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識普拉斯(上):國民黨內部曾提過「華獨」,為何最終沒有採用?

九二共識普拉斯(上):國民黨內部曾提過「華獨」,為何最終沒有採用?
Photo Credit: CN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旦國民黨轉型成「華獨」黨,中共不會區分「華獨」與「台獨」的不同,只會得到「國民黨+民進黨=實質獨立」的推測,同時將「和統」的機率下修趨近於零,到時候的中共,必然會啟動「動武」評估。

文:張正昀、Leo Chu

中共最近似乎對「去中華民國化」很感興趣,透過國台辦對「國共內戰歷史」大搞文章,雖然我方陸委會表達過抗議,但是與中共隔空交鋒頻繁的反而是國民黨,從大陸事務部主任,到立法委員,再到副秘書長,甚至黨主席都親上火線,在接受廣播訪問時提出「國民黨反對消滅中華民國,絕對會捍衛中華民國」的強硬態度。

在國台辦開始對所謂「內戰歷史」上下其手前,3月31日其發言人朱鳳蓮已先就「九二共識」以及「一中」再一次的複誦中共論調(回應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所講的「國民黨的兩岸路線不能滿足於『九二共識』,要與時俱進」),朱表示,兩岸同屬「一中」、共謀「統一」,不能改變和模糊。

國台辦近日的動作,某種程度透出中共對於兩岸情勢的「急躁」,開始就國民黨相關高層的言論積極回應,又或是主動順著台灣媒體的提問,強調某些事情,同時蘊藏弦外之音,讓國民黨乃至整個台灣社會解讀。種種動作,或多或少,中共亦在其中表露出「並不想走到『終極結果』」的暗示。

兩岸局勢的變化,起於更早之前,至少2020年的態勢再明顯不過。除了九二共識在2019年1月,遭中共習近平大幅限縮空間外,台灣的「抗中保台」氛圍亦在2020年「疫情年度」被炒到高峰,且至今受中美博弈影響,仍看不見天花板。

國民黨面對眼前的風起雲湧,原有的九二共識固然是過去兩岸談判跟交流的利器,但國民黨倘固守舊的九二共識,僅是徒耗變革時間,也將面臨自身基本盤萎縮的困境。

國民黨在去年全代會上,正式拍板國民黨的新兩岸論述(或可稱「九二共識Plus」、「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重新回應中共步步進逼,適應兩岸跟台灣內部氛圍的變化,並仍在中共「底線」之內,拋出試著緩和兩岸劍拔弩張情勢的「戰略暗示」,以及國民黨在台灣的「立場宣示」——「九二共識Plus」同樣是國民黨的「底線」。

兩岸風雲丕變,國民黨必須適應

國民黨黨主席江啟臣在國際民主聯盟全球線上論壇,發表兩岸問題本質是制度與生活方式之爭的論點,並主張「競爭和合作並存」是兩岸唯一可行互動模式。持平而言,江主席一言,客觀地陳述台灣全民的心聲,但是卻招致國台辦公開反擊。

4月14日,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記者會中表示,兩岸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同時也提出1949年國民黨政權在「反人民」內戰中失敗,就喪失代表中國政府的合法地位。

6q590hy8bd49wv3wvfy6y6k3vxoyu4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馬曉光此言一出,立刻遭受自由時報等偏綠媒體嘲諷,稱此說法相當於否定自1949年以後中華民國仍存在的事實,直接打臉國民黨過去堅持的「九二共識」。綠營政治人物隨之批評,要求國民黨不要再拿九二共識欺騙台灣人,因為當中華民國被抹去,九二共識就只剩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

綠營對國民黨開嘲諷,屬於常態表現,不足為奇,然而,這些直覺式反射,可能忽略了(或刻意忽略)江啟臣擔任國民黨黨主席以來,國民黨在兩岸論述上已進入調整階段,正逐漸拋棄古典九二共識,朝向新的論述與定位,江啟臣近期所提出的「九二共識Plus」,可以說是集大成定調,內容與綠營心裡所想的九二共識刻板印象恐怕大相徑庭。

