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識普拉斯(下):中共一直想「去中華民國化」,反證了國民黨的主張正確

九二共識普拉斯(下):中共一直想「去中華民國化」,反證了國民黨的主張正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近期大力強調「去中華民國化」,展現出中共「政權綁架國家」將被「拆解」的焦慮,國民黨新提出以「憲法」為核心的「九二共識Plus」當成「槓桿支點」剛好可以破解這種論述,甚至有機會從內部擾動中共統治基礎。

文:張正昀、Leo Chu

討論為何江啟臣擔任黨主席後所提出的「九二共識Plus」是目前國民黨兩岸定位最優解,必須先從其根本原則來看,也就是所謂的「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

有政治敏感度的人一定可以看出來,這段話重點不在後面的「九二共識」,而是前頭的「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用邏輯術語來解釋,即是將中華民國作為兩岸和談或友好的「充分必要條件」(sufficient and necessary condition),換言之,沒有中華民國便沒有兩岸和平交往,且中華民國存在才能促成兩岸和平交往。

這點原則不僅能夠最大程度維護台灣利益以及凝聚民眾共識,也沒有背離國民黨最初的使命和歷史責任,更重要的是其可具操作性的內涵。

例如,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左正東教授4月14日臉書貼文回應馬曉光言論時,最後以「只有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兩岸關係才能繼續向前!」作為結尾。

左正東另一則接受媒體訪問時,談到如何看待馬曉光言論,也再次強調「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之於兩岸互動的重要,並重申「求同存異」才能延續兩岸互動,「存異之處不傷害求同之處」,「求同之處也不限制存異之處」,兩岸互動就可以走下去。

江啟臣威脅說引陸不滿  國民黨回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民黨大陸事務部主任左正東

這些看起來或許很「國民黨」,若放在「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的原則下來看,這段結語品味起來更像是一段不卑不亢,「禮」中帶「硬」的呼籲。論比較淺層的意義,可以看成正視中華民國存在,兩岸關係好談,若再深究,可以從反面品出,如果不承認中華民國存在或是想要消滅中華民國,那麼兩岸關係也沒啥好談的強硬態度。

國民黨立委林為洲更是強硬反擊,提出若是國台辦不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將來也不必再談「九二共識」的回應,更展現國民黨新路線能守護台灣利益的積極性。

國民黨副秘書長黃奎博教授在4月17日評論美日元首高峰會時,提到國民黨支持任何能穩定區域安全的措施,但若牽涉到中華民國主權,政府不能退讓;此外,台灣與中國大陸若能按照自己各自的基本大法(憲法),找到政治上勉強能夠交集的基礎,則不一定要叫「九二共識」,應該可以找到一些對話空間。

從以上這些脈絡來看,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路線調整,讓國民黨在對應兩岸難題時,更容易展現有理有節且從容不迫的操作。

「九二共識Plus」或可看成國民黨版本「隆中對」

如果更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江啟臣「九二共識Plus」的四項要素——「中華民國主權、台海和平安全、自由民主人權、兩岸共榮建全」,其實就是一幅層次分明、環環相扣的戰略藍圖。

倘若要「以古鑑今」,千古名相諸葛孔明當年向左將軍劉備進言的「隆中對」或可與「九二共識Plus」相互比對,就能發現其精妙之處。「隆中對」之所以至今仍為「千古名策」,實因「隆中對」的架構經剖析後,實乃面面俱到的大戰略藍圖。

「隆中對」的戰略目標實現,奠基在「跨有荊(州)、益(州)」,此乃劉備戰略目標的「根本」。套用在「九二共識Plus」,即必須以「中華民國主權」作為國民黨制定其它次要戰略、戰術的起點,原因在如果沒有保住中華民國主權,或以中華民國主權作為根本,後續主張都是「失其所據」,甚或會讓部分台派趁機補上「舔共賣台」的罵名。

