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疫苗的四個迷思:mRNA疫苗會改變人類DNA?接種疫苗會導致不孕嗎?

關於疫苗的四個迷思:mRNA疫苗會改變人類DNA?接種疫苗會導致不孕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接種新冠疫苗會導致不孕不育?疫苗會改變人體基因?網上有許多關於新冠疫苗的傳聞。孰真孰假?德國之聲針對四個常見問題進行了事實核查。

文:Uta Steinwehr、Ines Eisele、Katja Sterzik

自從世界範圍內開始接種疫苗以來,關於疫苗的新發現也層出不窮、紛繁蕪雜,令非專業人士無所適從。這種不確定性為網上各種異端邪說提供了沃土。針對四個有關疫苗的最常見迷思,我們進行了事實核查,為您解開疑惑。

1. mRNA疫苗會改變人類DNA?

DW事實檢查結果:不會

許多人因為DNA和RNA這兩個詞的相似性而感到困惑,認為兩者在某種程度上都是遺傳物質。此話雖不假,但是DNA和RNA並不相同。

遺傳學一瞥:對於人類而言,DNA是我們身體的藍圖。而一些病毒的遺傳物質則是RNA,例如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但是:我們人類也有RNA。它是細胞核中的DNA的一個不完全相同的副本,促進細胞中內蛋白質合成。因此,它在DNA藍圖的落實中發揮了作用。

病毒利用這種方式在我們的細胞中進行複製增殖。我們的身體通過刺突蛋白識別外來入侵者,並產生抗體和T細胞抵禦病毒。

接種疫苗的目的是引發這種對病原體的免疫反應,而且是在無需將完整的SARS-CoV-2病毒注入體內的情況下完成。疫苗接種只是將病毒的一個小片段注入我們的身體:mRNA的一部分,它被用於合成刺突蛋白。接種疫苗後,這種刺突蛋白在人體細胞內合成,我們的身體便會說:「有外來入侵者,抗體快來集合!」

但無論是我們自己的、還是病毒的RNA,都無法進入我們的細胞核。所以並不能接近我們的遺傳物質並與之融合。任務完成後,細胞便會降解其所使用的RNA。

然而,2020年12月的一項研究聲稱,新冠病毒的遺傳物質可能會通過逆轉錄酶與人類基因組融合。因為這種酶可以將RNA反轉錄成DNA,而DNA又可以進入我們的細胞核。這份研究報告在學術界引發了激烈的討論,但是尚未經過獨立專家的核查。

因發現逆轉錄酶而獲得諾貝爾獎的病毒學家戴維・巴爾的摩(David Baltimore)向《科學》雜誌表示,這項研究提出了「許多有趣的問題」。但他也強調,該研究只表明SARS-CoV-2的片段可以被整合,但這並不形成傳染性物質。「因此,這在生物學上很可能是一個死胡同」,巴爾的摩如是說。

這項研究結果是否會影響到疫苗接種,波昂大學生命科學和醫學研究所(LIMES)所長瓦爾德馬・闊拉努斯(Waldemar Kolanus)對此持懷疑態度。他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介紹,mRNA疫苗的結構已為達到其目的而被改變,以此避免細胞立即將其降解。闊拉努斯補充道:「它很可能根本無法被逆轉錄。因此就這種反應而言,mRNA疫苗要比原本的病毒基因組安全得多。」

2. 接種新冠疫苗會導致不孕不育?

DW事實檢查結果:不會

這一過程據稱在體內發生:疫苗接種後產生的抗體不僅附著在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上,而且還附著在一種類似的蛋白上:1型合胞素(Syncytin-1)。這種蛋白在子宮內胎盤形成時發揮著作用。於是有人認為,如果這種蛋白在接種疫苗後被免疫反應所抑制,就會導致不孕不育。

「有很多理由都能說明這一理論不可能是真的」,德國耶拿大學婦產科胎盤研究所所長烏杜・馬克爾特(Udo Markert)向德國之聲如是說。他解釋說,例如,這兩種蛋白質之間的相似性極低,只有0.75%。這位科學家發現強調:「這是非常低的。」

針對一種抗多發性硬化症的藥物,研究人員研究了抗體和1型合胞素之間的相互作用。該藥物會對一種與合胞素有81%相似性的蛋白質發揮作用。結果是:即使是這種情況,也沒有值得一提的相互作用。

馬克爾特認為這種理論的第二大疑點在於新冠病毒疾病本身:感染新冠病毒的人體內生成大量病毒蛋白,比接種疫苗的要多得多。這將意味著——如果你相信這個理論——新冠病毒感染應會帶來更大的不孕風險。

馬克爾特特別指出,在2002到2003年的非典(SARS)疫情中被感染的女性,並未因此而不孕不育。當年病毒的刺突蛋白與如今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非常相似。

英國不孕不育協會也表示:「沒有證據和理論依據表明任何一種新冠疫苗對女性或男性的生育能力有任何影響。」

3. 疫苗研發過快?

DW事實核查結果:誤導

通常情況下,疫苗的開發和批准可能需要10到15年的時間,在特殊情況下甚至更長。而第一批新冠疫苗在疫情爆發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就已投入使用。這乍聽上去不免令人心生疑慮。然而,確實有一些可以加速這一進程的因素。

第一,先驗知識。這些疫苗基於已經研究或測試過的技術。例如,科學家對引起SARS或2012年爆發的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的其他冠狀病毒已有詳細的瞭解,並已經在進行相關的疫苗研究。

第二,資金投入。世界各國投入大量資金用於新冠疫苗開發,科學家們由此獲得非同尋常的資源,例如擁有更多的科研人員或更多的平行測試機會。

第三,加快進程。曾參與阿斯利康疫苗試驗的馬克・托什納(Mark Toshner)向BBC表示,說疫苗研發通常需要10年時間是一種誤導。他補充說,因為很多時間都是在等待:等待資金、等待足夠的受試者、等待進行試驗的許可。而在這場大流行病中,時間緊迫。因此,一些通常要按部就班的步驟得以平行進行。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