實際上,中共透過馬曉光口中所做出的「去中華民國化」基調,其目的不可能只是單純地如綠營所說的打臉國民黨,或許有幾層戰略試探,包含對美的底線試探,觀察台灣內部對應輿情與蒐集反應資料,除此之外,可能還有一層可能針對「九二共識Plus」所做出的戰略狙擊。

新戰略環境:國民黨面對的內外交迫

近三十年,國民黨多數時候在台海兩岸局勢中面對的是兩組賽局,一組是在兩岸關係上與中共的競合(競爭和合作並存)關係,另一組是在國內政治上與民進黨的零和關係。

之所以說與中共處於競合關係,是因為兩岸自辜汪會談後,國共從所謂的「沒有共識的共識」的九二共識中,展開在經貿民生上,共同為兩岸人民生計與經濟發展的合作關係,但是同時政治上雙方仍維持互相競爭關係,所以才說是競合關係。

回到國內政治,從2016年民進黨執政以來看的很清楚,民進黨比較樂意看到一個沒有國民黨的政治結構,而且越來越多綠營支持者仇視國民黨,因此國民黨即便希望與民進黨保持競合關係,但客觀上難以單方面做到,只能朝向零和賽局發展。

國民黨面對的最重要轉折,是習近平2019年宣布「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的說法,無論中共的反應是否肇因於民進黨兩岸政策或意識形態等原因,這套說法現實上就是零和賽局思維,迫使國民黨不得不在兩岸關係上從原本競合模式轉而面對零和賽局。

中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過去國民黨或許可以利用兩岸與國內政治不同模式的賽局特性,以古典「九二共識」作為支點發揮槓桿效應,但是國民黨現在面對的是全新戰略環境,簡單來說,就是同時面臨兩個皆處於劣勢的零和賽局。

如果國民黨不找出基於現實的解決方案,還整天只想巴著古典「九二共識」或是期待中共友好、民進黨主動和解之類的幻想,最終的下場可能就是被這兩面零和賽局共同夾擊而輾斃,而跟國民黨陪葬的很可能就是國民黨在茲念茲要守護的中華民國。

從這個角度來看,江啟臣主張「競爭和合作並存」是兩岸唯一可行互動模式的說法,更像是看穿整體戰略環境丕變後所做出的理性呼籲。

當然,呼籲只是表面功夫,沒有路線調整,國民黨還是逃不過被現實輾壓的困境,相信目前國民黨團隊非常清楚其中利害關係。從江啟臣上台後,在各方辯論下,提出國民黨新的兩岸論述——「九二共識Plus」,看起來就是針對新環境與結構所做的最佳戰略調整。

從賽局困境看,為什麼「九二共識Plus」會是解方?

「九二共識Plus」提出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國民黨去年內部提案討論時,曾有聲音要求將類似「兩國論」路線納入國民黨新的兩岸論述中,幸好最終並未採納。

2016與2020年的兩次敗選,台灣民間流傳一股聲音認為國民黨應該朝向務實華獨的路線調整,也就是台灣與大陸屬於特殊國與國關係,作為回應台灣主流民意的展現。

這種說法有其道理,但是忽略了前面所述兩岸賽局模式改變的客觀條件,國民黨如果只考慮國內政治的話,當然可以提出「華獨」派主張,而且可能獲得主流民意的支持,然而一旦將兩岸關係納入計算,在成為零和賽局的兩岸現況中,國民黨若主張「華獨」轉型,最終結果就是大幅增加兩岸武力衝突甚至戰爭的風險。

這不是危言聳聽,任何對博弈論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賽局中每位玩家的策略都是根據各玩家實際行為與預期推測,考量收益、機會與成本後產生。

