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女化因應對策「猛發津貼」錯了?民團學者:重點是不婚、晚生、公托不足

少子女化因應對策「猛發津貼」錯了?民團學者:重點是不婚、晚生、公托不足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立院衛環委員會日舉辦「我國面對少子女化困境之因應對策」公聽會,不少人直批政府對少子化背後的原因有誤解,也因此預算和資源沒有放對地方,不是「多給點錢就會生」。

立院衛環委員會今(30)日舉辦「我國面對少子女化困境之因應對策」公聽會,來自各界的專家學者和民間團體,紛紛針對近期的「台灣生育率全球倒數第一名」議題提出現象分析和建議,不少人直批政府對少子化背後的原因有誤解,也因此預算和資源沒有放對地方,不是「多給點錢就會生」,對於必須面臨「工作家庭2選1」和職涯中斷風險的女性,重點還是要先大力強化公共托育,並且打造性別平等的職場及家庭環境。

34歲前結婚的女性只有3成,工作家庭「2選1」大家都選工作

台北大學社工系教授陳芬苓指出,我國少子女化問題的重點,不在於已婚不願意生小孩,而是不婚及晚婚族。2019年的統計就發現,34歲以前女性結婚率僅剩約3成,而35歲已經是高齡化孕婦。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的副研究員鄭雁馨也指出,現在一直在說「年輕夫妻不敢生第2胎」是錯誤說法,根據統計,少子化是整個世代大幅度「婚育延遲」的結果,大部分已婚的夫妻,平均還是貢獻了將近2個小孩,但後續沒結婚的人越來越多,30歲前幾乎沒人結婚,在台灣「沒有婚就沒有生」的結構下,才會出現雪崩式的少子化現象。

鄭雁馨也指出,婚配市場對女性年齡的歧視強,只有在30歲前結婚的女生會找到和自己年齡較為相近的配偶,等到30歲後,就只能和年紀越大的配偶結婚。但是台灣男性明顯是年紀越大,越想要娶年紀輕女性,也就變成多數男性都在「競爭」年輕女性,而想要結婚生子的大齡女子,除了身體越來越不適合生育外,在婚配市場中也面臨被排除的困境,但社會又不允許她們「沒結婚就生孩子」。

另外多位專家學者也指出,生育子女對女性工作生涯會造成很大影響,也是少子化原因;陳芬苓指出,像日本和韓國的女性,雖然會因育嬰退出勞動力市場一段時間,但之後還是會重返職場;不過台灣的女性照顧幼兒退出勞動市場,很多人就再也不會回去,或是會變成非典型就業;因為當她們離開5至7年要回到職場時,「還能做什麼?」是許多女性面臨的問題。

托育政策催生聯盟的發言人黃喬鈴也指出,台灣女性在25歲到29歲時,勞動參與率高達92.7%,也就是高達9成以上的女性都進入職場工作,然而隨著女性進入30歲,假如走進婚姻和育兒的家庭生活,勞動參與率就開始往下掉,在35歲到39歲,勞動參與率掉到81%,而且一路下跌。

根據2019年的1份問卷調查,受訪女性不願生孩子的主因第一名為經濟負擔太重,第二名則是「不想因為小孩改變現有生活」;女性必須放棄所學和專業,而其伴侶則要以一份薪水負擔整個家庭的開銷,甚至有許多爸爸必須在週末加班,這同時也造成小孩教養的責任,更大部分都落到女性的身上,變成職場的文化也在「鼓勵爸爸卸責」。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覃玉蓉則表示,現在台灣女性照顧幼兒與工作衝突問題,相較世界各國來看更嚴重。台灣女性其實越來越希望可以在結婚和懷孕之後繼續工作,勞動參與率也較20年前高出許多,但實務上卻有很多女性反應遇到困難,因為台灣的職場和家庭極度不相容,甚至互斥。

結婚生育對女性的職涯來講,影響比男性還大,男性即使婚後有了孩子,薪資成長和升遷幾乎不會受到影響,但女性卻會面臨無法升遷等問題,甚至是老闆不願意給懷孕女性產檢假、育嬰假,透過各種方式「強迫主動離職」,覃玉蓉說,「這就是母職懲罰」。

