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十萬年人類史》:撒哈拉以南非洲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國家——馬利帝國與曼薩.穆薩

《BBC十萬年人類史》:撒哈拉以南非洲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國家——馬利帝國與曼薩.穆薩
一幅1375年地圖描繪舉著天然金塊的曼薩・穆薩。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廣播公司創下每集300多萬人次收看的紀錄片,《世界歷史》主持人安德魯.馬爾以其多年積累,走訪世界各地的歷史遺跡,廣博研究之後,寫成這部大眾歷史作品。

在到達馬利之前,他在沙漠中行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即便對這位堅定的世界旅行家來說,這也是一段特別煎熬的旅程。有一次,巴圖塔回憶起自己曾遇到一個迷路的人,當時他已經渴死了,躺在地上,「身上蓋著衣服,手裡拿著一條鞭子,在一棵小樹下……水源離他至少有一英里遠」。

還有一次,巴圖塔在河邊方便,這時過來一個當地人,站在他附近,注視著他。這使巴圖塔感到冒犯。原來當時河裡有條鱷魚,這個人是擔心這條鱷魚攻擊巴圖塔,所以好心地站在他和鱷魚之間。

然而,在馬利,巴圖塔再一次受到了冒犯(阿拉伯人認為非洲人的風俗非常粗野,幾個世紀後到來的歐洲探險家也持同樣的觀點)。伊本.巴圖塔希望獲得一些品質上乘的長袍和金錢作為接風的贈禮。

但事與願違,新登基的國王只給了他三條麵包、一片煎牛肉,外加一些優酪乳。但他很快就打起精神,瞪大眼睛觀看「蘇丹」富麗堂皇的宮廷,以及衣裝華麗的武裝侍衛、樂師、雜技演員和舞者。與基督教傳教士一樣,伊本.巴圖塔既受不了非洲婦女赤身裸體——「他們的女僕、奴隸女孩和小女孩在男人面前一絲不掛,甚至連下體也暴露在外面」,又受不了非洲人的飲食習慣——他們會吃腐肉、狗肉和驢肉。

但他也欣喜地發現,這個民族非常尊崇《古蘭經》。在做週五的禱告時,馬利的公民都會穿上乾淨的白色衣服。他寫道,這個國家普遍來說沒有什麼「壓迫」的情形,而且非常安全——但奴隸和婦女或許不這麼想。用日後一位歷史學家的話說,「從整體而言……這是一個富裕、興旺、和平、井然有序的帝國,這個帝國有著高效的政府、組織化的通信系統和繁榮貿易。馬利的貿易範圍很廣,向西可以到達大西洋,向東可以到達現代奈及利亞的邊境,向南可以到達森林地區的邊緣,向北可以延伸到沙漠」。

帝國內部,大部份人都從事農業生產,他們種植小米和稻子、牧牛、捕魚。銅和鹽等商品貿易為政府帶來了可觀的稅收,當地還有一種可以用作貨幣的貝殼。伊本.巴圖塔也記錄了馬利的一些問題:蝗蟲的危害,野生動物也時時刻刻威脅著人們的安全。他提到了一種長得像馬一樣的大型動物,這種動物生活在河流中——他所說的應該是河馬。儘管如此,他還是將馬利描繪得像天堂一樣。在馬利的管轄範圍之外,有食人族(他們會吃掉奴隸女孩)、恐怖的鹽礦和銅礦,以及許多極度危險的事物。總之,他的結論是正向的,但我們必須謹慎看待。我們無法確認這些穆斯林旅行家和歷史學家的記載是否屬實,而這些人往往會相互抄襲。

或許,迦納並不是真正「敗給」了馬利,馬利也不是敗給下一個新生的海(Songhai)帝國。或許每個西非的帝國都只是單純地不斷擴張人口,當人口飽和,甚至到養活不了的程度時,國家就會瓦解。不過,在馬利面臨到的問題中,有一個世界各國王室也會遇到,那就是王位繼承問題。按照非洲的傳統,有權決定王位歸屬的通常是長老會議,有時是一位女性族長。這種制度或許比僵化的血統繼承制度更合理,因為可以排除掉最愚蠢和最無能的競爭者。但這種制度也會導致嚴重的內部鬥爭,無法在龐大領土的帝國內解決。

按照另一位阿拉伯歷史學家伊本.赫勒敦的說法,這種繼承制度通常也選不出什麼好國王。在穆薩之前,有一位馬利國王,「為人頗為愚蠢,經常用箭射殺他的臣民,只為了消遣。因此,馬利人起來反抗他,最終將他置於死地」。(這結局似乎相當公平)。在曼薩.穆薩之後,馬利也出現了一系列的篡位奪權和叛亂。於是,居住在沙漠地區的圖阿雷格人和位於尼日河流域的桑海帝國開始逐漸蠶食馬利的領土。

阿拉伯人創建了統一的伊斯蘭社會,並將這種社會模式推廣到北非和西班牙。相比之下,儘管馬利的統治者前往麥加朝覲,並修建了宏偉的清真寺,但他們從來沒有創造出像阿拉伯人那樣的社會。非洲的本土宗教有著強大的勢力,這是馬利統治者失敗的部份原因。自然崇拜和萬物有靈論可謂根深蒂固,很難撼動,在主要城鎮以外的地區尤其如此。即便到了今天,這些宗教思想在非洲仍然很流行。

伊本.巴圖塔發現,在穆斯林禱告者身旁,有一些戴著面具的舞者,面具上繪製了各種圖案,還有人在一旁背誦部落的故事(在他看來,這些故事既冗長又乏味)。甚至連宮廷中也會出現這種情況。這使巴圖塔感到非常憤怒。婦女們覲見國王的時候,仍然是赤身裸體;大臣參見國王的時候,要在自己的頭上撒些灰。

這些都不是穆斯林應該做的。而後起的桑海人則是完完全全的萬物有靈論者。根據阿拉伯編年史家的記載,一位名叫穆罕默德.圖雷的穆斯林勇士擊敗了桑海人。當哥倫布起錨出航,準備去尋找「印度」的時候,圖雷正在著手重建原先馬利帝國的樣貌。

但長期的紛爭和分裂同樣削弱了桑海帝國。西元一五九○年,桑海帝國在摩洛哥軍隊的進攻下土崩瓦解。值得一提的是,與摩洛哥人一同進攻西非的還有一支由基督徒傭兵,由一位西班牙船長率領,用駱駝載著大砲一路馱過沙漠。這場陸上的冒險比得上任何一次跨越大西洋的航行;與在美洲的西班牙人一樣,摩洛哥人也在當地建立了一塊殖民地,這塊殖民地大約居住著兩萬名移民。

今日馬利的建築仍然看得到他們留下了影響。但摩洛哥人對西非大地的佔領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但他們的入侵加劇了當地日益嚴重的政治分裂,一些更小的城邦正在互相傾軋,爭奪這一地區的霸權。其中包括豪薩人(Hausa)與富拉尼人(Fulani)統治的城邦。豪薩人的起源不明,他們的語言不屬於西非語言;而富拉尼人的個子要更高一些,膚色要更淡一些,主要從事牧牛業。與美洲開發的歷史相似,外來入侵者在當地各民族中引發了進一步的破壞和混亂。到此時,大量的微型城邦已經形成,許多來自歐洲的海船正在岸邊出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