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美國、歐盟處於「結婚類型」戰略三角,決定了烏克蘭的未來命運

俄羅斯、美國、歐盟處於「結婚類型」戰略三角,決定了烏克蘭的未來命運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赴頓巴斯前線視察|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烏克蘭身處結婚類型戰略三角的大格局之下,因此,當烏東地區局勢瀕臨戰爭邊緣,基輔當局隨即獲得美國、德國及法國等歐盟國家的聲援;與此同時,美、歐並對莫斯科表達關切,要求俄軍撤離。

文:魏百谷(政治大學俄羅斯研究所副教授)

今(2021)年2月間,俄國所支持的烏克蘭東部分離主義團體與烏國政府軍在烏東的頓巴斯(Donbass)地區開火交戰,隨後,烏國調派部隊趕赴前線,而俄國亦在俄烏邊境集結重兵,烏俄雙方戰火一觸即發。烏東衝突的態勢,讓歐盟國家和美國深感憂慮,不僅表態力挺烏克蘭,並要求俄軍撤離邊境地區。

影響因素

烏克蘭東部局勢演變的影響因素,可分成內、外部層次。就內部層次而言,主要是烏克蘭國內的政經情勢。而外部層次,則主要是受到俄羅斯、美國及歐盟三方角力的影響。

(一)烏克蘭的考量

烏克蘭現任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於2019年5月20日上任,轉眼間,澤倫斯基執政即將屆滿兩周年,原本民眾冀望政治素人能為烏國帶來一番新氣象,然而經濟景氣仍舊低迷不振,國內生產毛額僅約2014年的80%;政局紛擾,意識形態乃至文化認同的歧異,仍未見彌平。

在對外關係方面,不論是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或是歐洲聯盟,在可預見的未來,皆顯得遙不可及。因此,不論澤倫斯基總統的聲望,或是他所領導的「人民公僕黨」的民意支持度,都呈現滑落的頹勢。

總統澤倫斯基低落的支持度,到今年2月出現轉機。2月時,總統澤倫斯基下令烏克蘭的部隊配置重裝武器,開赴鄰近頓巴斯地區的前線,並親赴前線視察駐軍,不向俄羅斯示弱,同時展現捍衛領土的決心,此舉為烏克蘭的愛國主義注入一劑強心針,同時也提升澤倫斯基的民望,進而強化其政治權位。

(二)俄羅斯、美國、歐盟的戰略三角關係

本文從戰略三角的理論來分析俄國、美國及歐盟的三角關係,首先看俄國與美國的關係,相較於川普(Donald Trump)時期,拜登(Joe Biden)上台後,俄美關係非但沒有改善的跡象,反而衝突更烈。

其次是俄國與歐盟關係,自從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以降,歐盟對俄國祭出制裁,俄方也採取反制裁,歐盟對俄的制裁期限,一再延長。再加上近日捷克、波蘭等成員國,陸續驅逐俄國的外交官。俄國與歐盟的關係,降至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時期以來的最低點。

至於美國與歐盟的關係,拜登總統有別於川普的美國優先,更加重視與跨大西洋夥伴的關係,因此,美歐關係漸入佳境是可預期的。綜上所述,俄、美、歐的三角關係,可歸屬於結婚(Marriage)類型的戰略三角,換言之,三方中的美國與歐盟維持雙邊友好關係,與此同時,俄國卻與美方及歐盟均處在交惡的狀態,亦即俄國身陷「孤雛」(outcast)的角色。

由於烏克蘭身處在此結婚類型戰略三角的大格局之下,因此,當烏東地區局勢瀕臨戰爭邊緣,基輔當局隨即獲得美國、德國及法國等歐盟國家的聲援;與此同時,美、歐並對莫斯科表達關切,要求俄軍撤離。

(三)俄國的考量

俄國此次軍事行動,顯而易見的是為了向基輔施壓,尤其是針對烏克蘭總統,因澤倫斯基上任至今的政策,並未符合莫斯科的期望。除了地緣政治的戰略考量之外,俄方也是藉此向西方秀肌肉,展現軍力。美國拜登總統不但公開批評普亭(Vladimir Putin)是劊子手,白宮也祭出新一輪的制裁,俄國藉由增兵烏東邊境以及克里米亞地區的行動,展現俄國的軍事實力。

RTXBC2X2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赴頓巴斯前線視察|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引發的效應

過往歐盟對於俄國未有統一的政策,成員國有其各自的利益考量,德國汲汲於俄國的能源,尤其是天然氣。而鄰近俄國的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面對強鄰,希望布魯塞爾能有強硬的立場。至於法國則想扮演和事佬,不想對克里姆林宮太嚴苛,而想居中協調,調和鼎鼐。

然而,此次俄國部署重兵於俄烏邊境的行動;再加上,普亭無視法治,修法攬權,箝制民主,甚至毒害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舉例而言,俄國通過憲法修正案,允許普亭現在的任期於2024年屆滿之際,可再次參與兩屆的總統大選,倘若當選又連任,則可再入主克里姆林宮12年,易言之,直到2036年,總統任期才屆滿。

普亭的種種行徑,與歐盟堅持的民主、法治和人權的價值,扞格不入。也讓歐盟驚覺,不可再像從前一樣,消極應對俄國,而成員國各自為政,也使得莫斯科採取各個擊破的戰略,分化歐盟。一言以蔽之,歐盟意識到,應改弦更張,思考對俄國採取一致且清晰的戰略。

結語:未來的發展

俄羅斯傾向繼續維持烏克蘭東部地區的現狀(the status quo),同時降低爆發大規模戰爭的風險。今年4月21日普亭總統發表一年一度的國情咨文,普亭公開警告西方國家不要企圖挑釁俄國,或是跨越紅線,否則俄國必將回以強烈的報復措施。

咨文的內容,雖未提及俄軍在烏東邊境增兵的局勢發展,然而,普亭也未提到承認烏東地區兩個自行宣布獨立的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以及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

換言之,俄國對於烏東地區的現狀,不想貿然改變。就在普亭總統發表國情咨文演說的隔天,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隨即發布命令,下令鄰近烏東地區以及在克里米亞參與演訓的部隊,從4月23日起返回各自的常駐地。俄國從俄烏邊界地區撤離軍隊的舉措,瞬間降低俄國與烏克蘭爆發戰爭的風險。

另外,值得關注的焦點,是美國及北約的動向。美國總統拜登的首次出訪行程,將前往英國,參加6月11日至13日在英國康沃爾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接著,啟程前往比利時的布魯塞爾,參加6月14日舉行的北約峰會。而北約如何面對俄羅斯的挑釁行動,將是此次北約峰會的主要議題之一。因此,未來美國以及北約的後續作為,仍須持續觀察。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