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當男人戀愛時》的拍攝倫理:「電影效果」能否凌駕性別人權與身體自主權?

【影評】《當男人戀愛時》的拍攝倫理:「電影效果」能否凌駕性別人權與身體自主權?
Photo Credit: 當男人戀愛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當男人戀愛時》導演這種非常不當還自鳴得意的拍攝方式,最後還是會被「和諧」掉,尤其票房這麼好,支持者似乎更是振振有詞。許瑋甯不翻臉、不正面抗議或罷演,自有她的壓力與考量。但我們還是要譴責這種不當、侵害演員身體界線的拍攝文化。

文:逸飛

《當男人戀愛時》目前票房已逼近3.9億,但有些話,還是得一說再說。這篇文章寫作之初,原只是在批評《當男人戀愛時》「自以為是」的戀愛邏輯,但在看到一個非常不當且毫無自知之明的幕後花絮後,已從批評電影變成譴責導演、抵制電影——因為導演殷振豪不尊重女主角許瑋甯,有違拍攝倫理卻還自鳴得意的拍攝方式。因為,這已經不只是電影創作問題而已,而是現實中的人身侵犯。以下,就創作與現實兩個層面來說:

先談電影創作的內容。我認為跟前陣子被炎上的《消失的情人節》比起來,《當男人戀愛時》更值得大家警惕!因為——《當男人戀愛時》將男人的各種「自以為是」,都包裝成「我是為你好」、「為你著想」、「我有說不出的苦衷」......什麼理由都有,在在顯示男主角的「偉大」,並讓觀眾感動涕泣、推崇連連、票房告捷。

如果說《消失的情人節》中的男主角阿泰,還有自己可能成為變態的自覺;那《當男人戀愛時》中的男主角阿成,則是從頭到尾不斷地「自以為是」、自我感覺良好,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蠻橫霸道、情緒勒索與幼稚難耐。

首先,阿成也是個跟蹤狂,從第一眼看上女主角(吳浩婷)後,就不斷跟蹤她,使出各種死纏爛打的招數;即使女主角不斷地拒絕,他還是不斷地跟蹤女主角、而且不請自來地出現在各種女主角的生活場景中。以幫女主角想辦法還債為藉口,推銷各種荒唐的陪吃與賣腎計畫,說自己都是為女主角好,而女主角的拒絕是不識好人心。更未經同意地出現在女主角工作場所、父親病房、出入靈堂、當起「家屬」答禮,做著種種看似「孝子」的工作,入侵女主角的各種生活圈。種種的「自以為是」、「自以為對別人好」,都是包裹著自己的私欲,卻堂而皇之、大言不慚,絲毫沒反省力。

就是這樣的(電影)教育、通俗文化,讓許多男人以為,只要死纏爛打、盡力做(自以為)「對女方好」的事,女人就會愛上他。而如果女人還是不愛他,都是因為她不懂男方種種的(為她)好!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一廂情願與霸道。

更別說,男主角自以為是地、欺瞞女主角,把兩人的身家財產全都拿去賭博,裡面卻還包裝了「我是為了我們兩個人好」、「更遠大未來」的「好心」才去「賭一把」的。結果賭輸了、被黑吃黑,也沒勇氣面對、收拾殘局,只會自怨自艾、翻桌、打警察出氣。男主角偷錢、賭錢、賭輸了都不用認錯,編個理由跟女朋友分手就好,甚至就連分手也是「為她好」,讓人誤以為這個男主角真是好偉大、好棒棒!一切都有他的委屈與言不由衷……實際上明明就是個孬到不行、不會好好處理問題的孬種!只敢對女友兇、不懂得好好溝通,一副「我們男人的(心)事,你們女人不懂啦」的中二心態,電影還把它演繹成「承擔」,真是太過美化這樣的蠢男子了!

169085074_3840579286057239_4925638246393
Photo Credit: 當男人戀愛時

最後,男主角因病可假釋出獄,也不好好看醫生,隱瞞病情、繼續逞兇鬥狠。看似為了討錢還(前)女友,最終落得一命嗚呼的下場(這對於愛逞英雄的人來說,也只是剛好)。而這種種設計,都不過只是為了成就(三流的)「悲劇英雄」角色。然而,不論男主角如何幼稚無腦,本來有頭有腦的女主角都會在這些無腦無禮地舉動後,莫名其妙地被感動得無以復加、以身相許、以未亡人身分相送,完全喪失了原有的女性主體性。

如果台灣一直是這類型的電影走紅,我們的兩性教育、性別教育、情感教育的亟需提升,大概也不用再多說吧。雖說電影創作可不負擔教育功能,但影評可以。然而,電影再怎麼不負擔教育功能,卻仍不自覺地起了教育作用,也無法完全置身事外。電影固然是種娛樂消費,但如果一直是用這種方式「娛樂」大眾的話,會不會也是一種「愚弄」呢?

