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如果連老師都不能相信,那我們還可以信任誰呢?

《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如果連老師都不能相信,那我們還可以信任誰呢?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班導師看到是這個成績不好的怪學生,本想打發幾句就算了,結果哪想到第二先生一字一句大聲的說,我們是學生,丟了錢是我們不小心是我們的錯,最後能不能找回來先不說,可是你不去處理這件事情,那就是你的錯了。

文:達達令

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

1.

第二先生是我的國中同學,他就是別人眼裡那個很不乖的孩子。

第二先生的英文成績很差,差到什麼程度呢?一年下來的考試成績,他的分數永遠維持在十分左右,不多不少。

第二先生的數學成績很好,好到什麼程度呢?一年下來的考試成績,他的分數永遠維持在接近滿分的狀態,從來沒有失手過。

班導師真操心啊,每天找第二先生談話,叮嚀他各科成績得要平衡發展,這樣才能考上好的高中,才能考上好的大學……

第二先生反問一句,考上大學了那又怎麼?

班導師噎住了。

2.

數學老師很喜歡第二先生,覺得他是個理性思考很優秀的孩子,可是讓數學老師操心的是,第二先生每次在解答考卷最後幾道題目的時候,永遠不按常理出牌。

他很執拗,一定要用第二種方法解題,就算再困難,就算每次考試時間到了尾聲,老師總會催促,要不然你先把第一種簡單答案寫出來先交了卷,之後你自己再想第二種解題答案?

第二先生不願意,死死盯著考卷不下筆,可是每一次就當我們都覺得這一次他真的要妥協的時候,他還是把第二種答案想出來了。

漂漂亮亮寫出一列列解題步驟,交出考卷。

幾天後成績下來,第二先生又是滿分。

3.

英文老師找第二先生談話,你英文成績這麼差,難道沒想過要努力一下嗎?

我想過,可是真的不喜歡,也無能為力,從小我家裡的經濟環境不好,別說聽英文了,中文的電視節目我都沒看過多少。

每次第二先生提到家裡的狀況,英文老師就不好再往下說了。

第二先生從來不避諱他的家境貧窮這件事情。

父母務農出身,他從小到大看著爸媽在田地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是即使是這樣,對於第二先生衣食住行的基本要求,父母也從來沒有讓他缺些什麼。

也是因為這樣,第二先生永遠是個大剌剌的孩子,父母沒有讀書,不能教導他些什麼,於是每次他需要做些什麼事情,只要回去告訴父母一聲,得到的回答就是,我們兩個大人什麼也不懂,你要是覺得想做,那就去做吧。

於是第二先生越來越放肆了。

4.

國二那一年,第二先生有一天剃了個光頭到學校。

他說去表哥家看到有人在看DVD,於是跟著看了一部香港電影,叫做《古惑仔》。

第二先生在教室裡眉飛色舞的跟我們講述什麼叫做仗劍走天涯,告訴我們要像「浩南哥」跟「山雞哥」那樣,手持長棍大刀,心懷熱血的大喊「銅鑼灣、旺角都是我們的!」

話語剛落,就有人跑進來朝著第二先生喊,校長叫你到辦公室!

我們周圍一群人轟的全散了。

校長辦公室裡,第二先生的爸媽也被叫過來了,兩個老人尷尬的站在校長以及第二先生的班導師旁邊,低頭不語,滿臉通紅。

校長說,你們家的孩子理了個光頭來學校,這個風氣很不好,你們也不管管嗎?兩個老人不說話。

校長繼續說,還有你們孩子在家不好好讀書,跑去看電影,還是什麼香港黑幫打架鬥毆,這樣下去孩子遲早會變壞的知道嗎?

第二先生乖乖站在一旁,面無表情,也不出聲。

過了一會,第二先生他爸終於開口了,校長啊,我們倆都是農民,只會耕地種菜,其他什麼也不懂,你們就多幫忙管教吧!

校長很無奈的說,可是你總得讓孩子知道,他這麼做是不對的吧?

老人回答,我也不知道這樣對不對,但是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就讓孩子把頭髮留長就好了對不對?

校長再也說不出什麼氣勢凌人的話了。

5.

後來又發生了第二件小事。

有一天第二先生的寢室有同學的錢不見了,於是告訴了班導師。

或許是因為當時面臨升學季,班導師的壓力很大,加上學校各種繁瑣工作,於是敷衍了那個錢不見的同學一句,這個錢已經丟了就很難找回來了,而且是你自己不小心,我也沒有什麼辦法。

本來以為這件事情就過去了,可是被第二先生知道後,他去了班導師辦公室,要求徹查這件事情。

班導師看到是這個成績不好的怪學生,本想打發幾句就算了,結果哪想到第二先生一字一句大聲的說,我們是學生,丟了錢是我們不小心是我們的錯,最後能不能找回來先不說,可是你不去處理這件事情,那就是你的錯了。

第二先生還說,我們不希望現在認為,你們大人處理問題的方式就是逃避,如果連老師都不能相信,那我們還可以信任誰呢?

班導師是個女老師,她萬萬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學生居然會說出這一番話,她一下子就被氣哭了。

這下好了,事情一鬧又傳到了校長耳朵裡,第二先生的父母又被叫來問話了。

依舊是校長氣勢洶洶,第二先生的父母點頭道歉。

這一次校長說一定處罰才可以,於是第二先生他爸出聲了,要不然我把他帶回家去田裡做幾天農務吧?

校長很訝異,但是也不好回絕,於是也就同意了。

第二先生回家做了幾天農務,然後又回來上學了,一切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可是從那以後,班導師開始對我們的父母洗腦,要家長勸導我們不要跟第二先生走得太近,「他是個不聽話的孩子,以後一定會變壞的!」每一個大人都如此告誡我們。

6.

我們沒有刻意疏遠第二先生,畢竟大部分的時間也都被讀書占據了,可是也擋不住第二先生來招惹我。

說實話,雖然輿論都說他是個壞孩子,可是我打從心底並不討厭第二先生。

他會在上化學實驗課的時候幫我清理實驗器具,我是個看到酒精火都會害怕躲得遠遠的人,所以別說做完整個實驗流程了,我根本沒有辦法完成課堂上老師交代的任務。

每次老師過來查看的時候,第二先生都會馬上站出來說,這是我們一起完成的過程,於是我也得到了一樣的好成績。

第二先生也很調皮,他總是從家裡帶一把還沒有熟的香蕉來學校,再買一個熟透快要爛掉的蘋果,放在同一個塑膠袋裡然後密封包好。

周圍同學總有人嘲笑第二先生,你看那個窮鬼,爛掉的蘋果也要吃!

他也從不回應。

幾天後,第二先生遞給我幾根香蕉,金燦燦的散發著一股香甜,咬上一口真是熟度剛剛好。

我問第二先生,這從哪來的?

就是那天買蘋果回來催熟的啊!

你怎麼知道可以這樣弄呢?

生物課上老師不是說過嗎?

我低頭害羞一笑,我說我自己還真的沒想到。

相關書摘 ▶《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職場軌跡雖然很普通,卻讓每個人都感同身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達達令

他們不以為然的一切,就是我視如珍寶的一切。

每個人的路都不一樣,你一方面希望用大眾標準衡量自己,
可是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太過庸俗。
其實,這是一個假議題。
這世界根本沒有什麼絕對真理和標準,
人們只會用自己的主觀經驗,去靠近自以為是的客觀真相。
你沒有想像中那麼厲害,但是你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糟糕。

每個人擁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無論這種選擇來自於你的喜歡還是迫不得已,
任何另一個人都無法感同身受。

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立封)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