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選摘:做愛像抽菸一樣,第二次以後妳就會上癮

【小說】《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選摘:做愛像抽菸一樣,第二次以後妳就會上癮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可是妳又不跟我做,妳要我怎麼樣嘛?」男生的語氣之中似乎有些抱怨。「在這樣我只好去找別的女生了。」「……可是聽說會很痛。」「不會啦。」「那好吧……」,男生拉起林郁涵的手走向電影螢幕後方的廁所。

文:四絃

雖然很討厭暑期輔導,討厭老師用聯考來定義我們的人生,但是難得的假日還是不想待在那個又髒又臭又炎熱的家,跟外婆大眼瞪小眼,聽著正在看著京劇的外公把電視的音量開到最大。

外公一坐在電視機前就開始睡覺,打鼾聲根本比打雷還要大聲,簡直都快要把屋頂給掀了,而且又不准人家轉台,我實在不想跟這樣的家人一起待在一個屋簷下整個假日。

於是我偷偷的從外公的口袋裡拿了兩百塊鈔票與一些零錢,搭著電車到其他的小鎮去走走,打算在常去的漫畫出租店待上一整天。

距離這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小地方最近、稍微熱鬧一點的城鎮,搭電車大概要二十分鐘,在這種鄉下地方幾乎沒有人在乖乖買票,剪票口也遠永都沒有站務人員看著,我一如往常連票都沒有買就溜進了月台,出收票閘口的時候就要跟在人群之間盡速通過就不會被抓包。這個小小的車站,要到對面的月台就必須趁著沒有列車經過時,快速穿越鐵軌,再走上月台,正當我穿越鐵軌時,在北上的月台上看見了林郁涵。

林郁涵穿著白色的襯衫與格子短裙,露出了一雙筆直的雙腿,連身為女生的我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更何況是男生。

林郁涵沒有注意到我,因為林郁涵在等車的那十幾分鐘之間,不時低頭看著手腕上的錶,以及張望著電車到底什麼時候會到站。

而我也刻意與林郁涵保持距離,要是今天我們兩人身上穿的都是制服,或許還會考慮上前去跟林郁涵打聲招呼,偏偏今天身上穿的是外婆不知道從哪裡撿來的舊洋裝,洋裝上的扣子是外婆自己縫上去的,每一顆都還是不一樣的顏色跟形狀,是從其它更舊、更不堪使用的衣服上剪下來的。

我又胖又醜而且還穿的俗氣洋裝,才不想站在氣質清新的林郁涵的旁邊,形成強烈的對比,所以我也不希望林郁涵在這個時候發現我,而且據說林郁涵最近也脫離了小圈圈,放學後沒有再跟大家一起唸書,聽說是林郁涵的爸媽為她請了家教,看來林郁涵的媽媽是真的為了她的前程卯足的全力,不像我媽到現在都還只顧著跟男人鬼混。

雖然打死都不願意在現在這一刻跟林郁涵相認,但眼光還是時不時就飄向林郁涵,為什麼林郁涵身上就是有一股讓人無法忽視的氣質呢?如果林郁涵是天上的星星,那我大概就是地上的那坨狗大便,人的起跑點定義了人生,人人生而平等這句話簡直就是狗屁嘛。

電車來了,上一站之前的乘客已經將車廂擠得六分滿,但車廂裡還是有些空間,我用臃腫的身體頂開老是喜歡站在門邊、阻礙別人進出的那些自私鬼,才有辦法擠到車廂的中心。過了一站以後出現了空位,我順勢坐下,發現林郁涵也在同一個車廂內,默默地站在車廂的另一個角落背對著我,纖細的手拉著把手,在一雙筆直的腿搖搖晃晃的。

坐在她對面穿著私立高中制服的男生,在黑框眼鏡下的眼睛不時飄向林郁涵那雙漂亮的長腿,從她的大腿根部到腳趾頭反反覆覆欣賞著,露出猥褻的表情。

膚淺的傢伙。

我在心裡咆哮著,為什麼男生總是會喜歡林郁涵?就因為林郁涵長得漂亮,有一雙筆直的美腿,所以大家都喜歡她嗎?但最令人感到不爽的是,就算自己瞧不起總是圍繞著林郁涵打轉的那些人,但也無法不注視著林郁涵的一舉一動。