台灣電影如果一再地將這種無能幼稚的霸道男子,包裝成「夢中情人」與「悲劇英雄」,那也無怪乎異男的情商這麼差,每每感情不順利,就鬧出人命,而悲慘往往的都是女性……。又或者該說是,因為男性視角普遍如此,才產出這樣的電影?

這篇觀後感,不只在說這部電影,有時不僅感慨,即使經過台灣性別運動洗禮過後的中生代、新生代導演,還真是令人失望。各種陳腔濫調的父權魔法,依然可以用各種賺人熱淚,甚至也可以毫不避諱、不加修飾的方式,不斷推銷上市。而當有識者費力拆解時,還要被說,電影的歸電影、政治的歸政治。事實上,沒有一種電影能脫離政治與意識形態——這是創作與評論的基本常識。以上,是就電影創作的層面來說。

以下,則就現實層面來說。這篇文章原只是在批評《當男人戀愛時》「自以為是」的戀愛邏輯,但在看到一個非常不當且毫無自知之明的幕後花絮後,已經從批評電影變成譴責導演、抵制電影——因為導演殷振豪不尊重女主角許瑋甯的拍攝方式。這已經不只是電影創作問題而已,而是現實中的人身侵犯。

在這段「女神許瑋甯臭臉演出恰查某!遭邱澤強吻嬌嗔:『為什麼不跟我講』」的幕後花絮中(從40秒處開始),導演殷振豪竟然敢大言夸夸的說,許瑋甯在沒被告知的情況下被邱澤強吻,製造了很棒的電影效果。這樣不尊重演員身體界線與意願的拍攝方式,已經有違專業與倫理。花絮影片中許瑋甯曾說:「為什麼不跟我講!」也在相關訪談裡提到她被嚇到。

但事後導演與劇組不僅完全不理會許瑋甯的抗議,還剪接成「亮點」的幕後花絮,大肆放送;進一步把許瑋甯的抗議形容成「嬌嗔」(幕後花絮的標題),完全不正視許瑋甯不舒服的感覺、並且再度消費了她的不舒服。(這樣的邏輯,就像是女人說「不要」,也仍然被詮釋成「要」一樣)這種不尊重女性演員的電影拍攝方式,應該被譴責!

寫完了一整篇影評後發現,原來導演就是這個「自以為是」、不尊重女性的男人!而這樣的父權演藝文化已經深入內在人心,導演不僅完全不知檢討、還自鳴得意,跟劇組做成幕後花絮、首映新聞炫耀,可見這樣的父權意識與文化已經讓人習而不察了,需要被進一步指出與批評。誠如「★彡魔法少女の電影紹介所⁣☆彡」所言,導演殷振豪在沒告知女主角許瑋甯的情況下,要邱澤強吻她:

  1. 這是人身侵犯。
  2. 許瑋甯是演員,這種行為除了代表不信任他的演技,同時也在糟蹋他的專業。
  3. 當事人不反應不代表這件事沒有問題。上一個說出自己性騷擾經歷的女星,叫鄭家純,說出來之後還是會被踏伐。說了,被攻擊。不說,誰叫你不說。這就是社會的醜態。

對於第三點,我深有同感。當我開始指出《當男人戀愛時》違反拍攝倫理時,也遇到許多質疑;有許多人說,當事人沒嚴正抗議就表示沒事,但事情真是這樣嗎?如果連我指出這樣的拍攝文化不足取時,都會遭遇強大的反撲,那麼一般女性、女演員遇到這樣的(性騷擾)事件,會承受多大的壓力?(最近鄭家純的發聲已是一例)

或許《當男人戀愛時》導演這種「惡劣」還自鳴得意的拍攝方式,最後還是會被「和諧」掉,尤其票房這麼好,支持者似乎更是振振有詞。許瑋甯不翻臉、不正面抗議或罷演,自有她的壓力與考量。但我們還是要譴責這種不當、侵害演員身體界線的拍攝文化。千萬別說這次只是(被帥演員)強吻「還好」,難不成要變成更嚴重的鈕承澤導戲風波、或好萊塢導演貝納多貝托魯奇事件,我們才要來檢討這種演藝文化與拍攝倫理嗎?

勿以惡小而為之與縱容,許多侵害事件,就是從這些小事件開始。電影再怎麼偉大,也沒有任何所謂的「電影效果」,會比個人的身體界線還重要。如果台派與國片復興,是建立在這樣的父權意識形態與拍攝文化之上,這絕非我輩所樂見,更非台灣電影工業與文化能長遠發展的好將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