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十萬年人類史》:撒哈拉以南非洲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國家——馬利帝國與曼薩.穆薩

《BBC十萬年人類史》:撒哈拉以南非洲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國家——馬利帝國與曼薩.穆薩
一幅1375年地圖描繪舉著天然金塊的曼薩・穆薩。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廣播公司創下每集300多萬人次收看的紀錄片,《世界歷史》主持人安德魯.馬爾以其多年積累,走訪世界各地的歷史遺跡,廣博研究之後,寫成這部大眾歷史作品。

與非洲人進行貿易的外來者可能是南下的庫施人。但事實上,首先發掘(並開發)撒哈拉以南非洲財富的是穆斯林。八世紀以後,阿拉伯人開始襲擊撒哈拉以南非洲,並與之通商。主要路徑有兩條:一條是穿越撒哈拉沙漠,另一條是沿著非洲東海岸南下。阿拉伯人在非洲建立「飛地」,並從那裡掠奪三樣東西:奴隸、黃金和象牙,之後到來的歐洲人要的也是這三樣。在阿拉伯商人記錄非洲歷史之前,撒哈拉以南非洲始終沒有寫成文字的歷史。由於有了這些記載,我們才能發現一些重要的例外,也就是撒哈拉以南非洲西部的幾個帝國。

該地區的突破是馴養駱駝。與馬相似,駱駝也發源於美洲,儘管美洲的駱駝已經滅絕了,進入亞洲的駱駝體型逐漸變大。西元前二○○○年,阿拉伯半島馴養了駱駝,這或許是人類第一次馴服這種動物。考古發現顯示,到西元前七○○年的時候,駱駝已經在埃及出現。在古典時代,軍隊用駱駝運輸物資;西元二○○年前後,圖阿雷格人借助駱駝的力量跨越了撒哈拉沙漠。駱駝的馱載能力十分出色,在穿越沙漠的旅途中既可以馱人也可以拉車。但這種動物非常難以馴服,也非常難以駕馭。

儘管駱駝一年到頭都可以交配,但在野外,它們的繁殖速度非常的慢。早期使用駱駝的人取得了一個重要突破,就是學會為這種牲畜進行人工授精,這有助於擴大駱駝群。有了輔助繁殖技術之後,駱駝成了重要的運輸工具,可以為人們打開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大門。駱駝可以滴水不飲下連續走九天,馱載能力是公牛的二倍,牠們很快便擔負起運送大量金屬和布料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任務。

沙漠商隊也販運一種平凡無奇,但在南方很稀少的重要維生物資,那就是鹽。在狩獵-採集時代,人類可以透過獵獲的動物攝取足夠鹽分。然而,一旦開始定居的農業生活,就需要更多的鹽。一來供人類自己食用,二來是為了牧養牲畜。撒哈拉沙漠的地下蘊藏著許多鹽,但鹽礦的工作條件極差,採鹽的通常是奴隸。到西元八世紀,廷巴克圖逐漸發展成為季節性的貿易中心。

在此,人們將鹽裝上一種在河道航行的大獨木舟(這種獨木舟今天仍在使用),然後這些獨木舟會將鹽運到非洲的內陸地區。售完帶來的貨物後,來自北非的穆斯林商人會在當地購買黃金,通常是金錠或金末這兩種形式。這些黃金主要來自一個帝國,以及位於其南方的幾個更小、更神秘的王國。現在我們將這個帝國稱為迦納,但這很可能不是它最初的名字。正是因為有了「黃金換食鹽」的貿易,伊斯蘭世界才會注意到西非,也才會記錄下那裡發生的事。

在來自北非的柏柏爾商人和牧人的衝擊下,迦納的政治實體走向了瓦解。柏柏爾人在西非建立了自己的帝國,也就是強大的穆拉比特(Almoravids),這個帝國的勢力範圍曾一度到達西班牙。西元一○七六年前後,他們向南進發,開始攻擊加納。儘管統治這一地區的時間並不算長,但他們將自己的宗教帶入了西非,而且為一個新帝國的崛起創造了機會。說曼丁哥語的非洲人是這個新帝國的創建者,他們將自己的國家稱為「馬利」或「馬勒爾」(Mallel)。

