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拒絕分攤歐盟「難民配額」,波蘭民眾如何看待外界的批評?

堅持拒絕分攤歐盟「難民配額」,波蘭民眾如何看待外界的批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我們好不容易擁有國家自主權,卻遇上許多不想融入波蘭族群的穆斯林,你知道嗎?許多中東移民可能在波蘭生活了超過10年以上,但他們仍然不會講波蘭語,也不想融入社會。」

為因應來自北非、敘利亞等中東國家的百萬難民潮,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於2015年9月啟動難民配額安置計劃,希冀藉此減輕義大利及希臘等第一線國家接收難民的壓力。歐盟執委會表示,該配額計劃是按照歐盟各成員國的國家財務狀況、領土大小等條件進行應收容難民數目的評估,而身為歐盟成員國的波蘭,理當配合該安置計畫接受6200名暫留於義大利和希臘、以敘利亞人為主體的難民,結果波蘭政府卻以維護境內安全為由拒絕接收。

對此,歐洲法院於2020年4月認定,波蘭未能履行歐盟規定的義務,判決其拒絕接收難民的行為違反歐盟法,將對波蘭等不願遵守歐盟法的成員國課以鉅額罰款。然而波蘭仍不畏警告,持續堅守拒絕接受難民的立場。

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基(Mateusz Morawiecki)早於2018年接受專訪時便表示,歐盟對主權國家進行難民的強制配額,只會加劇社會的緊張局勢。

「在難民配額問題上,這些會影響主權、邊界保護、免受恐怖主義侵擾的重要決策,都不該簡要的透過歐洲理事會(Council of Europe)的多數決議草率通過,這忽略了歐盟社會的其他意見。」莫拉維茨基補充說道。

同年2月,所屬波蘭右翼執政黨「法律與公正黨」(Prawo i Sprawiedliwość)的歐洲議會議員塔爾辛斯基(Dominik Tarczyński)接受英國媒體專訪時也表示「波蘭接收的難民數量為『零』」,當主持人紐曼(Cathy Newman)反問塔爾辛斯基「一個難民都沒有接收,你怎麼感覺還挺驕傲的?」塔爾辛斯基隨即懟回「當然驕傲,因為這是波蘭人民對政府的期望,這是我們的首要工作,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政黨會勝選、以及波蘭這麼安全的原因,我們連一起恐怖襲擊都沒有發生。」

塔爾辛斯基最後也不諱的表明,「儘管稱我們為民粹主義者、民族主義或種族主義者吧,我才不在乎!我真正在乎的是我的家人和我的國家。」

然而,波蘭真的一個難民都沒有接收嗎?波蘭民眾看待難民的態度是否也同波蘭政府一致?本文除蒐集難民相關資訊與數據整理外,亦透過線上採訪波蘭友人之方式,了解波蘭民眾如何看待此議題、以及拒收難民背後的原因為何。

屢次無視國際公約、難民資格駁回率高達八成

單看2015年的難民安置及配額計劃,波蘭的確如同塔爾辛斯基所說「沒有接收任何難民」,但根據歐洲難民及流亡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 on Refugees and Exiles, ECRE)所管理的庇護訊息資料庫(The Asylum Information Database, AIDA)顯示,每年仍有約有數千名抵達波蘭境內的尋求庇護者(Asylum seeker)向波蘭政府申請難民資格,例如2020年便有超過2800人申請,這些尋求庇護者多來自俄羅斯境內以穆斯林為主體的車臣共和國,以及白羅斯、烏克蘭等東歐國家,少部分來自中東的敘利亞、伊拉克等國。

然而,2020年全年卻只有161人符合國際保護的條件、取得難民資格,另有222人取得「輔助性保護」(Subsidiary protection)資格,獲得在波蘭的暫時居留權,剩餘的2000多名尋求庇護者申請難民身分均遭拒絕,遭駁回比率超過80%,這與同年的比利時(64.5%)、德國(43.4%)、荷蘭(36%)等歐洲國家相比,遭駁回率明顯高出許多,顯示最終能在波蘭取得難民身分的尋求庇護者實在少之又少。