我與林郁涵在同一個站下了車,林郁涵快步地走出火車站。

我本應該要往另一個方向走,但不自覺跟在林郁涵的背後,看見林郁涵走向火車站附近的泡沫紅茶店,已經有一個穿著著白上衣與牛仔褲男生坐在露天的咖啡座抽著菸。

林郁涵一臉歉意的走向那個男生,那個男生則熄掉的手中的菸站起身。

那個男生看起來明顯比她們還要成熟許多,應該已經上了高中,甚至再更大一點都有可能。

男生主動牽起了林郁涵的手,林郁涵的臉上露出了害羞的神色,兩人走向附近的二輪電影院。

其實我根本不喜歡看電影,尤其是在二輪電影院,因為電影院裡總是可以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不是遇到坐在隔壁用猥瑣的神情看著我一邊自瀆的怪老伯,就是遊民佔據著一整排椅子睡覺,還有一陣腳臭與食物的氣味混雜在一塊。但是見到林郁涵跟這個男生一起走進去,就不自覺掏出了錢買了一張票。

林郁涵與那個男生坐在靠牆邊的座位,所以也默默地跟上故意相隔兩排的位置坐在林郁涵的背後。

在唱國歌之前,跟林郁涵在一起的男生就在電影廳後方的小雜貨鋪買了零食與飲料,看得我嘴饞,原本也想要去買點東西吃,但是又怕太輕舉妄動會被林郁涵發現,只好乖乖待在座位上。

唱完國歌後,林郁涵依偎在那個男生的肩膀上,一邊喝著可樂一邊看著電影,不到十分鐘,前方出現了輕微的騷動。

「不要啦。」林郁涵嬌嗔著。

男生低聲地說。「就一下下嘛,又沒有關係。」

「有很多人。」

「這麼暗,沒有人看得到啦。」

「可是……」

「就一下子,拜託啦。」男生用可憐兮兮的聲音哀求著。

只見林郁涵趴伏下了上半身,我聽見拉鍊被拉開的聲音,隨後又聽見了奇怪的聲響,拉長著脖子想要看到底前兩排座位發生了什麼事?林郁涵到底在前面做什麼,只見男生仰起了頭,呼吸越來越粗重狂躁,林郁涵突然掙脫了男生壓在她脖子上的手起身,抹著嘴角,整理著亂掉的頭髮。

「不要每次在這裡都要這樣,很討厭欸。」

「可是妳又不跟我做,妳要我怎麼樣嘛?」男生的語氣之中似乎有些抱怨。「在這樣我只好去找別的女生了。」

「……可是聽說會很痛。」

「不會啦。」

「那好吧……」

聽見林郁涵無奈地允諾,男生拉起林郁涵的手走向電影螢幕後方的廁所,我也趕緊跟了上去,發現他們進入了男廁。

我聽過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都市傳說,在電影沒有結束以前絕對不可以到廁所去,因為心肌梗塞而死在電影院中的放映師會出現在廁所裡,一臉鐵青地質問,為什麼沒有認真地把電影看完?

雖然很想吐槽難道電影放映師是高風險職業,否則怎麼可能每個電影院都會有放映師死在裡頭?但是大家都寧可信其有,所以除非快要拉在褲子上,是絕對不會在電影結束前去上廁所。

也許是認為不會有人在這時候闖進來,也有可能是那個男生已經精蟲衝腦所以忘記把門上鎖,我推開了一個小小的縫,從門縫中看見男生把林郁涵按倒在洗手槽的鏡子前,把手伸進林郁涵的裙襬裡。把她純白鑲著蕾絲花邊的內褲拉到膝蓋的部位,急急忙忙解開了拉鍊,粗魯的擺動著腰。

