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記者組織:以控制疫情、反假新聞之名,東南亞的新聞自由陷倒退危機

無國界記者組織:以控制疫情、反假新聞之名,東南亞的新聞自由陷倒退危機
圖為無國界記者組織在法國巴黎的辦公室,掛著2021世界新聞自由狀況的地圖。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許多東南亞國家政府多以防疫為名,加緊對媒體的控制,以掌握輿論。另一方面,2021年2月緬甸的軍事政變,更讓該國原已惡化的新聞自由,顯得更脆弱。

總部在法國的無國界記者組織20日發表了《2021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根據研究,許多國家以「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稱武漢肺炎)疫情為由,對新聞箝制更甚,當中東南亞國家也不例外。

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法語: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以下簡稱RSF)的「2021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共評比了180個國家,各國的新聞自由狀態以顏色為劃分,白色為狀況良好(第1至12名),黃色為狀況尚可(第13至48名),橘色為問題顯著(第49至107名),紅色為狀況艱難(第108至159名),黑色為狀況惡劣(第160至180名)

馬來西亞:新聞自由隕落程度最快的國家

在所有國家當中,馬來西亞的新聞自由惡化最嚴重,排名從2020年的101名,下滑18名至119

RSF指出,儘管馬來西亞在2018年5月因實現了建國以來的首次政權輪替,媒體採訪自由的環境有所改善,馬來西亞在上一年度的排名也來到了史上最好的101名,但隨著2020年3月發生政爭,導致政權更迭,更為專政的前執政集團再度掌權,今年的排名大幅倒退。

現任首相慕尤丁掌權後,恢復了具有政治宣傳功能的特別事務局(JASA),而且在2021年預算中獲得了8500萬令吉(約新台幣5億8082億元)的巨額預算,顯示官方欲加緊對言論的掌控。

RSF指出,由於馬來西亞尚有1948年的《煽動法》、1972年的《官方機密法》和1998年的《通訊與多媒體法》等可壓制新聞自由的武器,因此出版機構隨時面臨被撤銷出版執照的風險,媒體工作者也可能因煽動叛亂罪而入獄20年的風險。

報告稱,在2020年,馬來西亞就發生了媒體被提告、警方搜查、驅逐(記者及一名吹哨人),以及公然侵犯記者保密消息來源的原則的事情。因此許多媒體工作者為了保護自己免受政府的對付,而不得不自我審查。

xhrlpqvovg3k0mggzclkg40ri20xfp
圖為2020年10月25日,大批馬國記者聚集在國家王宮外,等待最高元首就是否宣布實施緊急狀態而召開的會議之結果。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2020年10月25日,大批馬來西亞記者聚集在國家王宮外,等待最高元首就是否宣布實施緊急狀態而召開的會議之結果。

新加坡:以法律戰對付異議者

今年新加坡的排名倒退2名,從158跌至160名,剛好被排在新聞自由狀況惡劣的分類中。

RSF批評,儘管新加坡這城市國家被譽為「東方瑞士」,但這都是官方的宣傳工程,而且在壓制新聞自由的力道上,可堪比排名177的中國。

在總理李顯龍的掌權下,對於不樂見的新聞報導,官方多迅速對記者採取法律戰,讓媒體機構在壓力下解僱記者,或迫使記者離開新加坡。此外,新加坡的媒體發展局有權審查所有形式的新聞內容,被提控的媒體工作者可面對最高判處21年的監禁。

另一方面,新加坡官方以政治結合經濟的方式控制媒體。新加坡有兩大媒體集團,即由國家主權基金淡馬錫控股所擁有的新傳媒(Mediacorp),以及表面上是私人公司,但人事上由官方控制的新加坡報業控股

再加上新加坡政府在2019年通過了《反假新聞法》,有權要求任何媒體撤下被認為是假新聞的文章,同時加強官方對特定議題的輿論控制,如死刑的討論、總理夫人何晶擔任淡馬錫控股首席執行長的薪資透明問題。

在面對法律訴訟的壓力下,因此新加坡的媒體工作者存在著廣泛的自我審查現象。

AP_20192146511892
Photo Credit:AP / TPG Images
圖為2020年7月10日新加坡大選,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與夫人何晶前往投票所。

緬甸:政變讓記者生命受威脅

今年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在當地採訪的記者人身遭到威脅,新聞自由狀況明顯惡化,但由於「2021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是評比2020的狀況,因此緬甸的排名僅從139下跌至第140名

緬甸排名下降的原因包括,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政府在疫情期間,以打擊「假新聞」為藉口,於2020年4月封鎖了221個網站,其中包括許多新聞網站,以及記者因試圖報導各種族群衝突新聞,而遭到軍方的騷擾。

RSF指出,2021年2月的軍事政變讓緬甸的新聞自由一口氣倒退10年,回到了2011年2月前由軍政統治的光影,如軍方恢復了關閉媒體、系統系的大規模逮捕記者和內容審查制度的苛政。有的媒體工作者選擇離職,轉入地下秘密採訪,以躲避警方的直接調查。

RSS提到,緬甸在政變前的新聞環境已惡化,知名的例子包括2018年兩位路透社記者因進行羅興亞難民遭大屠殺的調查而被捕,並被拘押了500天。RSS認為這是軍方為了要給緬甸媒體界產生寒蟬效應,警告媒體報導有關軍方的負面事蹟前自我審查。

RTX9UF8T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021年2月27日,仰光街頭上,躲避警察的抗爭者和記者。

越南:嚴厲對付部落客與獨立記者

越南的排名不變,仍保持在敬陪末座的第175名,新聞自由狀況始終不見改善。

越南是由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國家,因此國內媒體均受越共的控制,因此獨立媒體報導僅由部落客和獨立記者所產出。然而,由於越南在今年1月召開越南共產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因此在會議召開前加緊了對言論的控制,如越南獨立新聞工作者協會(IJAVN)的幾名成員於2020年被捕,其中三名成員被判處11至15年徒刑。此外,獨立記者、知名民權運動人士范端庄(Phạm Doan Trang),是RSF的2019年「新聞自由影響力獎」得主,她也在2020年被越共當局逮捕。

RSF指出,至今有超過30名獨立記者、部落客被關押在越南的監獄中,而且可能已遭受虐待。

AP_2109533107400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從左至右為越南國家主席阮春福、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國會主席王廷惠和總理范明正。

菲律賓:反毒戰爭威脅記者生命

在充滿爭議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執政下,菲律賓的排名倒退至第138名

杜特蒂常發表對記者不友善的言論,例如他曾說「因為你是婊子生的記者,如果沒有做錯事的話,就不會遭到暗殺,言論自由無法幫你。」RSF指出,2020就有四名記者遭到地方政客的打手殺死,至今未有人遭到法律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