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梗》:脫口秀與相聲的區別?當中式包袱遇上西式幽默

《有梗》:脫口秀與相聲的區別?當中式包袱遇上西式幽默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7個超簡單方法,超過55個可以照套的梗,只要你會用一個,電梯簡報、打動異性、求職面試、應酬社交,不再坐立不安。

文:黃西

你的梗好不好笑,你怎麼知道?

剛開始講脫口秀時,我身邊的朋友沒幾個鼓勵我去做。他們說我是不務正業,說如果我能用英語在美國把脫口秀做成功了,那他們把腦袋砍下來。他們說的不是沒有道理,聽上去我是在用自己的弱項和別人的強項競爭。

對此,一些美國人的態度就很不一樣。有一次我告訴一個美國女孩我在說脫口秀。她給了我一個擁抱。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因為你是在做自己熱愛的事情。」就是為了女孩口中的這份熱愛,我把畢生的勇氣一股腦的使在了脫口秀上。

勇氣是什麼?勇氣並不意味恐懼感會隨之消失。

勇氣是即使害怕、尷尬也要去做的決心和態度。

亞歷山卓亞.奧卡修.柯蒂茲(Alexandria Ocasio Cortez)曾經主修生物化學,畢業之後,迫於生計只能先在一家酒吧打工,一天就要站18個小時。

然後她走上了競選之路。競選辯論之前她非常害怕,因為對手是個經驗豐富的老政客。

她就對著鏡子給自己打氣:

“I am experienced enough to do this. I am knowledgable enough to do this. I am prepared enough to do this. I am mature enough to do this. I am brave enough to do this.”

「我有足夠的經驗!我有足夠的知識!我有足夠的準備!我足夠成熟!我足夠勇敢!我行!」

後來她憑藉著這份勇氣,成了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國會女議員。

我也想像她一樣成為為了夢想勇敢前行的追夢人。

脫口秀與相聲的區別

脫口秀是語言的藝術,所以很多人都問過我,脫口秀和相聲的區別是什麼?我覺得有三點區別:

第一,自己就是主角。

脫口秀演員站在舞臺上講的是自己,相聲演員則可以在舞臺上扮演不同的角色,比如小商販、大騙子、愛打官腔的老闆等。

第二,相聲講究傳承,而脫口秀講究創新。

相聲有師承關係。德雲社(按:中國相聲社團)的後臺牆上有德雲社「家譜」。一個師父可以收一個五、六歲的徒弟從小培養,從講傳統段子做起。相聲可以講傳統段子,而脫口秀必須講自己原創的段子。脫口秀沒有師承關係,要靠自己的磨煉和積累。

第三,相聲大部分時候是兩個人表演,脫口秀則是一人。

相聲大部分時候是兩個人表演,其中一個是逗哏(按:負責逗人大笑),另一個是捧哏(按:負責起鬨)。脫口秀大部分時候演員是逗哏,觀眾是捧哏。所以觀眾既是看客,又是演出的一部分。

當中式包袱遇上西式幽默

在東方,你在家裡或者同學聚會時講的段子,在舞臺上照樣有效果,而在美國就不行。因為美國人從小就開始在親戚朋友面前講一些很簡單的諧音梗及吐槽段子,所以長大成人以後就不喜歡把這種段子作為表演來看了。

我在這方面就吃過虧。有一次,一個同事講了一個諧音梗給我聽。我沒聽明白。他說等你英文足夠好的時候才能理解諧音梗。後來我開始注意英文諧音梗,自己也嘗試寫了一些。皇天不負苦心人,有一天,我終於也講了一個諧音梗,但是沒有想到美國人聽了後卻不以為然。

猶太民族是一個很有幽默感的民族。美國的喜劇明星比如卓別林、伍迪.艾倫、傑瑞史菲德、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等,還有一些編劇、導演,都是猶太人。

據說在猶太語裡面幽默和智慧是一個詞,因此猶太人的一些傳統段子裡面能夠看到很多充滿智慧的句子。即使是在二戰時期納粹德國的集中營裡面,一些猶太人也會坐在一起講段子。

西方人和東方人對待幽默的態度如此,可能和以下幾個原因有關:

