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奧斯卡賽後分析:疫情下的改變與缺憾,大家都在猜為何「最佳影片」不是最後頒

2021奧斯卡賽後分析:疫情下的改變與缺憾,大家都在猜為何「最佳影片」不是最後頒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奧斯卡成為後疫情時代第一個回歸實體現場的大型頒獎典禮,作為影視娛樂最高殿堂,奧斯卡當然希望能藉此引領整個產業,在疫情後儘速復原,看看全數出爐的得獎名單,今年的得獎者替去年北美電影圈畫出了什麼的輪廓?

在極度不尋常的疫情時刻,長達14個月的第93屆奧斯卡獎季就此落幕,典禮上當然充滿各種驚訝以及失落,我至今還無法從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以《父親》獲得最佳男主角的震驚中平復,被視為最大獎的最佳影片並未留在最後一刻也讓人詫異。

不過,更讓人驚喜則是整場典禮的進行意外流暢。在一個前所未見的年頭,奧斯卡也端出了前所未見的頒獎典禮,典禮導演Glenn Weiss以及三位製作人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Jesse Collins、Stacy Sher的努力下,讓奧斯卡成為後疫情時代第一個回歸實體現場的大型頒獎典禮,作為影視娛樂最高殿堂,奧斯卡當然希望能藉此引領整個產業,在疫情後儘速復原。

AP_21115793328467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左至右:Jesse Collins、Stacy Sher、史蒂芬索德柏

典禮有別長久以來舉辦在好萊塢杜比戲院,這回杜比戲院的功能是作為與會者的社交場合,讓其餘業界人士作為酒會、觀賞典禮轉播的宴會場所,主要場地則遷移至格局較小的洛杉磯中央車站,在車站前設立一個簡單的紅毯,車站建築外廣場則改造成精美舒適的villa式庭院,作為典禮前的暖場與休息場地,而車站大廳則是頒獎典禮的舞台,放上了數層的半圓式沙發,桌上則放上精簡華麗的桌燈,讓整個場地看起來更像是歌舞廳,而非過往與會者排排坐、硬要將身上華麗禮服擠入狹小座位的頒獎典禮。

製作陣容為了確保實體典禮的成真,團隊所擬定的各種措施已在前一篇典禮前文章提及,史蒂芬索德柏在疫情期間除了執導兩部新電影作品,他還在先前的新聞稿預告整場典禮將會以2.35:1寬螢幕比例、24影格幀數播放,搭配各個攝影角度,會讓收看典禮的觀眾以為在觀賞一部電影。

從2019年開始,本屆奧斯卡一連三年依舊沒有典禮主持人,典禮的開場,首位頒獎人蕾吉娜金恩(Regina King,其導演處女作《邁阿密的一夜》今年獲得三項入圍)從庭院抓下一座小金人獎盃、走過傍晚夕陽射入窗格的長廊、穿過入圍者早已就定入座的歌舞廳,在掌聲中走上舞台,整段過程用一鏡到底的長鏡頭呈現,確實從這開場就看出史蒂芬索德柏所說的「電影感」為何,蕾吉娜金恩在台上更壓不住喜悅之情,大聲歡呼慶祝現場典禮終於回歸!

整體而言,這場頒獎典禮少了些傳統奧斯卡典禮的儀式感,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更具溫度的聚會場合,像是各個與會明星一同慶祝疫情下仍百花奔放的電影創作,一同為彼此打氣,期許未來疫情後世界的復甦。

AP_21116087789663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許多考量到疫情之下的決策無可厚非,但典禮仍有些缺憾是跟疫情毫無關係的。例如不少人抱怨這回在介紹入圍者時,沒有以影片介紹他們的作品,過往最佳服裝設計、視覺效果等獎項,都會以影片的方式展示電影的設計草圖、幕後工作劇照等等,然而這回卻讓攝影機尷尬地直直對著入圍者長達數十秒的唱名時間。