林郁涵一手抓著洗手槽的邊緣,一手撐在鏡子上,不停的在發抖。

我從鏡子的反射中,看見那張漂亮的臉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恐懼而扭曲了,林郁涵像貝殼一般的牙齒就快要把嘴唇咬破,發出了細碎的呻吟,聽不出任何愉悅感,反倒激起了男生的獸性。

像是機械式的擺動在幾分鐘後,越來越激烈,男生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嘆息,顫抖了一下停止了所有的動作,默默地從林郁涵的身後退出,背後靠著牆壁站著。臉上掛著一種得到了某種東西的喜悅,從口袋裡掏出了紅色菸盒,從菸盒裡取出了一支菸,叼在嘴唇上後點燃,拉起了拉鍊。

林郁涵低著頭,有些凌亂的頭髮遮住了她的臉蛋,所以我看不見林郁涵現在的表情。

林郁涵不知怎麼的突然一陣腿軟,膝蓋一彎差點就跪在廁所又髒又臭的地板。男生見狀立刻將如柳葉一般的身體林郁涵撈起,卻發現她在哭。

「幹嘛哭啦?」

男生皺起了眉頭,顯然是覺得剛剛發洩完卻看見一個女生哭哭啼啼很掃興。

林郁涵一下搖頭,一下點頭,哭得很是傷心。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宛如仙女下凡的林郁涵如此難看的模樣,眼淚、鼻涕、唾液、頭髮都糊在她的臉上。

男生抹去林郁涵臉上的眼淚與鼻涕,替她整理了一下亂了的瀏海,捧著她的臉,還在嘻皮笑臉著。

「很痛嗎?」

「痛,很痛……」林郁涵委屈的吸了吸鼻子。

男生把菸的濾嘴湊向林郁涵那被自己的門牙折磨得通紅的嘴唇。「來,吸一口,吸一口就不痛了。」

林郁涵抗拒地搖搖頭,男生不顧林郁涵的反對,自行吸了一口菸,湊近了林郁涵的嘴巴,把菸吐進了她的口中。林郁涵被煙味嗆得一直咳嗽。

「咳、咳、咳……」

在她的額頭上烙下一個吻。

「沒事了,做愛就像抽菸一樣,第一次不習慣,第二次以後妳就會上癮。」

相關書摘 ►【小說】《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選摘:我壓抑想要打她一巴掌的衝動,替小嬸搓洗腳趾縫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鏡文學出版

作者:四絃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一個從未被發現真相的案件,牽動著四個女人的命運。
她們既是母親也是女兒,命運如套娃娃般一層牽動一層,直逼母女關係核心的故事,虛擬中又逼近真實,擊碎關於母性神聖的想像。

一樁震驚全國的殺嬰案,以及四個女人的獨白。
「我也是母愛的受害者,從一個受傷的孩子變成千瘡百孔的大人。」


/// 母女之間的矛盾心結成為線索,
為何她們的命運,都成了違背人性的母愛神話中的獻祭品?///

「婆婆偏心小嬸剛出生的兒子,但我的第二胎依然是個女兒……」
「我又胖又醜,老是被取笑,但只有我知道班上最不可告人的祕密……還有,廁所馬桶裡有個從我身體裡掉下來、沖不走的肉塊……」
「同事都在背後稱我『公主』,因為我還在穿有蕾絲花邊的洋裝,綁著麻花辮,中午吃著媽媽準備的便當,每天都在母親眼皮子底下活著……」
「我每天幫女兒準備早餐,每晚都陪她睡,我如此愛護她的原因別無其他,是因為……」

長期受到婆婆言語霸凌與受到丈夫忽視的她,讓警方毫不懷疑就是她殺死自己襁褓中的女兒與侄子,心理師前去會面,卻意外發現嫌犯的臉孔像極了以前的國中同學——一個家庭背景良好、氣質出眾,如明星般的女同學。

一樁現行犯當場被拘捕的殺嬰案,犯案動機卻深埋在「母愛」之中:
女人以「母愛」為名,違背了人性,捨棄了自己的慾望與恐懼,來愛一個除了自己以外的生命。

所有的母親,都會用生命愛著自己的孩子——不是嗎?

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鏡文學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