第一,生活環境不一樣,對同一事物的認同感不同。

比如我講過一個我小時候的經歷。上初中時學校沒有暖氣,要求學生帶煤上學。有一次我忘記帶了,老師要我去教室外面罰站。我沒有帽子,也沒有手套。此時,英語老師過來把雙手捂在我耳朵上。我眼淚差點流出來了,因為他的手比我耳朵還涼。

中國觀眾有認同感,聽過之後便哈哈大笑。美國觀眾一般都笑不出來,覺得太慘了。還有在中國關於地鐵、高鐵的段子很受歡迎。而在美國由於大部分人不坐地鐵或高鐵,這類段子就沒有多大市場。

第二,在美國邏輯性強的段子,在觀眾中迴響更強烈。

這和西方的傳統教育有關。在考GRE(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s,美國研究生入學考試)時,我發現數學部分很容易,邏輯部分卻很難。

到了美國實驗室我算劑量的速度很快,但實驗結果出來之後,分析的速度要比美國同學慢得多,透過邏輯推理設計實驗方案的能力也相對弱一些。

我有一次陪兒子去圖書館,裡面有一本比較世界四大文明的書,我翻了翻發現蘇格拉底和孔子是同時代的思想家。他們深深的影響著東方和西方的文明,但他們的思維重點卻截然不同。蘇格拉底和他的弟子們注重的是透過邏輯推理找到真理;孔子講究的是社會和家庭倫理。所以在相聲、小品裡面,如果你能透過各種辦法繞到「我是你爸爸」這句話,那觀眾就會笑。

在美國,有很多邏輯分析類的段子會讓人笑,比如喬治.卡林(George Carlin)的段子:「為什麼我們總會說:『美國夢』?因為你得先睡著才能相信。」

第三,中國的段子擅長把一些事實做誇張處理,這樣在觀眾中產生的效果更強烈。

比如有個段子說一個人接了個給人家挖井的工作,結果圖紙拿反了,給人家建了個大煙囪。這種段子在國內很紅,而在美國可能就不大行,因為一聽就知道不是真的事。

第四,美國人喜歡一些數字方面的幽默。東方人數學好,計算能力很強,所以對數字幽默的反應不是很強烈。

因為美國人的數學基礎不強,所以一些數字的笑話還是很受歡迎的。我有個段子是這麼講的:我上國二時,班上有300人,我考試考了第284名。回家後,我跟我爸說,我成績比班上10個同學好。我爸說,你成績比16個同學好啊!你怎麼加減法還不會呢?這個段子在美國效果很好,在中國肯定不會有什麼效果。

第五,美國的幽默尺度大一些,尤其是在影視網路節目裡面。

我講的段子大部分尺度不大,主要是因為我在美國的脫口秀俱樂部時間長了,發現一場演出下來80%以上的是黃段子,真的是聽膩了,自己也懶得講了。美國幽默的大尺度也是在幾十年的時間演變過來的。

即便如此,美國人也承認尺度小的段子更難講,所以史菲德和伍迪.艾倫在美國脫口秀界還是有大神級別的地位。

第六,種族玩笑在歐美很流行,尤其是北美和澳大利亞(澳洲)這些移民國家。

美國是一個對印第安人實施種族滅絕、對黑人進行奴役的國家,所以很多人說種族主義是美國的原罪。並且因為美國白人居多,他們有無數針對有色人種的歧視性的段子、漫畫和影視劇。

平權運動之後情況變了,大家普遍認為白人拿少數族裔、女性和殘疾人士等弱勢群體開玩笑不得體,在大的公共場合和影視節目裡就不再允許這麼做了。

但反過來,弱勢群體是可以拿白人開玩笑的。這倒是公平,但是近來,針對弱勢群體的惡意段子也有了一些市場。

第七,中國的脫口秀觀眾相對拘謹,一般不大和演員互動。但你講一段時間之後,中國觀眾的反應是非常熱烈的。美國脫口秀觀眾從一開始就很嗨,而且是一邊喝著酒一邊看,很放鬆。