本屆頒獎典禮的主題是「Bring Your Movie Love」,因此有些獎項的引言以及唱名,是朗讀入圍者針對電影的熱情與私人情感,例如最佳動畫片的入圍者回憶他們觀賞的第一部動畫作品,或是去年《寄生上流》得主奉俊昊在頒發最佳導演獎時,事前詢問五位入圍導演「要如何在20秒跟一位陌生孩子解釋導演的工作」,隨後奉俊昊以韓文一一朗誦,個人認為這番立意當然良好,但作為歷史上最不被大眾關注的其中一屆奧斯卡典禮,這項決策某方面讓觀眾更加無法與入圍者的作品產生共鳴。

史蒂芬索德柏在日前記者會曾開玩笑說,當年他以《天人交戰》獲得最佳導演獎時,有些酒醉茫然,講的感言言不及義,因此本屆值得讚許的環節是,這回典禮現場沒有樂隊,在現場演奏作為「消音」得獎感言的功能(只有Jimmy Fallon脫口秀的樂隊成員Questlove在現場當DJ放音樂炒熱氣氛),得獎者的感言時間似乎沒有過度限制,讓這些好不容易夢想成真的得獎者能好好享受這一刻。

也讓我們聽到如《猶大與黑色彌賽亞》男配角丹尼爾卡盧亞(Daniel Kaluuya)在台上最後感謝父母因為行房而生下他 (其位於倫敦BFI Southbank的母親在轉播上表情逐漸傻眼,讓人啼笑皆非),或是《醉好的時光》導演湯瑪斯凡提伯格(Thomas Vinterberg)分享女兒在電影四天後車禍身亡,讓整部電影從此賦予另一層意義的動人故事。

AP_21116067496595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丹尼爾卡盧亞

另外還有以往穿插於現場典禮中,由五首最佳歌曲入圍者的現場演出橋段,本屆五首歌曲的表演被安排在典禮前的紅毯節目中,演出以預錄形式,除了《歐洲歌唱大賽:火焰傳說》的歌曲〈Husavik〉外,其他四首歌曲都在即將開幕的洛杉磯奧斯卡博物館的圓頂劇場演出,請特別花些時間去觀賞《猶大與黑色彌賽亞》的〈Fight For You〉,歌手H.E.R.的這場演唱絕對震撼人心,她也接著大爆冷門拿下最佳原創歌曲獎,是她今年以紀念佛洛伊德事件的〈I Can’t Breathe〉拿下葛萊美獎年度最佳歌曲後,在奧斯卡再下一城。

另外也請去觀看歌手Molly Sandén在冰島Husavik小鎮演唱的〈Husavik〉,場面盛大且優美,冰島雖然本屆沒入圍國際影片項目,但冰島政府在獎季全力推廣這首歌曲,讓Husavik這個臨海的小漁村一夕爆紅。

作為整個獎季最具聲勢的角逐者,出生於中國的導演趙婷毫無意外以《游牧人生》拿下最佳導演獎 (她還以白色平底鞋搭配素色禮服!),成為奧斯卡史上繼凱薩琳畢格羅(Kathryn Bigelow)《危機倒數》後,第二位獲此獎的女性導演,也是繼李安《斷背山》、《少年PI的奇幻漂流》與奉俊昊《寄生上流》,亞洲導演第四度獲得此項目,趙婷在台上更以中文讀出「人之初,性本善」,將獎獻給世上所有善良、願意對陌生人伸出援手的人們,但同樣作為極為主要獎項的最佳導演獎,選擇在整個典禮的中場頒發,這項安排也令人摸不著頭緒。

AP_21116134754613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趙婷

然而,最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絕對是最佳影片。當然《游牧人生》獲獎預料之中,該片已經成為影史上獲得最多獎項的電影,也可以說是近年少見的輾壓等級獎季強片,但最佳影片獎卻在男女主角項目前頒發,這項決議至寫文章的當下仍讓人無法理解 (我相信不久後會有媒體訪問製作單位的報導出來解釋)。