波蘭官方雖曾表示,如果外國人在其原籍國有遭受迫害之虞且生命或健康已受威脅,則可獲得難民地位。但實際上波蘭當局卻屢次無視國際公約,將申請庇護者拒之門外。

以自白羅斯入境的申請庇護者為例,自2016年春季開始,每天約有200多名來自俄羅斯車臣共和國、喬治亞等國的尋求庇護者從白羅斯乘坐火車前往波蘭尋求庇護,然而波蘭邊境的移民官員卻拒絕幾乎所有的尋求庇護者入境波蘭,並將其遣送回白羅斯。

47歲,來自車臣共和國的Asma,表示她的庇護申請遭波蘭拒絕高達24次,當她在波蘭與白羅斯邊境申請庇護時,還常遭到波蘭官員羞辱性的對待。

「有次我申請庇護,波蘭官員叫我去土耳其、去吉爾吉斯,波蘭不想接收我,甚至還有邊境檢查員直接跟我說『沒有簽證、不能入境!(No visa, no entry)』」Asma說道。

31歲的車臣人Eldar也有類似的經歷:「有次我嘗試在我的申請文件上寫下『庇護』字樣時,邊境官員竟然對我大吼,表示如果我再這樣做,他會直接將我趕出波蘭,且永遠不讓我入境」。

美國非營利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認為,波蘭在邊境的審核程序已違反了歐盟法律應承擔的義務,以及《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在一般的情況下,波蘭政府的確有權拒絕沒有國際保護需要的非正規移民,但是根據《難民地位公約》慣例,為協助受原籍國壓迫者、無國籍者等尋求庇護之必要,只要持有依據該公約簽發的文件,即可免簽證遷徙,波蘭政府不應要求尋求庇護者提供有效簽證,且無論持有何種尋求庇護的理由,都應轉交給主管當局進行評估。

猶如隔離區的庇護中心,就醫、就業皆困難

而就算尋求庇護者成功抵達波蘭,政府所提供的庇護中心也多數無法完善受保護者的基本生活條件,據統計,波蘭共有10個庇護中心,截至2020年底,共有819名尋求庇護者居住於這些中心,另有超過2200名尋求庇護者在中心以外的地區接受援助。

筆者於2017年參訪位於首都華沙近郊的Dębak庇護中心時發現,該中心依尋求庇護者的類型提供多樣的住宿房型、統一供餐,並設有成人波蘭語學習及幼兒教育的課程,在政府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受訪的庇護者也表示滿意該中心的生活條件。

然而,這些庇護中心大多位處於波蘭的偏鄉地區或大城市的邊陲地帶,交通易達性低,例如居住於Dębak中心的庇護者若要外出,則得配合中心的宵禁時間,且須步行約3公里並穿過大片昏暗的樹林,才能到達大眾運輸乘車處,就算有專人開車進城,也需耗費單趟至少40分鐘的車程抵達;而專為「帶有孩子的單身女性庇護者」設計、位於華沙的庇護中心,同樣遠離華沙市區且鄰近工廠,附近沒有商店或其他能提高生活機能的服務點,外出的婦女若要前往市區,也必須穿過光線不足的林蔭道路,安全問題堪憂。

波蘭移民研究中心(Centre of Migration Research)2020年的研究報告也顯示,這些庇護中心多位於波蘭的貧窮地區,導致庇護者求職不易,直接阻礙了尋求庇護者進入勞動市場的機會,同時也限制了難民與波蘭公民及非政府組織互動。

在醫療援助方面,多數波蘭的醫護人員缺乏對尋求庇護者其文化背景及語言的了解,造成雙方在溝通上的困難,部分為尋求庇護者提供醫療保健的診所和醫院,亦多遠離其所處的庇護中心。因此,除非遭遇緊急狀況,多數醫療機構無法為尋求庇護者提供立即性的醫療協助。

上述各種忽視難民人權的行徑,也讓波蘭在國際社會上屢遭批評,分析波蘭對難民冷血無情的原因、不想接收難民的理由等負面評論接踵而來。

RTX1RF4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波蘭民眾如何看待外界的批評?

