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訪資深記者朱諾:西方左派的天真和軍方的狡詐聯手做掉了翁山蘇姬

《美國之音》訪資深記者朱諾:西方左派的天真和軍方的狡詐聯手做掉了翁山蘇姬
印尼人權團體24日對於東協邀請緬甸軍政府領導人敏昂 萊出席峰會表示失望。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之音就採訪了中文世界資深媒體人和緬甸旅行者朱諾,談關於緬甸政變後的困境。朱諾認為,當今世人對緬甸問題缺乏了解的一個最明顯、集中的表現就是西方左派缺乏對緬甸的羅興亞人問題的了解,這種局面使翁山蘇姬失去應有的國際支持,給了緬甸軍隊強人發動政變的底氣。

文:金哲

近幾個月來,東南亞國家緬甸不斷有不好的消息。 4月22日,也就是在這篇採訪報導截稿的那天,人們用當今世界使用者最多的網際網路搜索引擎Google搜索英語的緬甸新聞,鍵入關鍵詞Myanmar(緬甸),名列前茅的新聞是:

——美國增加對緬甸的製裁(美國《紐約時報》)

——「經濟崩潰與不斷升級的衝突」:緬甸是否正在變成一個治理崩潰的國家? (英國《金融時報》)

——聯合國表示,緬甸危機惡化,數百萬人面臨飢餓(路透社)

——軍事政變使玉石寶石產業控制權籠罩上陰影(卡達半島電視台英語新聞)

在東南亞國家當中,緬甸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可謂一個異數,其特異之處不僅在於其國家的實際控制權長期被軍隊掌握,而且在於它有復雜的內部矛盾,其中包括嚴重的族裔矛盾和衝突,而這種矛盾衝突動輒導致人道主義危機,使包括中國在內的鄰國窮於應對。

2月1日,一度稱有條件地接受民主的緬甸軍隊再度發動政變,推翻全國民主聯盟政權,囚禁民盟的領導人和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總統溫敏和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的多個領導人。緬甸最新的軍事政變被普遍認為是緬甸內部矛盾的最新一次爆發。

緬甸局在勢繼續發展和惡化,錯綜複雜的緬甸局勢令人眼花繚亂。

面對獲得壓倒多數的緬甸選民支持的全國民主聯盟,緬甸軍人從哪裡得來的發動政變的底氣?緬甸軍人有什麼必要要發動政變?緬甸最大的鄰國中國跟緬甸政局的發展有什麼瓜葛?北京對內比都究竟有多少影響力?中國究竟在緬甸有多大的利益,有什麼利益?

美國之音就這些問題採訪了中文世界資深媒體人和緬甸旅行者朱諾。喜好在東南亞各國旅行的朱諾對跟中國接壤的緬甸情有獨鍾。她不但到緬甸旅行過很多次,也多次在緬甸和中國邊界穿行,而且多年來還通過廣泛的閱讀和當地人以及緬甸知識分子保持聯繫而持續關注和研究緬甸。

在朱諾看來,當今世人對緬甸問題缺乏瞭解的一個最明顯、集中的表現就是西方左派缺乏對緬甸的羅興亞人問題的瞭解,這種局面導致被推翻的緬甸民選政府即全國民主聯盟政府實際領導人翁山蘇姬失去應有的國際支持,給了緬甸軍隊強人發動政變的底氣。

說到北京對奈比多(緬甸首都)有多少影響力,朱諾表示那些認為北京影響力很大、甚至緬甸軍方發動政變很可能是跟北京串通,至少獲得北京默許的種種說法,都是基於想當然的無稽之談,根據她多年來對緬中關係的觀察,那些無稽之談既不符合事實,也不符合邏輯。

作為媒體人,朱諾在訪談中明顯透露出她對緬甸局勢惡化而感到的愛莫能助的無奈,以及對當今世界一些在她看來是不妙的趨勢發展的憂心。針對《紐約時報》有關「緬甸政變凸顯東南亞強人統治崛起」的說法,她的回應是:「政治強人的崛起如今不是一種全球現象了嗎?在南美,在東歐,還有在號稱世界最大民主國家的印度不都是出現這種崛起了嘛。」

以下是朱諾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記錄。採訪內容只代表她個人的觀點。

緬甸軍方領導人抵達雅加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東南亞國家協會4月24日下午將召開峰會,討論緬甸情勢。圖為緬甸軍政府領導人敏昂萊(左)抵達雅加達。

記者問:緬甸是你多年來一直關注的一個東南亞國家。 2015年你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見《專訪朱諾:翁山蘇姬的緬甸與中國》),你對當時的緬甸的諸多觀察今天還立得住。請問,你最近訪問緬甸是什麼時候?現在你如何瞭解緬甸的事情?

朱諾答:我大概已經有三年多沒有到過緬甸了。本來打算去年緬甸大選期間重回緬甸、再次實地觀察一下緬甸這些年的變化,卻無奈因為疫情的原因未能成行。不過,我仍然對緬甸保持著強烈的關注,閱讀緬甸網絡媒體的新聞,與一些緬甸問題的專家學者和緬甸各界朋友們保持著經常性的聯繫,並與他們討論緬甸各方面事態的發展。

問:緬甸的民主之路突然發生逆轉,軍隊再度走上前台,全面掌權,實行鐵腕統治。自緬甸再度發生軍事政變以來,世界輿論或媒體對緬甸的評論,對緬甸跟中國的關係的評論很多。截至目前,你所看到的你認為是最離譜的評論是什麼?你為什麼認為是最離譜?

答:最離譜的評論應該是有關中國政府是緬甸軍方發動政變的背後支持者這類無稽之談。這類言論在某種程度上煽動了緬甸民眾對中國的不滿,促使一些人進而將憤怒轉化為抵制、破壞一些中國投資的項目,造成了緬甸員工和中方人員的身體傷害和財產損失。緬甸甚至還出現了不理智的民眾焚燒、錘砸中緬油氣管道的舉動。

中國是緬甸的最大投資國,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國更不願意看到緬甸出現動亂從而影響到中資企業的利益了。中國怎麼會去支持一場政變呢?實際上,近些年來,中國一直小心翼翼地處理中緬關係,積極與緬甸各方保持著良好關係,包括與翁山蘇姬的民盟和與軍方都有著不錯的關係。

其實,應該是西方左派的天真和緬甸軍方的狡詐聯手做掉了翁山蘇姬,以至於釀成今日緬甸不可收拾之危局。

問:在你看來,西方左派的天真和緬軍的狡詐聯手做掉了翁山蘇姬,以至於釀成今日之不可收拾的危局。這個論點非常有意思,包含了很多有趣的方面。我有一連串的問題想問。首先,在緬甸問題上,西方左派或左派思維在你看​​來是怎樣天真了?你所說的緬甸軍隊的狡詐是指什麼?西方左派的天真和緬軍的狡詐在你看來又是怎樣地構成合力使緬甸先前的民選政府的實際上的領導人翁山蘇姬倒台的?

答:我記得我們在2015年那次訪談中,以及我在其後的很多文章中,都強調過羅興亞人問題不是一個簡單的人權問題。對於緬甸人來說,這個問題關係到主權,關係到佛教立國的根本,關係到歷史恩怨。

對於緬甸的領導人來說,對待羅興亞問題的立場關係到民意,關係到執政的根基。我不覺得翁山蘇姬會贊同緬甸軍隊對羅興亞人做出的粗暴驅趕和報復性濫殺,但作為緬甸表面上的「實際領導人」她又不得不去面對軍方暴行帶來的結果,去面對來自西方世界的壓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