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台灣軍冤案層出不窮?因為國防部根本沒有把軍人當公民看待

為什麼台灣軍冤案層出不窮?因為國防部根本沒有把軍人當公民看待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著名軍事學家包狄辛將軍(Wolf Graf von Baudissin)曾說:「軍人乃是穿著軍服的公民」,即認為軍人應如同一般公民,其基本權須受憲法保障,基於上述理念,我認為透過基本人權保障的觀念,來重塑軍人的地位且保障軍人的權益是極其重要的。

文:雅伊薩(役男不服從行動聯盟)

人權,乃是近現代世界各國都蔚為重視之普世價值,聯合國《國際人權法案》中提到:「人皆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均應平等」,說明了其中「基本人權」是身為人類重要且不可侵害、剝奪的一份權利。

中華民國自稱為一民主法治國家,理應重視且保障國民之基本人權,馬英九先生也曾公開聲明,中華民國的司法判決得直接引用國際人權法案作為立場之佐證,更顯中華民國對於應維護公民人權的立場是贊同且堅定的。

然而,國軍卻如同被社會這股人權風潮忽視的陰暗角落,從最早的江國慶事件、六年前的蔡學良事件、一直到前陣子的洪仲丘事件,以及軍方對於318學運事件抱持偏頗態度,禁止軍人表達個人意見等等。

這類事件一再的發生,便是顯示國軍對於陳腐思維所產生的弊病不思檢討改進,各種軍隊規範對於基本人權的漠視,過時軍中文化導致的軍紀問題,甚至是諸多打壓軍人公民權的作為,我認為是不符合於當今社會與民主人權思潮的。

《中華民國憲法》第138、139條明確指出軍隊國家化的原則,而德國著名軍事學家包狄辛將軍(Wolf Graf von Baudissin)曾說:「軍人乃是穿著軍服的公民」,即認為軍人應如同一般公民,其基本權須受憲法保障,基於上述理念,我認為透過基本人權保障的觀念,來重塑軍人的地位且保障軍人的權益是極其重要的。

對此,我們要求行政院及國防部應提出軍人公民權的保障辦法及草案,並盡速交付院會立法,也應重啟行政院軍冤申訴委員會,善盡此會應完成但未完成之任務,還給社會及軍冤家屬真相。此外,也應大刀闊斧的改革軍中文化,建立「法治軍隊」的概念,使「軍隊國家化」、「軍隊民主化」能真正的被落實在每個基層單位。

其實這一切只是出於一個簡單的訴求:「保障軍人人權,捍衛公民權利」,重啟軍冤調查、揭露司法真相,也僅是出於一個明確的理由:「軍人乃穿著軍服的公民」。因為國軍舊有陋習規範違反人權,所以我們必須透過公民改革來建立民主法治的軍風。

身穿軍服失人權,保家衛國為了誰?我是軍人,也是公民!

軍冤案,在近幾年來已經造成了台灣社會上普遍對於兵役制度的不信任,及內部問題的恐懼,同時也造成募兵制無法完全落實的原因之一。從最廣為人知的洪仲丘事件,做為一個導火線,各公民團體及社會大眾開始關心其背後的脈絡,並因此挖掘出從前許多未被重視的軍冤案事件,從他們的例子身上便可證明台灣當前這個政府對於人權的普世價值並未相當重視。

時至今日,我們要思考人權這個議題,個人認為,其關鍵首先就是要從軍冤受害者的故事中尋找。畢竟軍營是一個相當封閉的空間,且國防部對於外界的態度也一直趨於保守,導致民眾根本無法深入了解其中的秘辛,更無法達到監督這個體制的效果。

軍冤案受害者,不僅僅是失去法律給予的基本人權保障,更是失去身為一個人基本的尊嚴,連真相都沒有機會得到明朗。諸多事件也證明,役男是最容易遭受不公義對待的族群之一。

318學運發生後,我找到了自己明確的人生目標,並傾全力的朝它邁進;為了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為了滿足天真的自己,只是希望改變社會的那種決心,我不惜用各種理由向長官請假甚至是擅自離營,當然這很快便付出了代價。

這個代價並不小,我遭到役政署移送成功嶺替代役訓練班輔導中隊,那裡是一個相當奇特的地方,任何事物就像是工廠的生產線, 具有固定的模式、 固定的動作。我們不再需要自主的思考,只需要學習如何盲目服從。

Photo Credit: 祐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 Flickr CC BY SA 2.0

當你知道自己被囚禁在那樣的空間一段時間,知道自己已無力抵抗時, 你便只剩下一個選擇-「嘗試著假裝快樂並忽視那不正常的一切」。我在那裡的每一天盡都在進行許多無謂的洗腦課程,在那裡的管理者會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告訴你:「你是錯的!你應該要服從!你被送來這裡的那一刻起就失去了所有自由!認命吧!」

此外,所有的動作都必須報備,包括了任何舉手投足和抓癢等無意識的動作,其繁瑣的規則會讓你覺得荒謬到毫無常理可言。可是我並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我是台灣人,我該效忠的是這個我已經非常痛恨不屑的政府嗎? 與其為既得利益者服務,我寧可逃,因為我知道當前的我還有更多更重要的任務必須完成!

身為一個微不足道的替代役役男,我有義務必須拯救的,是自己的國家,而不是捍衛你們這些既得利益者的權力。改革體制、阻擋服貿黑箱通過、停建核四,這些在我心裡遠比在市政府為國民黨官員發送公文來得重要。

當遍地開花的社會運動已勢不可擋如洪水般發生時,表示當前的政府一定具有某種程度上的問題。而役男的角色既然是為國為民盡忠,難道不能夠參與社會運動、不能夠和全民一同監督政府嗎?這很顯然有違反《憲法》第138、139條「軍隊國家化」的疑慮;我們必須思考,軍人、替代役、警察等公職是否容易淪為黨的打手?

在成功嶺輔導中隊,沒有所謂的時間,因為你已驟然失去自己每天生活的意義,那是一種極其病態的監禁、精神上的凌遲。整整三個半月的時間,我被完全的剝奪人身自由。直到現在即使我已離開成功嶺數個多月,但一切的景像仍歷歷在目,成為了心中永遠的陰影。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