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你做出好圖表實作聖經》:醫療保健業者如何製作幫助病人判斷治療的圖表?

《哈佛教你做出好圖表實作聖經》:醫療保健業者如何製作幫助病人判斷治療的圖表?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位時代,掌握圖表意謂看懂數據、分析趨勢、布局未來。這樣的人懂得簡報第一眼必須是吸引目光、有衝擊性、表達你真正想傳達的,進而改變結果。

文:史考特.貝里納托(Scott Berinato)

【能幫助病人判斷治療的圖表】

醫療保健業者希望幫助病人做出正確的決定。這並不容易。健康資料不一定容易理解,在壓力很大的時刻,例如在聽到一個困難診斷的當下,病人甚至難以思考,更別說要對他們的治療做出決定。數據圖表化可以提供幫助,更廣泛的說,它可以是一個有說服力的元素,將關於人體運作的密集資料群組,轉化成決策工具。這是醫生關於一名病患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檢驗報告。醫生知道這個病患對診斷結果持懷疑態度,他必須說服病患他的症狀已經進入「中度」階段,應該接受治療。他甚至標示了一些最重要的資料,但病人並沒有被說服。我們來修改它吧。

1. 列出這個表格中三件可以改進的事情,讓它們對病患更有效。

2. 將這些資料繪製成一個圖表,當作視覺輔助。不要聚焦於獲取正確的資訊。而是要聚焦在做出報告中你可能用到的各項元素的格式。

3. 根據表格右下角兩個嚴重程度指數中的基準資料,根據這份報告繪製一些草圖,用來說服病患治療他的睡眠呼吸中止症。

圖P187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討論區

像這樣的報告很典型,而且不止在醫療領域。這是經典的關鍵性能指標資料集中場。我們需要的一切都在這裡,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知道如何閱讀和解讀它。而說服也幾乎不存在。畫出的重點只是想讓我專注於報告部分內容的一種敷衍了事的企圖,但我不太可能被說服認為我有問題,更別說採取行動了。還要做更多的工作。

1.

科技術語的翻譯。醫生可以使用這些表格,但病人卻無法使用。情境:醫生想說服病人,處理他的健康問題。血氧飽和度分布和飽和度下降指數等術語,會削弱這個目標,因為患者在懷疑這些類別的量測結果代表什麼意義前,還得先了解這些術語的含義。「血液中的氧氣總量」和「血液中氧氣水準下降的次數」,對聽眾而言更加清楚易解。

明確性。低度呼吸的平均持續時間,究竟是二十二.二秒, 還是二十二.五秒,不論對醫生而言有多重要,對病人來說都不重要,而使用小數點的數字,比四捨五入的整數更難閱讀。

缺乏基準。即使病人直接查看標示出來的資料,並且看到醫生希望他看到的東西,他也幾乎肯定會問,這樣正常嗎?這份報告提供了數據,卻沒有任何數值的判斷,但這才是最重要的。這些數據好嗎?可以接受嗎?還是很糟糕?甚至是嚴重的?患者需要參考點,來顯示這些資訊與醫生的期望或要求相較的結果。

你可能會好奇我為什麼批評這張表格,而不是直接去繪製圖表。有兩個原因。首先,對呈現的資料做批評,能讓你準備好製作出較好的圖表,因為你會看出缺少了什麼,以及哪些地方難以理解。第二,在很多情况下,你會想在觀眾看到一張視覺圖表後,提供這樣的表格,好讓他們更深入了解,這也有助於確保你也可以做出好的表格。

2.

具體的說,這個挑戰是為睡眠效率構建一個小型儀表板。我的努力只是一個開始,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我在這裡停下來,展示正在進行的工作,讓你們看見我是如何系統化地瀏覽各種表格,尋找簡單的圖表化方法。我應該說明一下,這些草圖代表第二次或第三次取代我先前的想法,雖然每一次的取代都是很快就產生的想法。讓我們從左到右,由上而下來討論它們。

病患基本資料:表格。我認為沒有必要把這些資訊圖表化。這些是核心數據,很適合以表格型態運作。

研究時間:圓弧圖(arc)。我用二十四小時時鐘的概念,來顯示研究持續了多長時間,在這裡以陰影區來表示,以及研究持續了多久時間,以水平軸線來顯示。我還沒有決定如何將時間分配出來,但我把午夜放在最上面,因為大家的腦海裡,那就是午夜的位置。另一方面,下午六點出現在我們期待看到晚上九點的位置,而早上六點則出現在我們期待看到凌晨三點的位置。所以我在這裡也試著使用一個完整的圓圈。如果睡眠問題也涉及白天,那麼在這裡也很容易添加日出和日落的標記。我本來想在這裡做更多處理。這張視覺圖表可能很小。但它傳達了簡單且基本的資訊。