馬利王國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國家。直到今天,這一地區的農業仍比非洲大陸的其他地區都要發達。更靠南的地方有一片幾乎無法穿越的森林。寬闊的尼日河及其支流成了一條紐帶,將農業興旺發達的灌溉區聯繫在一起。這些河流不但提供了便利的運輸,而且提供了豐富的漁業資源。馬利邊境是富庶的採金區;在這一地區縱橫馳騁的騎兵不但可以維持治安,而且可以拓展國家的疆域。到十三世紀末,這個信奉伊斯蘭教的非洲王國已經相當穩固。它的影響力向兩個方向擴展:一個往西影響住在海岸的非洲人;另一個是向內陸,影響了非洲大陸的核心地區,也就是今天的奈及利亞。

前述的綠洲貿易集市廷巴克圖,現在已經發展為一座皇家城市;更南方的傑內(Djenne)也是如此,這座河畔城市擁有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泥造建築——一座宏偉的大清真寺。十三世紀六○年代,當時的國王曼薩.烏利前往麥加朝聖。西元一三二四年,著名的曼薩.穆薩也展開朝聖之旅。他和他的行李運輸車隊花了一年的時間,跨過沙漠來到埃及。

曼薩.穆薩和他的皇家儀仗隊進入了開羅。一抵達開羅,他的陽傘、他的財富、他的慷慨大方,以及那些關於他的誇大故事,立刻引來了阿拉伯作家仰慕的目光。到達埃及的時候,穆薩身邊跟著八千名隨從,其中一些人是奴隸。據說,他有一支不少於十萬人的軍隊。除了宗教動機之外,朝聖之旅也是為了提高國王和國家的聲望。事實上,曼薩.穆薩確實做到了,這次朝聖使他名聲大噪。

有許多阿拉伯作家描寫過曼薩.穆薩,來自大馬士革的烏馬里(Al Umari)便留下了生動的描述。他寫道:

「這個人在開羅大施恩惠,他和他的隨從在開羅買賣和施捨,開羅人從他們那裡獲得了不計其數的好處。他們花掉了很多黃金,結果導致埃及黃金貶值,金價大跌。」穆薩誇誇其談地講述自己的故事,他告訴開羅的統治者,他征服了二十四座城市,統治著一個富庶的國家,這個國家裡有數不盡的牛、綿羊、山羊、馬、騾子、鵝、鴿子和雞——這或許是真的。但穆薩又聲稱他的黃金來自一種「黃金植物」,這種植物在春雨後開花,它的根是黃金。

這或許是因為穆薩並不知道他的財富是怎麼來的,因為他又補充說,另一種「黃金植物」會把它的根留在河邊的洞裡,人們收集它的根,就像在河邊撿石頭或沙礫一樣。穆薩還曾向開羅的統治者表示,他的王國中有許多如花似玉的女孩,他可以將這些女孩送給他,「不用舉辦婚禮,就可以佔有她,就像佔有奴隸一樣」。但對方拒絕了他的提議,並表示對於穆斯林來說,這種行為是不可接受的,「他說:『甚至連國王也不行嗎?』我回答說:『不行!就算是國王也不行!去問問學者吧!』他說:『向真主起誓,我不知道啊。我從此不再做這種事,而且還要徹底禁止這種事!』」

曼薩.穆薩是否真的進行了改革,我們不得而知。但他在位期間(約西元一三一二至一三三七年)確實用其他方式接觸了伊斯蘭世界的其他地區:邀請學者和建築師在他的家鄉修建了許多清真寺。曼薩.穆薩在西元一三五二年或一三五三年去世。他辭世後,當時最偉大的旅行家和作家伊本.巴圖塔從丹吉爾出發,來到馬利,並記錄下了他對這個國家的印象。他發現,這是一個公正、安全、對旅行者十分熱情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