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F專訪】《阿紫》導演吳郁瑩:有些台灣人覺得花錢買了外籍新娘,她們就該聽你的

【TIDF專訪】《阿紫》導演吳郁瑩:有些台灣人覺得花錢買了外籍新娘,她們就該聽你的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鏡頭對準雲林的小農村,細膩描繪遠從越南嫁來台灣的阿紫,如何以新住民的身分與她身障的丈夫阿龍共同生活。

採訪:李昭妟、李宗軒、周苡丞、宋明珊|撰文:李宗軒、周苡丞

《阿紫》是吳郁瑩首部紀錄長片,將鏡頭對準雲林的小農村,細膩描繪遠從越南嫁來台灣的阿紫,如何以新住民的身分與她身障的丈夫阿龍共同生活。本片入選第12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台灣競賽,隨後又在金馬與台北電影獎各有斬獲,成果十分豐碩。

吳郁瑩長年在美國從事剪接工作,由於出身嘉義,回台後便著眼於雲嘉地區找尋拍攝題材,因為她認為自己若是對一個地方不熟悉、沒感覺,是拍不出東西來的。起初她靠著社工團體提供的名單,一一走訪尋找合適的被攝者,發現雲林有許多單親父親,便打算將之做為拍攝題材。

在詳細踏查後,她進一步察覺單親父親時常與新住民家庭有關,「有些人會覺得沒有老婆、沒有下一代很慘,娶了外籍新娘,卻衍生許多問題。」因此便漸漸轉往新住民的方向著手,再經歷約莫兩個月的田野調查、拜訪當地許多家庭,最終決定拍攝阿紫一家。

捕捉夫妻關係細膩轉變

吳郁瑩第一次拜訪阿紫,就在她家住了十天。從越南來的阿紫與身障的丈夫阿龍,一個是異鄉人、一個身體與常人不同,她認為這個家庭的人物蘊含著很強的張力,而這些張力深深吸引著她。對她來說,阿紫與阿龍兩人都是主角、同樣重要,甚至在取片名時,英文的原先構想其實是「The Good Son and the Foreign Bride」,直接將兩人併置。

《阿紫》從片頭夫婦兩人尚能鬥嘴說笑,到後段爭吵漸頻,夫妻關係緊繃的種種場景,呈現了夫妻關係的細膩轉變。吳郁瑩說,拍關於人的紀錄片,最重要的就是要抓到他們的改變,有時再微小的變化,都可能成為關鍵。拍攝期間,吳郁瑩原以為阿紫會捱不住辛苦而離開阿龍,但後來觀察出兩人關係的轉變,意識到阿紫不會如此輕易離去,「這讓我感覺很深,我一直在等,就是要把那個改變拍到。」

導演照-吳郁瑩WU_Yu-ying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吳郁瑩

吳郁瑩說,《阿紫》前段並未放入太多兩人爭吵的畫面,但事實上他們從一開始就口角不斷。剛開始看到兩人吵架時,吳郁瑩嚇了很大一跳,「因為沒有看過人家吵這麼多的。」反思過後才認知到「對他們來說,那是生活的一部分。」此後,導演便一直提醒自己「是要用我的角度看呢?還是要用他們自己的角度去看?」

於是,即便口角已成阿紫家庭的日常,吳郁瑩在剪接上還是有意識地將夫妻吵架的片段,盡量置於影片後段,避免觀眾和她之前一樣,太早將兩人的個性定型。導演希望讓觀者循序理解,阿紫夫妻其實跟我們一樣,有甜蜜、相互理解的時候,也有比較困難、無法溝通的時候。

那些「揹著一個國家來的人」

片中婆婆與大伯對阿紫的態度,就像部分台灣人對待外籍配偶的縮影。因為各種偏見和誤解,婆婆將自己過往身為媳婦的經驗強加在阿紫身上,大伯則把她當作下人指使,鄰里間更有著對於外籍配偶的流言蜚語:那個誰嫁來沒多久就跑掉了,拿了錢把小孩丟在台灣……或許確有其事,但這些問題是怎麼來的呢?我們能把責任都推給他們嗎?

「台灣人有的會習慣以自我為中心,把她們當作另一個階級的人去看待,覺得花錢買了外籍新娘,她們就該聽你的。」諸如此類的刻板印象,以及對背後脈絡的缺乏理解,導致許多問題產生。吳郁瑩說,越南農村普遍貧窮,家庭多仰賴女兒嫁到國外賺錢貼補家用的現象,因此外籍新娘的收入在越南GDP中佔比非常高,她們肩上扛的擔子很重,是「揹著一個國家來的」。無奈的是,經歷越戰之後的越南,有太多複雜難解的內部問題,絕非三言兩語即可說清。

這些矛盾,吳郁瑩在拍片前都已知曉,但她坦言:「我不是制定政策的人,不曉得要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身為一個導演,她認為與其透過話語,不如「把東西秀給觀眾」親眼見證。於是,攝影機跟著阿紫回到越南,因為「真的要認識她,你就要看她是從哪裡來的。」阿紫的父母、親戚紛紛在鏡頭前現身,更捕捉到阿紫娘家的房子在她幾年不間斷的資助之下,由茅草鐵皮改建成磁磚水泥現代建築的變化。

The_Good_Daughter_still1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阿紫》劇照

這不是議題,而是「人」在經歷的事

吳郁瑩透過各個人物的角度,把《阿紫》的故事說好、說完整,讓阿紫夫婦、婆家、娘家都有機會發聲。觀眾在同理不同人物的心態之餘,也能進一步體認,這些問題並非阿紫一家獨有,而是大環境下所產生的結構性惡性循環。她強調,希望「看到影片的人可以理解,這不是議題,而是『人』在經歷的事。」

《阿紫》也曾在國外放映,獲得了不少正向回饋,有人因為阿紫在艱困環境下仍不願屈服的女性力量所折服,也有人從他們的夫妻關係中找到自己的影子,甚至還有觀眾表示非常能與婆媳問題共感。這些回饋都在在證實了,雖然《阿紫》拍的是台灣農村的小人物,卻也能是個具普世價值的故事。

儘管海外迴響頗佳,吳郁瑩還是認為「拍這支片就是給台灣人看的,西方觀眾怎麼想都是其次」。拍完《阿紫》,她仍在家鄉的土地上尋找題材,縱使長住海外多年,最深的關懷還是在台灣。

The_Good_Daughter_still_3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阿紫》劇照

活動資訊

  • 名稱:2021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 日期:4月30日至5月09日
  • 地點:台北新光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
  • 欲知詳情請點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