覃玉蓉也指出, 台灣公共托育不足,薪資又停滯,導致勞工父母只能透過高工時去換薪資和升遷。台灣爸媽的工時跟世界平均工時相比,真的過長且休假過少。

舉例來說,現在規定只要孩子在幼兒園或托嬰中心感染腸病毒,就必須請假7天,假如一定人數的孩子都感染,整個幼兒園就停課7天,然後又規定不能把6歲以下的孩子獨自留在家,「台灣勞工工作滿1年才有7天休假,等於孩子只要中1次腸病毒,1個比較資淺的勞工家長整年的休假就都梭哈了,再中1次就要請家庭照顧假,要被扣薪水了。」

因此他們倡議的是勞動部應該修法,讓請「家庭照顧假」的家長還是可以領薪水,另外現在《性別平等工作法》第19條規定,受僱於30人以上公司的,如果要撫育未滿3歲子女,可以每天減少工時的1小時(但同時也不能要求報酬),除了應該放寬申請條件之外,也應該改為給薪。

公共托育和性別平等是關鍵

幾乎所有專家學者以及民間團體都提出,公共托育的普及是少子化的解方。陳芬苓就直言,在亞洲的研究中,育兒津貼其實對少子化的效用不大,「你每個月多給我1000元、2000元有差嗎?重點是職場和家庭對女性的不友善。」必須要有平價、優質、普及且近用的公共托育體系,搭配友善勞動職場政策,才能真正兼顧工作與育兒。

覃玉蓉更直言,行政院的少子女化因應對策中,有42.76%的錢都拿來發津貼,其實對改善生育環境沒幫助;而22.1%經費投在「準公共化」的托育中心,但這些很多都只是「假公共托育」,等於有將近6成5的錢都沒幫助,但促進職場性別平等的預算只佔不到1%。

《社企流》指出,總覽國際現況,尤其是OECD會員國,其托育機構平均公私比為7:3,但台灣是1:4。依據行政院主計處2016年的調查報告,如果將0-3歲的幼兒送托保母或私立幼托,每月平均需花費大約1.6萬元,占家庭所得比例約20%。若能將子女送托公立幼托機構,其費用占家庭所得的比例僅為10%。衛福部的調查結果則指出,1個小孩的托育費不高於家庭所得15%,才能增加生養第2胎的可能,並讓子女有相同的教保機會。

衛福部、教育部:加速加大建置公托

衛福部回應時則指出,政府已經努力建置公托,至今(2021)年3月底為止,全國共設置278家公共托育機構,可收托9228名2歲以下幼童;準公共保母2萬2577人,準公共托嬰中心817家,可收托7萬6042個未滿2歲幼兒。未來政府將持續布建公共托育設施,目標2024年達555家以上,可提供1萬7556個收托名額;準公共保母與準公共托嬰中心可提供超過5.2萬個類公共托育名額。

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2014年底,全國共有659家托嬰中心,2020年中,全國的托嬰中心已經增加至1135家,5年多來漲幅達到82%。不過目前全國公辦民營與私立托育機構的數量比例約為1:4,公共托育的資源仍然不足。行政院於2018年推出「準公共幼兒園政策」,希望能發揮救急效果,衛福部次長李麗芬今天就在公聽會上表示,「沒有一定要公立」。

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副署長許麗娟則說,目前教育部主要目標就是針對2-6歲的托育,擴大公共化的設置,要持續加量、加速,行政院原本初期提出要增加3000班的政策目標,在2017年到2020年已經增加1624班,接下來會努力再增加5萬個名額。

教育部也會全面盤整學校、政府的限制空間,在社區有需求的地方,興建專設幼兒園。另外《前瞻建設條例》爭取到的預算也會投入,假如民間企業,社區有多的空間,願意做公托中心,教育部也會全力協助。另外針對民間部門要設置公共幼兒園,教育部會再次鬆綁放寬相關的規定。

至於勞動部次長王安邦則回應,他個人支持國家更強力的介入現在很多由個人承擔的部分,來解決少子化的問題,他也表示,在針對家長、孕婦的休假權利方面,他認為如果政府可以用補助方式解決錢的問題當然很好,但過去協調過程中也發現,台灣多數都是中小企業,這些老闆擔心的除了錢之外,還有就是假期較長,人力調配的困難,這是未來要持續克服的。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羅元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