陸航CH-47SD運輸直升機吊掛國旗(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再者,「隆中對」提到「保其巖阻,西和諸戎,南撫夷越,外結好孫權」,這對應的是「兩岸和平安全」。就國民黨的立場,兩岸之間必須先保障安全,不論政治、軍事或是經濟,國民黨也未將話死,兩岸間和平安全可能相互信任、類和平協議、階段性共識、停戰協議、相互依賴,甚至相互威嚇下的戰略平衡,有各種可能維繫兩岸和平安全,最大限度保持彈性。

至於「內脩政理,天下有變」,則對應自由民主人權。國民黨並未表示,其主張是「只顧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自由民主人權可以是台灣的「防禦手段」,在維護台灣人自由民主人權的前提下,跟對岸進行對談,這也將是國民黨跟對岸交流的最高準則。

同時,自由民主人權也可以是國民黨的「積極手段」,比如關心中國大陸民主化的可能、大陸人民的自由民主人權情況,國民黨在這部分的優勢頗多,因為台獨壓根兒沒辦法、也不會「關懷」大陸人民的情況,尷尬的地方又在於,台獨說了等於干涉他國內政,當國民黨回歸到中華民國,並以中華民國憲法作為兩岸主張的一切根基時,自然取得比台獨甚或民進黨,更多、更高的戰略空間。

接著,「隆中對」提到「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於秦川,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誠如是,則霸業可成,漢室可興矣」,此段則可對應「兩岸共榮健全」。台灣的部分有心人士,或者是台派、台獨、民進黨,每逢談及「兩岸共榮健全」,幾乎是「反射式」的聯想到「舔共賣台」,在其心目中,彷彿「兩岸共榮健全」只能靠著「屈辱式的跪下求和」得到。

實際上,兩岸共榮健全能夠達到的方式,不光只有屈辱求和,也有可能是中華民國治下的共榮健全,也有可能是兩岸達到某種共識之下的共榮健全,且這種共榮健全也可能是被台灣人民以「簞食壺漿」所歡迎的。試問,當台灣真的要面對「終極選擇」的時候,平時在網路上嘴砲打得響、說要去學怎麼用槍的鍵盤高手們,又有幾個真有承擔做出選擇後的勇氣?

兩岸的共榮健全是依照當時的兩岸情勢而定,依照台灣方面爭取到多少戰略跟談判空間而定,國民黨因為拉高到「中華民國」層次,除了沒把話說僵說死外,空間是早在「中華民國」之下被拓展出來的。正因有「中華民國」,兩岸才有空間,這就是「九二共識Plus」的高明之處。

務實面:中華民國憲法的「弦外之音」

任何一位中華民國派看到目前國民黨正在一步一步實踐「九二共識Plus」戰略,恐怕都會下意識想到電影《少林足球》裡,周星馳所說的這句話:「大師兄回來了,我感覺到了,全部都回來了」,因為「九二共識Plus」正讓「中華民國」的「感覺」回來了,國民黨開始拾起在野後的幾位主席時期鮮少提起的中華民國憲法,不卑不亢地從中華民國立場對應中共開啟的零和遊戲,務實地搶佔戰略高地。

《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載明:「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定」,展現中華民國憲法所載的「一國兩區」,中華民國憲法本質還是「一國」(或說「一中」)。除了仍在中共的底線範圍之內,就台灣的立場、兩岸的和平、國民黨本身,能爭取到與中共之間的談判空間,至少中華民國憲法會是「1992年香港會談」等級的籌碼,於憲政、於台灣內部、於兩岸,都是重要資糧。

後疫情時代全球競爭 總統:設法讓台灣脫穎而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華民國憲法提供台灣現行的憲政基礎,台灣人民的自由民主人權則在其保障之下,而於兩岸則是提供連結及「憲法一中」,如此之於台灣才有活路。否則務實來講,若要從國際關係角度分析,兩岸目前的國力規模相差過大,如蔡英文及民進黨政府那樣的「蠻幹模式」,台灣將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兩岸升高惡意螺旋到極限之時,就是「既成事實」發生之時。