看上去中美幽默有很大不同,但這些不同主要是由生活環境和語言不同造成的。我是一個夾在兩個國家和文化之間並且來回游走的人,所以經常有人對我說:「我覺得美國人的笑點很低,很多不搞笑的段子都能讓觀眾笑個沒完。」當然也會有美國人說:「中國人的笑點莫名其妙。」

這主要是對另一個國家的文化背景和語言不了解導致的。拋開這些表面的東西,其實幽默技巧是一樣的。大多數中國人在看《六人行》(Friends)時,都能抓住影片的笑點。最近抖音裡有一個很火的帳號叫「東北話」,這個帳號主要是用東北話來給《六人行》裡面的橋段配音,不用看帳號裡的內容,想想就很逗。

現在,上場表演的時刻正式開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有梗:超過55個對話梗,只要照套運用,電梯簡報、打動異性、求職面談、社交應酬,讓「說得好」改變你一生》,大是文化出版

作者:黃西

生物化學博士,原本是內向理工男,
卻是第一個在美國《大衛深夜秀》節目中,表演脫口秀的亞洲人,
甚至還受邀到美國白宮記者協會晚宴演出。

他是黃西,自我介紹的第一句永遠是:
「我是黃西,黃瓜的黃,西瓜的西!白天製藥,晚上搞笑!」
(這是一種什麼自我介紹梗?)

他當著2,400名觀眾,調侃了當時還是美國副總統的拜登,
演結束後,拜登卻特地走向前跟他握手聊天……
有梗2分鐘,改變一輩子。

他說自己在美國新創公司上班時,內鬥頻繁,壓力很大,
工作一年好不容易做出些成績,卻發現一些剛畢業的同事,
一進公司就被提拔成了他的上司,
只因他們善於溝通、說話有梗,讓人容易記住與親近。

原來,說話有梗不是天生的,是一種可透過實踐學得的能力,
如果你害怕在公共場合表達觀點、總是羨慕別人的幽默風趣,
黃西特別公開他超過55個對話梗,
你無須跟他一樣那麼會說脫口秀,只要照套運用,
以後遇到電梯簡報、想打動異性、求職面試、社交應酬,
對方一句「哇,你說得好」,這2分鐘往往就改變了你今後的人生際遇。

  • 為什麼我說話這麼有趣?

有梗的基本結構就是鋪陳+包袱,包袱就是一種笑點。
最適合用來描述,生活中極為平常但真實發生的糗事。

一個新司機上班,同事問他來的路上順利嗎?(鋪陳)
「我開車開得很順,但不知道為什麼路上有好幾百人在逆向行駛。」(包袱)

  • 說生僻題材,要記得轉回大家熟悉的話題

朋友聚會,某人說自己現在是固體和液體的移動專家,
眾人不解問,可以說得通俗點嗎?
某人答:「就是送外賣的呀!」

問問自己,你可以把你的專業,用通俗且讓人容易記住的方式表達嗎?

  • 不勉強裝嗨,低調也能很有梗

假期結束,很多同事帶了家鄉特產來公司。我說,我也帶了很多,都是肉;
大家問:「在哪呀?」「在我身上呀!」
黃西說,最棒的梗就是自嘲,而且是低調的自嘲。

  • 應景的幽默,能引起共鳴

尾牙聚餐,同事非要你表演節目。
你就說:「沒問題,我來表演一段退、堂、鼓。」

全家出遊,兒子就是不願意跟大家合照,
你可以回:「你現在不願拍照,長大後怎麼跟人證明你以前真的好看過?」
黃西總說,場景是最好利用的梗。

17個超簡單方法,超過55個可以照套的梗,
只要你會用一個,電梯簡報、打動異性、求職面試、應酬社交,不再坐立不安。

萬一你拋了梗,其他人沒反應,該怎麼救?書裡有答案。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