因此,只要我們將自己帶入中共決策層的角色,便會看到一幅與台灣民眾所看到截然不同的景色,一旦國民黨轉型成「華獨」黨,中共不會區分「華獨」與「台獨」的不同,只會得到「國民黨+民進黨=實質獨立」的推測,同時將「和統」的機率下修趨近於零。

太魯閣號事故 立法院朝野立委默哀(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此時的中共,必然會啟動「動武」評估,包含台灣實質獨立後中共所受的損失,會不會大到動搖其統治基礎,武統的成本、成功機率與所得等計算,如果最後中共評估,認為台灣實質獨立對其政權帶來的危害要大於動武付出的成本時,則中共發動武力犯台的機率就會提高,甚至不排除使用預防性戰爭作為阻止台灣滑向獨立的手段。

別忘了,兩岸並非處於正式「停戰」狀態,而是內戰打到一半不打了的戰爭「暫停」狀態,中共若要開啟戰端,理論上用於「宣戰」所付出的政治成本並不高,軍事動武與戰後復原的成本與利得才是評估重點。

換言之,在目前兩岸走向零和賽局且敵強我弱的狀態中,要讓中共理性選擇不動武,不外乎利用以下兩種策略,一是從政治上讓中共認為和統的利得與成功機會要遠大於武統的利得與成功機會,另一種就是從軍事上讓中共認為發動武統會得不償失,或是武統成功機率趨近於零。

相信在許多人眼中會認為上述推測是舔共言論,但是現實裡,中共就是兩岸賽局中的一位玩家,而且還是避不開的實力堅強玩家,台灣內部任何一流戰略家在幫助政府或是政黨制定策略時,不可能對中共這位玩家視而不見,否則就是背離事實,只會提出不切實際或是有危害方案的三流嘴砲士而已。

這也是為什麼國民黨已經被四處汙衊成「賣台」、「舔共」,但是方向上仍不選擇轉型為「兩國論」路線的「華獨」黨,不是因為如綠營表面上所攻擊國民黨只會「舔共」,而是一旦國民黨的角色從煞車皮轉成油門,兩岸進入戰爭螺旋的機率會無法預期地升高。

任何一個對全民安危有責任感的政黨,遇到如此困境,都不可能為了私利,而利用提高戰爭風險的選項來增加選民支持,這就是所謂的「寶寶心裡苦,但是寶寶不說」,也是國民黨與民進黨本質上最大的區別。

就算退一萬步,國民黨真有轉型「華獨」黨的打算,也不會是條件不成熟的現在,最少也要等台灣有能力說服中共認為武統將得不償失或是武統成功機率趨近於零的條件達成下,提出「華獨」路線轉型才不會根本性危害到民眾與國家的安全。

春節前夕 國軍加強戰備操演(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不朝向「華獨」轉型,對於國民黨來說也會遭遇另一種困境,也就是台灣民眾日益高漲的主權意識(無論這個意識要求獨立、反對「被統」或是反對「統一」等),與政治上說服中共「和統」機率要優於「武統」的策略選項,有相互矛盾之處。

在這困局下,某些主張國民黨應該以在野身分與中共談和平協議的主張,邏輯上雖然站得住腳,但是現實上不具可操作性。尤其在國內政治的零和賽局中,國民黨只要以在野身分進行和平協議談判前置作業,便擺脫不了「賣台」黨標籤。

況且,兩岸目前走向零和賽局,中共在這模式中是否有興趣談一個可能影響其最終利得的和平協議,沒有人有萬全把握。因此,只要國民黨主動開啟談判,則風險會驟然提高,高到不是國民黨有能力可以管控的程度,並且在得利前所需承受的損失,也會是國民黨「不可承受的痛」。

所以,無論是「華獨」或是「和平協議」,都不會是最優解,可見國民黨要調整兩岸路線的困難度有多高。而在這看似無解的兩難困境下,江啟臣主導的路線調整「九二共識Plus」,不僅沒有向極端靠攏,反而可能給出了最具可操作性的最優解。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