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學講究「內外兼修」,新課綱卻讓教師忙於追逐外功招式

武學講究「內外兼修」,新課綱卻讓教師忙於追逐外功招式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蕭峰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少林丐幫放下成見,讓最強的內功和外功可以融合。台灣教育也是一樣,需要學界與業界進行交流,讓教育解決社會問題和達成人生意義,如此才能讓降龍十八掌發揮最強的威力。

《天龍八部》裡的蕭峰身上流著戰鬥民族契丹人的血統,又是擁有崇高江湖地位的丐幫幫主,一出場就以天下第一剛猛武學的降龍十八掌擊敗《天龍八部》裡的三大高手。

然而比較少人討論的是蕭峰的兩個師父,一個是少林高僧玄苦大師,另一個是前丐幫幫主汪劍通,前者傳授最頂級的少林內功,後者傳授至剛至陽的降龍十八掌。

降龍十八掌為外功巔峰,招式威力無比,但是需要強大的內功輔助,否則無法發揮其威力,蕭峰因為修習講究內功心法的少林內功,因此可以將這掌法發揮到極致。

武學講究內外兼修,教育和學習何嘗不是如此?

台灣的高等教育都在練內功

台灣的廣設大學是把過去的技職學校都升格成綜合大學,雖然讓大學錄取率從50%上升到100%,但也讓技職院校的老師開始遵循大學評鑑的玩法。過去技職強調的是技術,就像是武學裡面的外功招式,而大學強調的是理論,就像是內功。

廣設大學後,技職升格的科技大學,漸漸地不再像過去的老師傅帶學徒一樣磨練技術,聘用新老師多追求有博士,教師評鑑著重論文及研究。

於是大學生多在課堂上討論理論、實務訓練減少;老師想的是如何提升自己的研究產能,讓自己的評鑑可以順利通過;研究生想的是趕快完成論文,拿到畢業證書;學校想的是如何提升排名。也因此造成外界常批評的學界與業界無法接軌。

有如空有內力的玄苦大師,武功雖有造詣,卻無法與頂尖高手並列。

那台灣的國民教育又是如何呢?

台灣的教學方法都在練外功

台灣的教育長久以來被詬病為考試領導教學,108課綱之後建立的願景是自發、互動、共好的三大面向,並強調終身學習。提倡各種新式教學法,舉凡問題/專題導向教學(PBL)、翻轉教學、學思達等,強調核心素養、多元思考、探究能力。這些一般民眾大多不了解的專業術語之下,讓補習班趁這個時候搭著新課綱風將荷包賺飽飽。

例如翻轉教學的步驟是:(1)上課前觀看影片、(2)課堂討論和做題目。這是教學活動的翻轉,為了改變傳統老師在課堂賣力講授基本概念、而回家學生獨自面對較有變化性的題目練習。

雖說是教學活動的翻轉,但終究只是教學活動的組合,教學並沒有達到新課綱設定的教學目的。舉個最明顯的例子,下圖是新課綱的三面九項,看起來非常厲害,但是我想問有多少課堂上的教學可以達到「系統思考與解決問題」能力呢?又或者課程要培養這能力到達什麼樣的程度呢?

108課綱核心素養
Photo Credit: 教育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
108課綱中的核心素養,培養以人為本的終身學習者為主軸,分「自主行動」「溝通互動」與「社會參與」三大面向,各面向再細分為9個項目。每個項目在不同教育階段的內涵不盡相同。

所以這些問題都回到最基本的,到底教學目的是什麼?學習目的是什麼?若要培養學生的系統思考能力,翻轉教學做到了嗎?還是只是用個酷炫的創新教學方法,讓大家以為教育在改變。

現在核心素養的三面九項,並不是設定教出「系統思考與解決問題」的學生,而是配合課本既定的進度,再硬套幾個核心素養,假裝課程有帶到核心素養的面向了。

因此新課綱或創新教育讓教師追逐著招式的外功,但真正的內功——教學本質是什麼?恐怕沒有多少老師答得出來。

台灣的教育如何內外兼修

因為這不是學術文章,所以我僅做整合概略說明,若要讓台灣教育可以內外兼修,有以下幾點可以做:

第一,業界與學界交流:一般來看業界像是練外功,重視顧客買單,因此行銷手法要講求簡單易懂,甚至有時會誇大,但其實是非常講究行銷心理學的操作,講直白一點就是能賺錢的都是好點子;而學界講究研究和發明,且重視人生的意義和價值,因此會相對更重視公益性,認為賺錢但不能為社會帶來正面價值的事業不能做。雙邊都需要達到一個平衡點,唯有溝通和交流,並經過不斷的測試,才能找到最佳的平衡點。學校不能再關起門來教老師自己熟悉或課綱規定的課程了。

第二,長時段主題課程:課程不再追求單堂課給學生多少知識,更要強調可以解決社會的什麼議題,聯合國宣布「2030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poment Goals, SDGs),應用在國際和社區都是非常好的議題探索。例如台灣的高齡化就能與SDGs第三目標——良好健康與社會福利結合,帶領學生觀察長照的問題,可能是研發照護APP、可能是設計防摔裝置。將一學期18周36小時課程,集中成一周5天把課程上完。從帶領學生到場域了解問題、創意發想、製作原型、到測試原型,一個禮拜把測試品做出來,學生可以帶走的是原型樣品或是專題成果。這些與業界的鏈結比考試成績更能突顯學習的重要,也讓學生的學習有目標。

第三,評鑑不再考量單一指標:論文發表雖然重要,但不該傾全國之力發表論文。現在的國立大學老師都背負著研究的壓力,擔任教職的主要目標就是成立自己的實驗室,招募優秀的研究生,確保研究論文的生產線上有人力。但是生產這些研究除了在大學排名和爭取經費上有效用,對於社會的影響真的不大。研究應該交由研究型大學或中央研究院來做。教師應分為研究型、教學型教師,且行政可以交由專人負責。現在的教授為了應付教學、研究、行政服務的評鑑指標,什麼事都得做,教授跟國小的乖寶寶一樣,每天都在收集集點卡上的點數。

第四,OKR管理學校:O是目標(objectives)、KR是關鍵結果(key results),團隊訂出大目標,擬定二到四個關鍵結果。不同於關鍵績效指標(KPI)的績效目標是上級所訂,目標關鍵成果(OKR)是下級團隊所訂,把精力聚焦在最重要的任務上。以學校管理為例,若大目標為「課堂上能使用學習者中心教學」,KPI的指標會是「一年花50萬經費、辦30場講座、80%老師參加過至少5場講座」,而OKR的關鍵結果會是「50%的教師了解如何操作學習者中心教學、30%教師開始在課堂上使用」。OKR的團隊需要隨時檢討所做的事是否有助於大目標,若沒有則隨時調整,且OKR的關鍵結果可以隨時檢討改進,而不是像KPI到年度結算前硬是把績效指標的數字完成。

第五,教師培訓探討教學與學習本質:一直以來教師培訓都是分科培訓,主科國英數的老師會認為自己的學科比較重要,而工藝課、公民課等學科重要性低。然而教育的本質應該是讓學生了解為何要學習?學習的目的為何?舉上述108課綱的三面九項中「系統思考」,培養有系統思考的學生。教師的教學應該引入系統思考方法,讓學生在課堂上操作,考核的成果應是檢視學生的系統思考技巧是否提升,而非國英數的分數。

蕭峰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少林丐幫放下成見,讓最強的內功和外功可以融合。台灣教育也是一樣,需要學界與業界進行交流,讓教育解決社會問題和達成人生意義,如此才能讓降龍十八掌發揮最強的威力。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