奧斯卡上一回最佳影片並未作為典禮壓軸要回顧到1972年,當年的典禮以喜劇泰斗卓别林(Charlie Chaplin)的終身榮譽獎作為收尾,卓别林在1952年因被指控為共產份子而被美國驅逐出境後,20年後再一次得以踏上美國土地 ,這是奧斯卡史上最偉大、最令人動容的一刻。

而本屆奧斯卡並未將最佳影片作為壓軸的原因,我目前為止唯一能想到的合理解釋,僅有節目單位希望將最佳男主角作為壓軸,讓去年過世的「黑豹」查德威克鮑斯曼(Chadwick Boseman)以遺作《藍調天后》獲獎,為整個典禮製造一個充滿感性的收尾,生前在好萊塢擁有高人氣的查德威克鮑斯曼,在整個獎季確實是橫掃千軍之姿,也被看好能以一座奧斯卡獎為他短暫卻閃耀的生涯劃下完美句點,想必節目製作人也是這麼想的吧。

怎知最後是由安東尼霍普金斯獲獎,不是說這項結果不好,安東尼霍普金斯確實交出令人信服的精湛演出,是他在1992年《沈默的羔羊》後第二度獲獎,但此獎並未由查德威克鮑斯曼奪得仍令人惋惜,加上安東尼霍普金斯本人並未出席典禮,而選擇待在其威爾斯的住家 (根據他的發言人,他並無意願前往倫敦或是都柏林的轉播現場),使得本屆奧斯卡以「安東尼霍普金斯的頭像」成為壓軸得主,完全是個令人錯愕不已的結束方式。

回顧其他的得主,競爭極為激烈的女主角項目,最終被給了《游牧人生》的靈魂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讓她贏得生涯第三座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僅次於凱薩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的四座女主角成就,至於號稱「地表最強女演員」的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三次奧斯卡獲獎中有一座是女配角獎,硬要比的話還是小輸一截,加上法蘭西絲麥朵曼同時身兼《游牧人生》製片,讓她今晚與趙婷一樣抱了兩座奧斯卡獎盃回家 (生涯累計四座小金人)。

AP_21116143706815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左)法蘭西絲麥朵曼

女主角項目本屆相當激烈,原先另外兩位勁旅,包括多數人看好的《藍調天后》薇拉戴維絲(Viola Davis) (同時也是我的預測人選,即便我私心最喜歡法蘭西絲麥朵曼的演出),與同片男主角查德威克鮑斯曼一同落馬。

AP_21115822886091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薇拉戴維絲

還有不少人喜愛的《花漾女子》凱莉墨里根(Carey Mulligan),作為這世上最出色的女演員之一 (卻僅是第二度入圍),也有呼聲希望能讓她獲得遲來的肯定。雖說女主角項目失足,這兩部電影仍獲得其他獎項加身,《藍調天后》獲得最佳服裝設計、最佳妝髮,妝髮團隊的Mia Neal、Jamika Wilson成為該項目第一位黑人得主,而服裝設計師Ann Roth則以89歲之姿成為史上最年長得主 ,與《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編劇詹姆士艾佛利(James Ivory)獲獎時的89歲並列。

AP_21116154803648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凱莉墨里根

《花漾女子》的核心人物艾美爾拉德芬內爾(Emerald Fennell),一舉入圍最佳影片、導演、原創劇本三項大獎,這位年僅35歲的全方位創作才女,挺著懷孕的大肚子獲得了最佳原創劇本,成為2007年蒂波洛寇蒂(Diablo Cody)《鴻孕當頭》後再度獲得編劇項目的單一女性得主,長片處女作便獲得此成績讓人臣服 (她早在小說創作、電視圈獲得相當精彩的成就),她在典禮後特別節目《Oscar:After Dark》的訪問透露目前在籌備下一部新作。