回歸到中華民國憲法,用中華民國憲法為兩岸提供連結的基礎——回頭強調九二共識的最根本,國民黨的「戰略暗示」相當明顯,如此的弦外之音就怕中共無法體認,硬要步步進逼,將國民黨的戰略暗示跟拋出來的戰略空間徹底「拆台」。

中共的焦慮:「政權綁架國家」將被「拆解」

中共近期大力強調「中國國民黨在『反人民內戰』中失利,1949年退踞台灣島,從此喪失了代表全中國合法政府的地位,這是不爭的歷史事實」,易言之其實就是在「去中華民國化」,且面對媒體提問怎麼看待「中華民國憲法仍在施行」,只能搬出「這是國際共識」回應。

不具體、模糊但又不失強硬語氣的回應方式,這是中共開始焦慮時,便容易出現的涉外作風之一。之所以說中共「焦慮」並非胡謅,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美國內部開始凝聚共識,區分「中共」與「中國」,還有「中國人民」,這幾乎可以說是中共的「阿基里斯腱」。

當我們翻開中共建政史,中共本身即是「以黨領政」、「一黨專政」、「中國唯一合法執政黨」早在建政之初既已確定,且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一條即寫明「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在憲法層次直接「加固」中國共產黨的執政神聖地位。

當中共政權宣示建政的那一剎那,並宣稱「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共就已將其自身用這種方式,綁上「中國」——政權綁架國家的概念。中共也刻意引導西方國家以及台灣民眾忽略和模糊「共產黨政權」與「中國人民」的本質區別。然而,美國近年來開始對「中國」、「中共」、「中國人」有所區分,凝聚了新的戰略認知。

上述分析並非空穴來風。最近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針對年度安全威脅評估舉行的聽證會中,內布拉斯加州共和黨參議員本・薩斯(Ben Sasse)提出「中國共產黨(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俄羅斯、伊朗、北韓、聖戰組織為美國目前面臨的五大威脅。

必須特別注意,當提到「中方威脅」時,薩斯沒有用「中國」(China),而是用「中國共產黨」一詞來指涉「中方威脅」。

隨後薩斯也指出,美國在這四至六年間從國會、兩黨到情報部門,一致取得共識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外部威脅,但也同樣認識到「習近平指揮下的集權系統和共產黨,與中國人民、海外華人、亞裔美國人的概念是不同的」,薩斯呼籲美國情報界與國會應該一再清楚地向美國人民傳達這些概念上的不同,美國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與種族問題無關,「而是習主席及其親信試圖統治世界的作為」。

AP_16712903694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共和黨參議員本・薩斯

另一解析中共焦慮的原因是:在中美鬥爭結構下,特別是美國,開始認知中共與中國人民的區分,美國戰略的最優解是讓「中共」瓦解或垮台,也就是消滅敵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從敵人內部瓦解。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在這場長期鬥爭中,很可能仍會維持一中原則不變,但是一中原則的內容可以有很多想像空間,因此「中華民國」的可利用性在美國眼中會升高,國民黨如果執政後按照「九二共識Plus」藍圖處理兩岸關係,不僅會符合美國利益,符合台灣民眾利益,還可能吸引到中國內部的「反中共力量」支持(例如幾年前的「民國熱」)。

故,美國很可能把「九二共識Plus」當成「槓桿支點」,從內部擾動中共統治基礎。

中共大反應:國民黨「九二共識Plus」正確的反證

打趣地講,中共之所以反應如此大,急著強調「自己代表全中國的合法地位」,某種程度可能反證了國民黨「九二共識Plus」的主張不僅正確,且打中了中共痛點。

另一方面,美國也開始著手拆解中共長期以「政權綁架國家」、「政權綁架人民、社會及民族」,穩定其在中國的統治基礎之「謀略」,中共自然得急於徹底打垮中華民國,斷了美國運用「中華民國」,反過來打擊中共在中國合法統治基礎的操作可能。

當中共越大聲地說「沒有中華民國」時,實際上就是色厲內荏的表現,中共扭曲歷史事實的「去中華民國化」,反而證明國民黨回歸中華民國憲法作為兩岸交流前提的正確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