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與自由》:看到美國向日本炸了兩顆原子彈,這群科學家陷入深沉的沮喪

《恐懼與自由》:看到美國向日本炸了兩顆原子彈,這群科學家陷入深沉的沮喪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子力在一九四五年揭露於世之時,帶給全球的震撼感受是如今很難體會的。當杜魯門總統宣布原子彈已在廣島投下,全世界媒體對這個消息全都毫無心理準備,也不知該做何回應。

同時,小國則往往認為自己是原子超級強權世界中的無助旁觀者。例如在荷蘭,原子時代就經常被描述成一股推著人類走到分叉路口的自然力量,而不論他們走上哪一條路,無論是滅亡之路還是天堂之路,荷蘭人民都只能隨波逐流而沒有多少選擇餘地。

相關書摘 ▶《恐懼與自由》:杜魯門短短20分鐘演說,為冷戰期間的美國外交政策定了調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恐懼與自由:透過二十五位人物的故事,了解二次大戰如何改變人類的未來》,馬可孛羅出版

作者:齊斯・洛韋(Keith Lowe)
譯者:蔡耀緯

1939年到1945年,戰火遍及四大洲,參戰多達數十國,
死亡人數高達7000萬,人類歷史上最慘痛的這場戰爭
是如何形塑我們對恐懼的想像、對自由的渴求,以及如何改變了人類的未來

《恐懼與自由》是《二次大戰後的野蠻歐陸》的姊妹作品,本書利用二十五位大人物、小人物的生命故事,描繪一個在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上都面臨巨變的世界。

恐懼,甫因為兩顆原子彈而結束大戰的世界,卻深陷美蘇兩國劍拔弩張的冷戰局勢,第三次世界大戰一觸即發。人們都相信,下一回的大戰將超出文明社會所能承受的限度,甚至超出人類可否持續存在的限度。人們都知道,下一場全球戰爭恐怕會導致實際上的末日,而非象徵上的末日。

自由,戰後世界各地的人們急於從納粹主義、史達林主義、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等各種壓迫力量解放出來,美國總統小羅斯福甚至提出四大自由的未來願景:人人都應擁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但全然地擁抱自由卻也意味著完全的責任,人類總在「渴求自由」與「逃避自由」間擺盪著,至今依舊如此。

二戰雖已結束七十餘年,但留下來的爭議與遺產,仍在持續影響著全人類的未來。

恐懼與自由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