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兩國的外交戰場:讀《大湄公河次區域地緣經濟角力:衝突與調和》 

中日兩國的外交戰場:讀《大湄公河次區域地緣經濟角力:衝突與調和》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宋興洲教授所著的《大湄公河次區域地緣經濟角力:衝突與調和》,適合對區域主義有興趣的讀者,是一本深入淺出的入門書。

文:蔡怡竑(澳門大學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客席講師)

大湄公河「次區域」地緣政治

近日收到宋興洲教授所著《大湄公河次區域地緣經濟角力:衝突與調和》(編按: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2021年3月出版,收入「東亞焦點叢書」),此作適合對區域主義有興趣的讀者,是一本深入淺出的入門書。作者藉由區域主義在東南亞區域的發展,延伸出大湄公河的「次區域」地緣經濟,綜觀分析各方,包括中國與區域國家在地緣角力的算計與戰略。

大湄公河次區域整合(Greater Mekong Subregional Corporation,以下簡稱GMS)是東南亞研究與區域發展當下熱點議題之一,全書涵蓋湄公河的地緣格局與發展。尤其是作者在第四章中,清晰刻劃出中日兩國在次區域的地緣政治的角力,包括政治與經濟的競爭。在闡述湄公河的地緣條件之際,作者進一步聚焦描述區域強權的中國、緬甸、老撾、柬埔寨,越南及泰國各方在湄公河經濟,生態與可持續發展多方面的利益,並著墨地緣上的衝突與調和。

Cover_衝突與調和_(1)
《大湄公河次區域地緣經濟角力:衝突與調和》

生態主權

對照區域地緣經濟條件,有不少學者會將歐盟成功整合萊茵河與大湄公河做比較論述。基於萊茵河的經濟發展與河道性質不同,故不宜相提並論。在認識與釐清湄公河的發展,沿著分析思路還得以內生的生態環境,結合外生的經濟發展及制度較為全面論述。

首先,GMS所涉及的主軸為生態主權,跨境水利資源不僅是單純的整合議題,複雜的跨境水系是直接聯繫著流域國家的安全與生存發展。除了中國外,GMS其餘五國在經濟上都是以農業與航運價值為利益算計。在地理優勢上,湄公河的上、中下流存在著垂直關係以及不對稱的關係,例如上游是由中國所控制,中下流域則流經其他小國,呈現的是更「仰賴」與「承接」於上游的供給。

老撾是東南亞唯一的內陸國,內河水系乃其國家之根本,該國賴以維生的電力出口多來自於水力發電的,一旦湄公河上游的生態發生變化,必然直接衝擊該國經濟與生態環境;相較於其他湄公河國家,農業灌溉,水利資源與航運價值是他們主要進行擴跨境貿易的命脈,湄公河也是區域國家的主要農業產地,該生態條件固然直接聯繫他們各自的可持續發展與生態環境所造成的衝擊。

內河經濟

其次,湄公河次區域合作實屬內河經濟特性,明顯與外向的海洋經濟不同。湄公河的位置恰好處夾縫在「泛亞鐵路」的南段線之中,地理區位幾近毗鄰,故在經濟區位選擇(location choice)與區位優勢,其經濟重要性並不如外界預期之高。在區位優勢及地理條件的考量下,物流效率與投資選擇將產生權衡的問題,導致矛盾的「水陸之爭」,經濟效益被或高估。同時,産業特性與區位難在複雜的跨境治理發揮該有的集聚經濟效應。再者,從經濟活動的侷限與同質性生產(homogenous production)對GMS各方都產生明顯的內部零和競爭結果。

日美介入

在跨境生態主權的爭議與地緣角力較為明顯。書中提及湄公河地區開發的新概念的三大支柱所強調的正著協調、一體化建設及國際組織的協作關係,皆與日本湄公河區域夥伴關係計劃中的經濟一體化及合作、擴大日本與GMS五國的貿易與投資及培育共同價值觀相輔相成。

泰國與越南在湄公河流域有一定的影響力,不過對中國在區域影響力有所不滿,最終迫於現實利益考量而選擇與中國合作。不過,兩國也藉由引入日本與美國等外部勢力介入湄公河的發展計劃,意圖增加在與中國某些合作項目上的議價能力。作為非GMS的日本,在戰略上也樂意以生態環境作為結構,涉足GMS國家間的內部矛盾,藉此進一步擴展到湄公河的經濟合作,同時也確保日本在中印半島的投資與產能的商業利益。

自上世紀60年代起,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ADB)就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也是東南亞區域發展主要的發展計劃及援助的融資者,且與各國政府有著緊密的關係。早在十幾年前,日本就藉由獨立行政法人國際協力機構(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 JICA) 不斷加碼投入GMS的ODA積極提供援助資金來應對中國在湄公河的作用及影響力。

2010年,美國奧巴馬政府就推動與湄公河區域國家的合作,提出「下湄公河倡議計劃」,集中在功能性(環境、衛生與教育的援助),從戰略、安全、經濟方面都為這些國家提供支持。到了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就宣佈啟動湄公河-美國伙伴關係(Mekong-US Partnership),稱之為「印太願景和東盟戰略伙伴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投資1.5億美元支持湄公河流域的國家打擊跨國犯罪、發展能源和電力市場等。雖然美國與湄公河流域國家(除了中國)在經濟上的援助不多,但也以援助方加入湄公河的地緣角力,為大部分GMS國家在不對稱的湄公河權力結構提供更多的談判籌碼。

中國的佈局

從中方的立場考慮,中國亦透過「瀾湄合作」升級與GMS國家的協作發展,尤其是藉由中國的雲南、廣西及珠三角的粵港澳大灣區的優勢,佈局GMS的區域經濟產業策略。中方持續提供GMS國家所欠缺的融資及海外投資、及海外生產鏈的移轉而作出策略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