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可否不要老》是一齣驚慄片

《爸爸可否不要老》是一齣驚慄片
Photo credit: 安樂影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爸爸可否不要老》似乎是我看過最恐怖的恐怖片,驚慄是照顧者進退兩難,情緒崩緊;更驚慄是認知衰退侵襲,腦袋退化失控的無依無力。

還記得多年前一個驚慄場面,夜闌人靜,我獨個兒在家中,桌面只亮起一盞燈;電話猛然響起,是外母大人,她要找女兒,不斷在話筒中呼喊女兒名字。

幼女的名字看來是她唯一記得的名字,我家電話也是她唯一未忘記的號碼,她隔天就打電話來找女兒。

只是,那幾天,她女兒一直伴在她身邊,沒有離開一步。

《爸爸可否不要老》(The Father,台譯「父親」)就是這樣一齣驚慄片,絕大部分場景只發生在一個尋常不過的住宅中,但認知障礙症病人的世界,抓不住時間、留不住記憶、忘掉了親人、忘掉自己、最後忘掉了樹葉、忘了風、忘了雨,陷入深淵,回到嬰孩心智,無力挽。

男主角Anthony Hopkins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實至名歸,電影撼動人心之處,更在導演的表達方式,有新意卻不造作,處處懸疑卻非故弄玄虛。(本段以下幾句含劇透,雖然很多文章都寫過,為免有損觀影興致,可以跳過)導演透過老人的主觀認知,重現腦退化後的世界,故事剪接得時空錯亂、人物混雜、場景重複、真假難分、現實與記憶重叠,帶領觀眾進入認知障礙病人的世界,令觀眾不斷問究竟誰是誰,事情的先後次序,而你也許永遠搞不清,你才會明白,病患者的固執、失落、惱怒、妄想受針對,自有原因。

《爸爸可否不要老》似乎是我看過最恐怖的恐怖片,驚慄是照顧者進退兩難,情緒崩緊;更驚慄是認知衰退侵襲,腦袋退化失控的無依無力。平常驚慄片,你知道劇情細節是編劇導演營造的,故事總帶點虛構,而且永遠不會發生在你身上。《爸爸可否不要老》之驚慄,在你明知道一切都是真的,當腦袋要告別,你不能逃避,無法逆轉,可能發生在你的至愛至親身上,也可能是你自己的未來。

縱使陽光明媚,卻是悲涼窒息。電影最後總要有半點正面訊息,除了喚醒人關注認知障礙症患者的處境,我們也要叫自己明白,好日子不會長,那就珍惜片刻的陽光,看看一草一木,聽聽風、沾沾雨。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看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