外來的學徒,以及花蓮在地小農統統牽繫在一起,成了一份全村人的事業。

王福裕的概念, 是源自社區支持型農業(簡稱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幫助在地小農將栽種的有機蔬果,宅配至台灣各地。最初的單純想法,就只是「為朋友送菜」。剛開始的「朋友」並不多,僅有三戶向農民買菜的小團購,慢慢的,吸引到許多志同道合的人,訂戶增加至數十戶、上百戶,因此才有了大王菜舖子的誕生,也凝聚了一群支持農夫的愛好者。

在這當中,大王菜舖子如同一座平台,讓生產者、協作者與消費者有了連結的機會,也讓位在花蓮的平和村與外界不再有遙遠的隔閡。在多方的參與下,沉寂的村子成了熱鬧的小聚落。

Photo Credit: 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照片左方戴著眼鏡,正和小朋友一起觀察蚯蚓的,就是大王。Photo Credit: 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Photo Credit: 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秉持著幫助在地小農的初衷,大王菜舖子的小農產品讓花蓮平和村與外界有了連結。Photo Credit: 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走出書房,建立夢想中的烏托邦

然而若將時間回溯到十幾年前,王福裕非但不住在平和村,而且還是做著跟賣菜截然不同的工作。王福裕原是成功大學都市計畫系博士生,從事了十幾年的城鄉規畫與研究,認為要讓農夫生存下去,就得給予他們良好的通路,把栽種的成果賣出去。但是埋首研究室的規畫,終究只是紙上談兵。

「這,不是我真正要的東西,」王福裕在心裡告訴自己。堅持著「土地可以養活一群人」的信念,王福裕下定決心走出書房,把雙腳踏入農田來實踐他的理想。就在十年前,王福裕移居到花蓮,從博士生變成一個賣菜人,開始推廣在地購買行動,協助只懂得種菜,卻不會賣菜的小農,「因為要讓農民再生,農村才能再生,這塊美好的土地,才能夠持續下去。」

原本王福裕就來自台南的務農家庭,對於農民與農村,情感特別深。「我從小就看著一群熟悉的人,採收無污染的自然作物,或在自家門前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有織布、有木工、有做豆腐,大夥自給自足、互相幫助,並且交換生活所需,」回憶起童年單純的年代,王福裕發現,那是個只要靠土地就可以生活的理想世界。

為了重歸仰賴土地過活的日子,王福裕建立了連結的平台,幫助農民賣菜,也讓更多人品嚐到自然的美味。不過,平台到底只是實現理想的工具,究其根本,最大的關鍵還是在於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在提供有機食物的通路平台中,王福裕不僅與小農合作,為他們種出的蔬菜尋找出路,還會協助小農參與有機認證,如果有小農無力支付認證費用,王福裕甚至會採取以物易物的方式,讓他們用農作物替代認證費。

這種朋友般的信任,不只存在於王福裕和農民之間,也能在買菜人身上看得到。透過網路的傳遞,有父母會帶著孩子,親自到田裡來認識農夫,也認識自己所吃的菜。從此,買菜人不再只是遠在他鄉的陌生人,蔬菜也不只是網路上的購買品項。

搭起了農作平台的上下兩端,王福裕還更進一步強化菜舖子的功能與定位,和小農契作黃豆、小麥,再交給擅長製作豆腐的年輕匠師和手工麵包師傅,讓產品更多樣化,也能幫助到更多的人。

這股社群力量,衍生出多種合作經濟,也為農村的未來帶來希望。漸漸地,人口外移嚴重的山下小村落,休耕的田地開始恢復耕種,更多年輕的臉孔出現了。農村,復活了。而王福裕的生命,也因此有了新的面貌。

王福裕同期的博士班同學,如今都已是教授、顧問公司老闆,他們不懂,為何博士生要下鄉賣菜、種田?「我現在所擁有的自由,是再多的金錢也換不到的!」王福裕十分樂在目前的現狀。移居花蓮的這些年,他徹頭徹尾成了一個農夫,一個過生活的人,「我在這個小村裡,尋找一種美好的生活。」

王福裕有一塊地,根據時節種植當季蔬菜,生產不是主要目的,而是用來做為農法講堂的示範場地。種田之外,他也養了牛、雞跟鴨為伴。他喜歡在種田時,把山上的猴子叫聲當作背景音樂,看著蝴蝶與飛鳥到田裡做客;累了,就在自己搭的亭子休憩片刻,迎著徐徐微風,欣賞花東縱谷的美景。種田之餘,他自己還動手蓋了一座麵包窯,還有成堆的桌子、椅子、櫥櫃等木工,他都能獨力完成。凡事自己來,只因為王福裕深信,每個人其實都有不同的天賦和創造力,只是在忙碌生活中,囿於繁瑣事務而被隱藏了。

