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核食到核廢水無不陷入「媚日」疑慮,謝長廷請找回「代表」身分吧!

從核食到核廢水無不陷入「媚日」疑慮,謝長廷請找回「代表」身分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謝長廷無需惡補核能知識,充當原能專家打筆戰,而該對日本表明立場:中華民國在核安、在食安各層面,都沒有妥協的空間;至於國內科學標準如何操作,由代表處負責開路,對日交涉。這才是身為駐日代表該做的事。

本月上旬,日本政府日內閣會議決定,兩年後將把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廢水排入海。消息一出,第一時間引發中韓反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要求「全面公開」,南韓總統文在寅研擬向國際海洋法庭提仲裁。不過事發不到一周,中國商務部表示,認真評估威脅,韓國外交部長鄭義溶改口「沒必要堅持反對」。

中韓兩個「永遠的鄰國」對日態度180度轉變,明顯朝向縮小紛爭邁進,日方則緊貼著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的科學程序當作防衛手段,設法在美日峰會前夕,把衝突限縮在可控範圍。

核電、核安、核災所涉及的國內、國際政治角力,恐怕與核子能科學本身一樣複雜。令人不解的是,我方立場竟如此分歧,甚至引爆國內政治鬥爭。

謝長廷的一系列發言,為的是什麼?

駐日代表謝長廷第一時間透過臉書發言,上拉「必須走向非核政策」,同篇貼文試圖反證「台灣核能發電廠的廢水也是排放入海」;三天後,謝代表與中國網軍和國內媒體槓上;4月22日再發表800字長文回擊立委質疑;隔兩天,貼出台灣廢水有「氚」的證據,自稱是不用「坐牢」的擔保。原能會主委謝曉星備詢回答:「謝不是專家」。

謝代表完美的陷入了國內「政治風暴」,在正式回到台灣備詢之前,謝只發臉書的應戰策略或許換得了幾許「主控權」,但這些努力有無隱含更大的國家利益,令人不解。

美日峰會後,日方內閣、國會發言觸及台海安全的頻次升高,日方仍不脫維持戰略模糊的基調,但自衛隊出動的時機,法源依據等討論已檯面化,適逢日本眾議院選舉,公開拉近對中距離的主張,更可能成為候選人的票房毒藥。此一背景下,中華民國駐外單位如能積極奔走,催生日本版的《台灣關係法》,國人非但不應該給予譴責,更該給予掌聲。

AP_2110681060720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日本首相菅義偉與美國總統拜登

外交人員在外平時累積的交誼,暗地裡被穿的小鞋,挨的拐子,理應是為了更大的國家利益。可惜的是,觀察謝長廷從台灣香蕉輸日、福島核食輸台、福島核災廢水的處置,無不陷入「媚日」的疑慮中,不禁令人懷疑,謝長廷身為中華民國駐日單位最高領導人,是否忘了面對駐在國,唯有依循「外交處理」,才有換得國家尊嚴的空間。

抗議不只是最簡單的事情,也是身為駐日代表最該做的事情

外交人員定期返台述職,除了報告駐在國工作業務,更重要的是,趁此機會,了解國內政治氛圍,遠在第一線的外交人員,不可能比他的「國內戰友」更了解目前國內政治的地雷區,因此外交人員不應該,也沒有必要陷入國內政治紛爭。

謝長廷在4月22日臉書發文表示「對我來講抗議是最簡單的事情,寫張抗議書交給交協就可以」,但這正是身為代表該有的「紅線」及「底線」,謝長廷大可強調「依循311台日互助的精神,向日方提出嚴正抗議,決不允許核災水汙染台灣周邊海域」。這種外交辭令,看似無關痛癢的發言,既不會害他被日方驅逐出境,也能保護中華民國基本立場。

然而謝長廷拉高對決態勢,如果是陷入個人職位的「保衛戰」,對抗民進黨內「沒有非謝不可」、「做夠久了」的氛圍,陷入「返台」形同「回不去」的糾結,恐怕更令外界起疑,謝長廷與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之間的協調,是否出了問題。

邱義仁:真正接地氣的台日交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

謝長廷無需惡補核能知識,充當原能專家打筆戰。對日本,只要表明立場,中華民國在核安、在食安各層面,都沒有妥協的空間;對國內,科學標準如何操作,各機關需要積極整合意見面對,由代表處負責開路,對日交涉。

謝長廷,請找回「代表」身分吧;謝長廷的幕僚們,請考量國家利益吧;謝長廷所屬的民進黨人,請想想蔡總統口中的中華民國台灣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