圖P191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每小時發生的事件:單位圖。睡眠呼吸暫停事件,是一個人停止呼吸或呼吸困難產生掙扎的短暫時間。在大多數情况下,患者每晚有數十到數百次這樣的事件,這是一個可管理的數量,可以讓每次事件都有自己的視覺標示,在這個例子中,我使用了點來顯示。在視覺化圖表中標記個別單位,總是能幫助觀眾不只將這些事件看作統計資料的集合,最後還能形成一個抽象的事物,例如一個長條。睡眠呼吸中止是一個事件,而這裡的每個點都代表一次事件。我可以用顏色對時間單位進行分類,以代表發生的事件類型。為「良好睡眠」的時間增加單位,有助於為患者描繪出整體局面,可以指出在這裡你在呼吸,而在這裡你則沒有呼吸。組織良好的單位圖可以同時強力呈現個別的單位,以及更全方位的堆疊長條圖,例如這張圖就是。單位本身也可以重複使用。如果你知道每個事件發生的時間,你就可以重新部署柱狀圖上的彩色點,來顯示患者何時停止呼吸。

心率:棒棒糖圖(lollipop chart。這個圖就是因為點和線的組合,看來就像這種糖果,這些圖表是很好又簡單的方式,來顯示範圍或者兩點之間的距離。這張圖表顯示了夜間的心率範圍。我們新增一個從六十到一百的範圍,也就是人類心跳的典型範圍,這樣一來就提供了一個參考。我在此處唯一的猶豫,就是病患睡眠時的每分鐘平均心跳是五十四, 也就是大多數時間的心率都低於刻度範圍,而且心率只有幾次會飆升到較高速率。在沒有頻率的分布下展示這個指定的範圍,這個視覺圖可能過分強調那些短時間脈衝。柱狀圖能更迅速地顯示這點。因此我在這裡做了一個取捨。

睡眠中斷總時間:堆疊長條圖。我覺得這組資料在不同的地方包含了相似的資訊。打鼾與呼吸暫停事件是分開的,但兩者都會中斷睡眠。把這兩件事加在一起,可以讓我們比較無法入眠的時間和睡眠的時間。長條中無法睡眠的時間有點驚人,在四百三十五分鐘內,有將近三十分鐘。有一點需要提醒,目前還不清楚打鼾和呼吸暫停是否重疊,所以在我這樣呈現之前,必須確認它們屬於各自獨立的事件。

血氧飽和度分布:柱狀圖。分布這個詞,讓我直接進入這個單字最常用的圖表類型,柱狀圖。血氧飽和度測量血液中的氧氣含量,越多越好,所以這張圖表應該向右傾斜。柱狀圖看來像長條圖,但傳統上它們的長條會相互接觸。沒有使用經驗的人可能會誤以為它是長條圖,而無法立即了解如何閱讀。它適用於典型分析,例如平均、好壞等,以進行比較, 或者會像我剛才所做的那樣,用文字來解釋你希望這個視覺圖表長得如何。

如果這要成為我想給病人的東西,我的下一步就會考慮建立一些資訊的結構。我不會讓所有視覺元素都保持相同大小, 我也會嘗試不同的呈現順序。我會想做一張主要的視覺圖表,和一些支持圖表,我也會確保想法按照邏輯進行。

如果你也這麼想,那麼一個很好的練習方法,就是把你的草圖帶到下一個階段,想像你要把這張紙拿給病人看。你會怎麼設計它?

3.

現在我開始積極說服病人改變他的行為。儀表板練習讓一大堆資料更吸引人,這比一張滿是數字的紙更能幫助患者,但它所做的也只是冷靜呈現發現結果而已。要改變行為是困難的,需要更積極的策略。我在這裡的說服,集中在兩個主要元素。首先,我會隨時直接告訴病患,這不只是資料,而是你的資料。這是你睡眠時停止呼吸的時候。糟糕的結果現在變成了病人自己攸關的東西。其次,我增加了一些質量的範圍和標籤。即使能快速產生意義的良好圖表,也可能缺乏有用的參數。你會聽到這樣的反應,這是好的嗎?這正常嗎? 我應該在這張圖表的什麼地方?通過強調好與壞的結果,以及用綠色表示前者,用紅色表示後者,我不僅幫助患者看見他的檢查結果,還能了解它們的含義。

圖P194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圖P195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讓我們逐一檢視這些圖表,並補充評論。

氧氣飽和度下降:柱狀圖。即使一個不習慣閱讀柱狀圖的病患,也能使用這個圖表。你可以毫不費力地就看到病患的結果是高於或低於應有的水準。為了幫助傳達頻率分布的概念,我把軸線標籤做得有點冗長並且使用敘述方式。我試圖讓柱狀圖中的長條,與它們質量水準的顏色相同,分別是綠色、淺綠色、橙色與粉紅色,或者讓每個範圍的顏色沿著y 軸上升,但感覺起來太亂或令人困惑,所以我選擇只對標籤進行顏色編碼。

