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職場軌跡雖然很普通,卻讓每個人都感同身受

《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職場軌跡雖然很普通,卻讓每個人都感同身受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來的對話裡我勸L小姐,要是實在熬不下去,那就不要做了,工作再找就好了。誰知道這麼一說,L小姐的聲音立刻高昂了幾分,那怎麼可以!我要是那麼容易妥協了,那也太沒用了!

文:達達令

那些被好運眷顧的人

1.

我的大閨密L小姐上個星期告訴我,她的主管買了最新的蘋果手機給她,我想都沒想就回她,你主管肯定是看上你了,他是不是要睡你?

L小姐給我一個大大的白眼,然後回答說,是,他要是願意睡我就更好了,那我早就在公司裡平步青雲呼風喚雨了,也不至於現在還在公司裡當苦力。

我很少說起L小姐的工作故事,因為她跟我以及很多大學畢業出來的辦公室小職員一樣,也不過是在職場裡普通的度過了三四年的時間而已,比起那些早早創業或者事業有成的同齡同學來說,我們實在是太不起眼也不值得拿出來說。

可是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一點,或許我們的職場成長軌跡很普通,但其實就是很多人正在進行中的事情,它並不偉大,也不典型,可是卻讓每個人都感同身受。

L小姐大學專攻影視文學,一看就是文青氣質,她在大學裡研究過很多電影以及舞台劇,她也希望自己畢業後可以從事一份自己喜歡的小眾文化圈的工作,可是跟很多人一樣,社會並沒有給我們那麼多可以與自己所愛的工作相遇的機會,我們需要生存下來。

2.

L小姐畢業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小的傳媒公司,因為老闆也是創業初期,一切都是混亂的,L小姐在這個時期身兼數職,從行政到銷售,從客戶到推廣,這些事情她都一一經歷過,甚至連辦公室搬家的苦力活她都一一遇上了。

有天夜裡她打電話給我,說自己在送合約給客戶的路上,她連續幾天幾夜的加班,每天早上起來都有一種要嘔吐的感覺。

公司一共五個人,除了老闆另外幾個都是銷售人員,於是她把剩餘所有的工作全部攬下了,公司那天新買了一台印表機,送貨員幫忙安裝之後就走了,可是沒想到新機器因為剛啟用,一堆問題。

L那天接到老闆的電話,要在晚上八點前送合約過去給客戶,她馬不停蹄工作了一天,開始連接印表機,發現印表機是壞的,於是她按照說明書一個個步驟檢查,等到問題解決的時候,全身沾滿了油墨的印記。

來不及清理衣服,L小姐把列印出來的合約整理好,然後奔赴給客戶的路上,那天夜裡下了一場大雨,一陣風都能把她這樣小巧的身子吹起來。她為了防止合約被雨淋濕,一直牢牢的抓著自己的檔案夾,根本顧不上自己一身的墨水狼狽樣。

趕到客戶那裡的時候,客戶在飯店裡吃飯,富麗堂皇的餐廳裡人來人往,L小姐直接往客戶所在的包廂奔去,包廂大門打開的時候,一屋子的人都愣住了。

後來L小姐告訴我,她至今想起來仍然覺得那是電視劇裡才會發生的場景,所有人都在優雅的舉杯交談中,她像個小丑,不,應該是比小丑更尷尬的局面,停滯在那個服務生在她周圍穿梭來回的門口。

空氣在那一刻彷彿也停滯住了,L小姐盡量壓抑住自己顫抖的聲帶,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然後把合約送上。

客戶接過合約說,這個我得先看一遍,明天再回覆你吧!

L小姐心裡一驚,因為這是她老闆下達的死命令,今天必須和客戶完成簽約。

於是她就站在那裡了,一動不動,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因為不敢離開。

L小姐說,如果時光飛到現在,她可以有很多種方式應對當時那個尷尬的局面,但是那個時候是她剛開始工作的第二個月,她沒有任何的經驗。

跟客戶同一桌吃飯的人有個大姐出聲了,說小妹妹這麼晚了你都淋濕了,不然早點回去休息吧,否則很容易生病的。

L小姐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說,這是我出來工作經手的第一個任務,我不知道有經驗的過來人是怎麼處理這種情況的,可是我現在一無所有,只有無盡的耐心了,我等得起,你們可以慢慢吃,我在門外等您(指的是客戶那位先生)。

說完這一段的時候,L小姐說自己當時直接把眼睛都閉上了,她甚至都不敢想像接下來客戶會不會發脾氣,還有自己一身的狼狽樣會不會影響客戶對公司的印象,以及客戶明天會不會向老闆投訴自己,她說自己的心跳已經快要噴到喉嚨了。

客戶終於說話了,那你先出去等等吧!

