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民黨國會補選三席全敗,菅義偉難堪面對「國民的審判」

自民黨國會補選三席全敗,菅義偉難堪面對「國民的審判」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菅義偉內閣目前的支持率始終在4成左右,根據最近《日本經濟新聞》在4月23日至25日間的調查中,仍舊有47%左右的支持率。不過,在這次大選後,「三連敗」對內閣的士氣造成一定影響,牽動未來佈局外,自民黨各地版圖也略有移動。

菅內閣「不信任票」

日本執政的自民黨,再度遭到民意迎頭痛擊。在4月25日晚上所舉辦的三席國會議員補選中,自民黨全都輸給在野勢力,對於才剛上任滿半年的首相菅義偉來說,無疑敲響一記警鐘。

這次的三場補選,分別為眾議院的北海道第二區、參議院的長野縣選區與廣島縣選區。菅義偉在隔天26日早上,於首相官邸接受記者團質詢時只淡淡地表示:「對於國民的審判將謙虛接受,未來在更進一步的分析後,會於需要改正的點上持續好好改進。」

自民黨內負責選舉對策「選對委員會」會長山口泰明也在黨本部跟記者團表示:「非常遺憾。我們會嚴肅地接受每個選舉人的審判,反省後持續進入下個階段。」

菅義偉內閣目前的支持率始終在四成左右,根據最近《日本經濟新聞》在4月23日至25日間的調查中,仍舊有47%左右的支持率。不過,在這次大選後,「三連敗」對內閣的士氣造成一定影響,牽動未來佈局外,自民黨各地版圖也略有移動。

北海道「自民白旗」

首先提的是北海道眾議院北海道第二區,這區眾議員是前農林水產大臣的吉川貴盛,因為涉嫌收受知名養雞與雞蛋廠的500萬日圓賄賂遭到起訴,隨後吉川也因此辭去議員職務,留下補選席位。

不過,自民黨在思考後,決定不派出候選人投入這區補選,被認定是直接舉白旗的「不戰敗」。在野的立憲民主黨、國民民主黨、社民黨與共產黨推出的62歲松木謙公,則是以近六萬票大幅領先第二名一倍以上,最後拿下席次輕騎過關。

松木先前在該區已經是身經百戰的老手,加上這次已經當選五次,過去也跟吉川過去有過數回選戰。不過松木政黨傾向一直不太穩定,10年內換了超過六個政黨,在2017年10月的眾議院以「希望之黨」身份參選敗給吉川後、投效國民民主黨、後來又參加立憲民主黨後,這次補選才睽違三年半「復活」。

松木雖然奪回根據地,並表示「會為了道民努力」。不過在過去,松木跟他雙親也有政治獻金來源不透明被媒體披露,因此這次選戰中松木也異常低調。未來如何就任後如何面對金權政治質疑,也是跟過去吉川碰到的處境不謀而合。

替亡兄「守住陣營」

再來是長野選區的補選,由於前任的參議員羽田雄一郎因新型冠狀病毒不幸溘然長逝,羽田所屬的立憲民主黨直接請51歲的親弟弟羽田次郎「代兄出征」,漂亮地以41萬票擊敗自民黨所派出的參選人、前眾議員小松裕。

這場選舉也被媒體稱為「憑弔選舉」,羽田次郎更是在選舉時後多次發言表示「假如當時我哥哥有妥善的醫療資源,能即時接受PCR(核酸)檢查,也就不會發生憾事了」,對於自民黨的防疫不力,羽田次郎也毫不客氣批評。

雖然外界難免質疑羽田次郎「消費亡兄」,但自民黨回擊也缺乏施力點。加上長野選區本來就是羽田家的地盤,從祖父羽田武嗣郎、前首相的父親羽田孜以來就一直深耕,羽田次郎又是長年在父親與長兄旁擔任秘書獻策,手執白羽扇已久。

縱使不少人擔憂「世襲」議員再現,不過當地「現在能繼承老哥遺志的只有弟弟」說法一直不脛而走。立憲民主黨幹事長福山哲郎更是在最後一刻聲淚俱下表示「阿雄(羽田雄一郎)一定也會跟你們拜託的!」還播放羽田雄一郎生前跟大家說明政見的影片,十足達到了催票效果,讓自民黨實在地挨了悶棍。

AP_2111530293280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廣島版「智力測驗」

最後就是號稱「自民王國」的廣島,在這次由立憲民主黨、國民民主黨與社民黨共推的前主播宮口治子,以37萬票小贏自民黨推出的西田英範33.6萬票,取得廣島的一席。「這(選舉)不是給了很好的結論嗎?」宮口在總部面對許多支持者歡呼時這樣回答,而宮口被問到的,正是前任議員河井案里的賄賂案

河井案里跟丈夫、前法務大臣河井克行,因為在2019年參議員選舉時,涉嫌賄賂當地名望人士,後來被認定有賄選事實,遭到法院正式宣判當選無效。因此嚴格來說,這次廣島的選舉媒體都不以「補選」、而是以「重選」報導。

比較麻煩地是,2019年的參議員選戰,自民黨縣黨部原先也推出老議員,岸田文雄派系的溝手顯正應戰,但是黨中央想推河井案里,最後單一選區應取兩人下,溝手就以兩萬多票差距位居第三落敗,地方與中央黨部就此結下樑子。

這次出馬參選的西田英範,也是隸屬岸田文雄派系,岸田在當地深耕五代,原先是拉票機器,這次也異常辛苦。而因為河井案里過去是菅義偉與幹事長二階俊博的人馬,也因此,這次自民黨廣島縣黨部就對中央採取「消極應戰」,直接拒絕菅跟二階來廣島拉票,連黨中央幹部勸說也無效。

最後,廣島選區就以些微之差落敗,顯示岸田文雄回防固票也是有其限度,「但求一勝」在廣島的計畫完全失敗。加上河井夫妻賄賂案讓廣島形象大傷,不少選民將這次選舉當作廣島「智力測驗」來投。遙想2017年眾議院選戰,當時廣島七個選區自民黨還贏下六個,如今廣島的「自民王國」也出現些許動搖。

在野黨「能否共鬥」

自民黨在這次選舉三連敗後,雖然元氣受損,但就整體來說,要回復跟重新整合腳步並非難事。反觀在野各黨雖然短期內可以整合,但面臨之後的眾議院大選,能否再度集結在一起橫縱連橫,仍是目前主要課題。現今局勢跟2009年當時民主黨氣勢正旺的態勢仍是天差地別。

其中眾議院解散的時間點,在這次選舉後,菅義偉應該會更加謹慎。菅義偉在26日面對記者問題也是四兩撥千斤回答:「我們還是最優先考量新型冠狀病毒對策如何實施,在能夠確切實施對策下再思考之後的事,這點沒有改變。」疫情下的疫苗接種與奧運正常舉辦,還是政權當務之急。

另一個問題點是,這次選舉因為疫情緣故,因此普遍投票率過低,北海道第二區為30.46%、長野跟廣島則分別為44.40%與33.61%,都下降約7至10個百分點左右。雖然可以想像擔憂疫情,但是許多民眾珍貴一票卻也沒有實際展現,讓選舉是否真正展現在野黨跟民意反撲,也是打上問號。

不過這次選舉也給了自民黨重新認清現勢的契機,就有閣僚跟日媒坦言:「如果不改變,眾議院選舉會很慘,現在也出現要換人事的聲音」,未來內閣跟黨中央人事如果出現小幅變動,也是可以理解。

自民黨仍擁有絕大優勢與調度能力,在未來不到半年將面臨眾議院選舉,如果調配得宜,發揮的成果仍是不可小覷。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