每小時呼吸中止與低度呼吸:堆疊長條圖與計量尺。這裡我只展示結果中的一個資料點,但我們可以看見,將這一個結果放在究竟是好還是壞的比對情境下的力量。考慮參考點很重要,不要假設最好的視覺化圖表一定包含最多的資料。我可以想像,如果執行多項測試時,每個測試結果也能個別繪製以顯示測試結果的大致方向。

無呼吸持續時間:時間軸。此處有另一個簡單的觀點應該足以說服病人解決他的問題。我只繪製了兩個資料點,平均值和最大值。但看到不呼吸的時間比例的效果,比看到呼吸暫停時間長度的簡單報告要強大得多。我可以想像一分鐘,想到在這麼長的時間裡幾乎沒有呼吸,實際上是會讓人感到害怕的。

你典型的一小時睡眠:時間表。在本例中,我使用資訊創造了一個雖然不是真實,但卻代表平均一小時睡眠時間的內容。如果我有一個小時,或者一整晚的真實資料,我也會將它繪製出來;就每小時發生事件的次數與事件持續的平均時間來說,這條時間軸都具有代表性。這是一分鐘時間軸的變化圖表,它只顯示一次呼吸暫停事件,在那種情況下,我們會想了解一次呼吸暫停是什麼樣子。在這裡,我則想讓你了解,呼吸暫停事件對病人睡眠的長期影響。很難不看出這名病患的中度睡眠呼吸暫停,已經變得多有破壞性。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哈佛教你做出好圖表實作聖經:《哈佛商業評論》首度公開資料視覺化製作技術,精準掌握24圖表模組╳6關鍵說服力╳3大優化祕訣》,三采出版

作者:史考特.貝里納托(Scott Berinato)
譯者:林麗雪

掌握圖表的能力,決定你的競爭力

數位時代,掌握圖表意謂看懂數據、分析趨勢、布局未來。這樣的人懂得簡報第一眼必須是吸引目光、有衝擊性、表達你真正想傳達的,進而改變結果。

《哈佛商業評論》資料視覺化專家史考特.貝里托納(Scott Berinato)在《哈佛教你做出好圖表》提出資料視覺化的思考技術,但他發現人們被一個問題卡住:第一步要從何開始?執行上遇到各樣的問題:用什麼工具才能做出好圖表?有什麼技巧讓圖表一秒讀懂?選擇圖表的標準是什麼?如何把數據轉為觀點?

這些問題正如「魔鬼藏在細節裡」,貝里托納認為三個最常被忽略的細節都能回答——色彩排列、圖表類型、故事說服力,也是圖表脫穎而出的關鍵。實作聖經提供數十種實際案例,以「修改前」、「修改後」對照比較,讓概念升級為技術,解決所有執行上面的難題。

1. 如果時間只夠改善圖表的一件事,最必要做的是什麼?
◎簡化顏色種類。不使用軟體隨機配對的顏色,擾亂視線。
◎顏色的存在讓最突出的資訊發光成為亮點。要限制觀眾可以聚焦的位置。以對比色能創造出變數跟突出觀點,互補色能顯示強弱,馬上就能引導觀眾的情緒。

2. 一張觀點清晰的圖表,不須簡報者開口,觀眾就能看懂。
◎刪除多餘內容,「我是不是需要它們?」一個問題整理出圖表重要內容。
例:「銷售與收入」的標題若已是雙軸標籤,應重整讓標題更有啟發性。
◎標題文字用來敘述衝擊性的概念,而非圖表結構。
例:「店內促銷的長尾週期」 vs. 「促銷比較結果,球鞋的表現比夾克好」

3. 有衝擊性的圖表,文字與口語應該具備何種結構?
背景(setup):讓我向你展示一些現實。
衝突(conflict):這是在現實中發生的一些事情。
最終解答(resolution):這是衝突後的新現實。

4. 選擇合適圖表的標準是什麼?
四個問題可以幫你精準掌握圖表型態
◎做一個比較?
◎顯示分布?
◎顯示比例?
◎繪製圖表?
◎展示一個非統計的概念?

除了以上優化的祕訣,作者整理出讓簡報更與眾不同的技巧:
◎如何從散亂的資料整理成一流圖表?
◎當圖表要製作成Powerpoint,投影片應該要限制在多少張內才合理?
◎圖表的標題最重要的功能是什麼?
◎如何使用指示線、分隔線和簡單的標籤就能挑起觀眾的危機感?
◎除了數據圖表,如何能做好概念式圖表?
◎學會把圖表的資料對齊,馬上提高讀者的理解速度

實作聖經幫助大家快速提升資料視覺化思考技術、活用概念、優化說服力,圖表新手變成簡報高手。

《哈佛教你做出好圖表實作聖經》立體書封_300dpi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