「人們不該用『波蘭不想接收難民、不歡迎難民』這類的論述來概括波蘭當前應對難民的狀況。」

畢業於華沙大學、目前擔任數據分析師的25歲波蘭青年約澤福維奇(Bartosz Józefowicz)對於國際社會的批評提出反駁。

約澤福維奇認為,全國大約只有20%的民眾在難民議題的看法上與塔爾辛斯基一樣極端保守,雖然現階段多數民意確實傾向支持右翼政黨、擔心湧入歐洲的難民可能會造成更多犯罪問題,但外界不該因此輕率地將波蘭定調為不歡迎難民的國家,尤其若有外國人申請庇護,波蘭還是會依據‵《難民地位公約》等國際規則處理。

他也表示:「波蘭對於難民的看法其實相當分歧,相較於多數年長者,年輕世代更加包容開放,以青年為主體的民間團體援助難民的比率也日趨提高。」例如來自中西部大城波茲南(Poznań)的非營利組織Fundacja NCM Polska便與Dębak庇護中心合作,定期向中心提供生活物資及波蘭文課程教學,並在青年社福工作者的陪伴下,舉辦娛樂活動與受庇護者同樂。

約澤福維奇也提醒外界,當人們站在道德的制高點抨擊波蘭的難民政策時,反而應該深入的去理解「反難民」背後受歷史脈絡影響的群眾心態,尤其二戰結束後波蘭成為蘇聯的衛星國,在這實行超過40年共產主義的歲月裡,波蘭在未經蘇聯的許可下根本無法做出任何獨立的國家政策自決。

「現在我們好不容易擁有國家自主權,卻遇上許多不想融入波蘭族群的穆斯林,你知道嗎?許多中東移民可能在波蘭生活了超過10年以上,但他們仍然不會講波蘭語,也不想融入社會。」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波蘭人擔心,若來自另一個文化圈的中東難民大量湧入,不願同化(Assimilation)的穆斯林最終將導致波蘭失去其民族認同」約澤福維奇總結道。

對峙的「歐盟價值」與波蘭「民族主義」

《歐洲聯盟基本條約》(Treaties of the European Union)的共同條款中明確提到,歐盟的各成員國必須為一個「多元、無歧視、包容、公正、團結及男女平等的社會」,早在2004年就已加入歐盟的波蘭遵守歐盟價值應責無旁貸。

然而,塔爾辛斯基於2019年的另一場專訪卻提到:「身為波蘭人,我們有權決定自己想要的未來!基督教文化、起源於羅馬法的歐洲法律體系,以及融合古希臘哲學的思想,是我們固有的優良背景,我們不希望因接收穆斯林難民而使歐洲有實行伊斯蘭教法的可能。」

塔爾辛斯基強調,波蘭是一個高同質性的基督教國家,並希望波蘭一直保持這種狀態,其在訪談中也不忘提到「幾乎所有的恐怖份子都是穆斯林」,此言一出,不僅展現了其代表波蘭執政黨不信任穆斯林群體的偏頗思維,更直接違背了歐盟基於對「尊嚴、自由、平等、人權以及少數民族權利的尊重」所創立的價值。

況且,任何國家的個體皆有可能成為他國的移民或難民,若自己國家的公民在他國遭受種族不當概化(Inappropriate generalization)的歧視,這會是我們所樂見的處境嗎?不同民族間加劇的偏見,真的是我們想要的未來嗎?

如同半島電視台主持人哈珊(Mehdi Hasan)對塔爾辛斯基「不希望穆斯林來波蘭,因為他們製造犯罪、危及國家安全」說法的質疑:「生活在英國的波蘭移民不中用、不試著融入英國,經常騷擾女性且都是罪犯,我們不歡迎波蘭人來英國,當英國的右翼政客如此歧視性的泛化波蘭移民時,波蘭人又作何感想?」

屢次亡國、亦曾在蘇聯控制下喪失國家自主權的波蘭,如今當然有權決定自己國家的未來,然而要如何減少因誤解特定族群而產生的歧視,同時遵守歐盟法律、國際公約下應承擔的義務,以及恪守歐盟反對仇外的多元文化價值,恐是波蘭社會亟需反思的課題。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