L小姐點頭,然後走到包廂門外等著。

半個小時後,客戶一個人出來了,把簽好的合約給了L小姐,說你可以回家了。

L小姐滿是感激的不斷點頭,甚至想不起來應該向他說出感謝的話以及道歉。

3.

那天夜裡L小姐打電話給我,說自己剛拎著斷了一個鞋跟的高跟鞋,赤腳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些偏僻的路上燈光昏暗,路邊的小混混向她吹口哨,她到一家還沒打烊的小吃店叫了一碗麵,大口大口喝湯的時候才反應過來,她這一天從早到晚幾乎沒有吃任何東西。

吃完飯回家,她洗了個澡,發現那一身的油墨已經洗不掉了,一想到那是她畢業以來自己買的比較好看價錢也不便宜的衣服,這一刻L小姐才放聲大哭。

電話裡她在抽泣,說自己一天緊繃著神經下來都不覺得辛苦,可是看到自己喜歡的一身衣服毀了就哭得歇斯底里,是不是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我安慰說,不是的,那是你之前一直處於緊張忙碌的狀態,這一刻鬆懈下來了,髒衣服不過是你想發洩的導火線而已。

L小姐問,你說我運氣是不是太背了,進了一家小小的公司,所有的一切都是自給自足,公司就我一個女生,這裡根本沒有人把我當成女生,他們每天忙成一團,連老闆都見不上幾面,我都不知道工作的意義是什麼?

那個時候我也一樣年少無知,只是我運氣比較好,畢業的時候到了一家還不錯的公司,規範有序,體面舒適,即使內心依舊忐忑,但是跟L小姐處於水深火熱的狀態根本不能比,所以我也不知道怎麼安慰當時的那個她。

後來的對話裡我勸L小姐,要是實在熬不下去,那就不要做了,工作再找就好了。

誰知道這麼一說,L小姐的聲音立刻高昂了幾分,那怎麼可以!我要是那麼容易妥協了,那也太沒用了!

我無言,我說那你想怎麼樣?

她說,就先把明天過了吧。

結果這個「明天」一過就是整整兩個月,有一天中午,L小姐跟老闆提出要辭職,老闆很慌,說如果你是覺得薪資太少,我們可以談談的。

L小姐說,不僅僅是薪資的問題,我只是覺得自己學的東西差不多了。

老闆看到施軟不成,於是開始威脅,我告訴你像你這樣的畢業生,外面的人才市場一抓一大把,你別以為自己有幾個月的工作經驗就了不起了,你這樣的態度出去在這個社會是混不下去的!

L小姐也沒反駁,收拾好東西就離開公司了。

一星期以後,L小姐找到了新的工作,面試的時候對方開出很低的薪資,甚至不到專科畢業生的標準,L小姐也沒有提出太多要求,只是說自己可以先入職,薪資的事情以後再說。

公司肯定願意了,這麼低的價錢找到一個還不錯的大學畢業生,這樣的好事上哪裡去找?

相關書摘 ►《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如果連老師都不能相信,那我們還可以信任誰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達達令

他們不以為然的一切,就是我視如珍寶的一切。

每個人的路都不一樣,你一方面希望用大眾標準衡量自己,
可是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太過庸俗。
其實,這是一個假議題。
這世界根本沒有什麼絕對真理和標準,
人們只會用自己的主觀經驗,去靠近自以為是的客觀真相。
你沒有想像中那麼厲害,但是你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糟糕。

每個人擁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無論這種選擇來自於你的喜歡還是迫不得已,
任何另一個人都無法感同身受。

你說的不應該,是我用盡全力的想望(立封)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