農事體驗、手作學習、旅行住宿、在地生活,都被王福裕連結在一起,他更試著將這樣的生活方式,推廣到更多人身上。

王福裕不是教授,卻常有教授上門請益,也經常受邀到學校和企業演講。有些人因此深受啟發,從不同地方來到這裡跟他學習農法,發掘自己種田過活的天賦。在生活學堂裡,王福裕還會傳授學員製作木工,也有提供打工換宿的機會。

不論是做農夫、當廚娘,他希望吸引更多有相同理念的年輕人下鄉,體驗自然的簡單生活,進而將重新發掘的天賦結合土地,為鄉村創造永續的發展。

Photo Credit: 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來大王菜舖子買菜的人,有的會帶著孩子,親自到田裡來認識農夫,也認識自己所吃的菜。Photo Credit: 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重啟農村生命力,點燃年輕人下鄉熱情

每個來到這裡的年輕人,帶著不同的理由,卻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覺得大王賣的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我買的不單是有機蔬菜,更是一份對品質與理想的信任,」原本是財務規畫師的小麥,雖然生活在大城市裡,卻對來自偏遠東部的有機蔬菜著迷不已。

「就是因為喜歡,所以很想知道自己吃的食物是從哪裡來的,」為此小麥辭掉了收入不錯的工作,從買菜人的身分轉換成種菜人,也從粉領上班族變成大王菜舖子的學徒。

在大太陽底下,可以看到小麥戴著斗笠採收小蕃茄的身影,一個多月的農作體驗,讓她更加了解自然農法,也更認同大王的理念。面對每天耗費體力的勞動工作,她一點也不以為苦,「未來,我還是會回到熟悉的專業領域,但目前我很享受這一種無需動腦,讓自己徹底放空的農村生活。」小麥認為可以在城市和鄉村交互生活,是種很棒的生活經驗。

原本在國中教英文的阿源,擁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但喜愛教書與孩子的他,因為無法認同現有的教育體制,放棄了人人稱羨的鐵飯碗,從中部來到花蓮。農家出身的他,在大王菜舖子找到對土地的親切和熟悉感。每天早上,阿源和其他來自不同地區的年輕人,一起在田裡勞動。

「我想要待在一個親近土地、親近大自然的環境裡,」阿源笑道,「在這裡,不必仰賴太多的金錢和物質,就可以生活的很開心,這是我想要追求的生活態度。」

另一位來自於高雄的阿偉,總是習慣打著赤腳在田裡工作。體型高大的他,做起農事總是輕而易舉。來到花蓮之前,阿偉是高雄一家毛豆農場的員工,一個人負責二百五十甲的毛豆田,每天從早忙到晚,雖然擁有不錯的薪水,但是一味追求產量的商業化農作方式,只令他對工作感到疑惑。

阿偉想當一個快樂農夫,於是他離開故鄉、四處拜師,想要找到心目中理想的農作方式。當他遇見大王後,彷彿千里馬遇見伯樂,在平和村認真學習農法,希望有朝一日返回故鄉,可以實踐快樂農夫的夢想。

學完農法課程後,有人回到故鄉應用所學,有人留在花蓮實踐農夫的生活。對此王福裕都樂見其成,「大自然會養活你。和大自然在一起,你會找到屬於自己的天賦,但是一定要趁早。」大王菜舖子為鄉村開創了無限可能的合作經濟,同時也讓有心回歸農村的年輕人,有更多的機會可以回鄉。「專注在那微小的力量上,然後持續,一切的美好自然就會長出來,」王福裕說。

Photo Credit: 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專注在那微小的力量上,然後持續,一切的美好自然就會長出來,」王福裕說。Photo Credit: 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書籍介紹

《從漂流到居留:回歸自然x實現理想=花東心生活》,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謝其濬、張煥鵬

花東,似遠又近地隱蔽在台灣的一端,其實由西到東不過半天車程,但過去人們對這片在一日生活圈內的樂活淨土,卻鮮少願意拿出勇氣駐足停留。

如今,人們衡量花東遠近的標準,不再是時間與距離,而是生命中的放下與選擇。得天獨厚的美麗淨土、海角綠地,成為她發展出不同他處生活型態的最佳優勢,並創造出得以與自然共存、回歸本質的純樸生活。

許多追求理想與懷念故鄉的新知故友,不約而同地由外地移居到花東,開起創意十足的精緻小店,過著自給自足的農耕生活,同時分享移居點滴,希望將流淌著美麗山水與藝術人文的清新感,以及土地豐沛的生命力傳遞給更多人。

986320614

Photo Credit:大王菜舖子粉絲專頁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