AP_21116133071222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艾美爾拉德芬內爾

整體而言,本次獎季得主分散,多以皆大歡喜的局面收尾,除了入圍六項的《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最終掛蛋回家,這部編導艾倫索金(Aaron Sorkin)幾乎耗時20年打造的作品,原先被看好有望為Netflix贏得渴望已久的第一座最佳影片獎盃,《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也絕非陪榜角色,確實是本屆獎季的強勢角逐者,包括獲得SAG演員工會獎最大獎整體演出獎,最終卻成為八部最佳影片入圍者中唯一未獲得任何獎項的苦主,不免令人失望。

奧斯卡最佳男主角艾迪瑞德曼新片  飾學運領袖
Photo Credit: Netflix提供
《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

典禮的得獎意外亮點還有,Erik Messerschmidt以《曼克》的深焦黑白攝影,意外擊敗擅用魔幻時刻自然光的《游牧人生》Joshua James Richards (他同時是趙婷的男友,也擔任電影的美術設計,真是一對才華洋溢的情侶),這是Erik Messerschmidt第一次擔任電影攝影師,不過他之前曾兩度與《曼克》導演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合作 (影集《破案神探》的攝影師,以及電影《控制》的燈光師),這項結果確實令不少人感到意外,畢竟先前《游牧人生》囊括絕大多數的攝影獎項。

部分人歸咎於黑白攝影在奧斯卡佔據優勢,這點其實有待商榷,其中一項因素要從今年獎季來看,《曼克》因為疫情關係,少了在戲院大規模放映的條件,黑白攝影不見得能贏得演藝學會成員的心 (我個人就聽聞不少具有投票資格成員抱怨《曼克》在小螢幕上觀賞的效果),從歷史數據來看,自1968年奧斯卡將攝影獎項合併之後 (在過去分為彩色攝影獎與黑白攝影獎),《曼克》僅是第三次黑白攝影的電影獲獎,前兩次是1994年《辛德勒的名單》與2019年《羅馬》。

mank-1
Photo Credit: Netflix
《曼克》

不過激情終會過去,奧斯卡對一般觀眾而言恐怕僅是一夜好萊塢明星們的亮麗現場秀,對影迷而言可能是一段可以積極參與預測,並檢視過去一年觀影成果的慶典。不過對於電影從業人員而言,這可能是一輩子的夢想,也有可能是影響他們未來職涯的關鍵時刻,奧斯卡當然理解這一點,這次的典禮在視覺上用心得充滿專業水準,完全可以感受到專業製作團隊的功力,但也因為如此,才更加讓人在疫情時刻思索「奧斯卡典禮到底是什麼?」

Steven Soderbergh希望他製作的奧斯卡典禮轉播猶如一部電影,但說到底現場電視轉播節目的DNA仍深根在此,本屆奧斯卡更關鍵的任務,絕對是希望能讓世界各地的觀眾再一次愛上電影,並再一次踏入戲院,這應是一個讓世界各地的影迷與職業電影人連結的時刻,而非是一個排外、獨家的圈內人大會。

如果依據史蒂芬索德柏的說法,本屆奧斯卡轉播應該像部電影,那麼難堪的現實就是,觀眾永遠會加深他們對電影結局的印象,那幕最佳男主角獎的錯愕收尾,就注定成為本屆奧斯卡令人無法抹滅的最終印象了。

不過,或許人們還會記得《夢想之地》尹汝貞奶奶在台上瞬間變成布萊德彼特(Brad Pitt)的粉絲大告白,甚至偷偷在下台後挽起布萊德彼特的手臂,或是她的戲中孫子Alan Kim直接在座位上拿出Switch遊戲機開打的場景,當然還有《游牧人生》獲獎時,法蘭西絲麥朵曼直接在台上率領大家學狼嚎叫,另外,她也扛起了頒獎典禮未能擔下的重任,在台上呼籲大家:「請去最大的銀幕看我們的電影。然後未來的某一天,請帶你認識的所有人踏入戲院,讓我們在黑暗之中再次肩並肩。」

在奧斯卡仍在疫情中寄望走出陰霾的時間點,唯有《夢想之地》與《游牧人生》這兩部溫暖優雅的電影能解救奧斯卡了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