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說「民主不是可樂,全世界一個味」,但「中國特色的民主」有比較好嗎?

王毅說「民主不是可樂,全世界一個味」,但「中國特色的民主」有比較好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的障礙就是共產黨,用共產黨當年批判國民黨的的話來說,就是「一黨獨裁,遍地是災」,唯有共產黨鞠躬下台,中國才能走向民主。

2021年4月23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與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視訊交流時表示,有論調將美中之爭渲染為「民主和威權」之爭,「但民主不是可口可樂,美國生產原漿,全世界一個味道,如果地球上只有一種模式、一種文明,這個世界就失去了生機,沒有了活力。」王毅指出,中國實行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符合中國國情、得到人民擁護。

王毅以可口可樂為負面例子,為中國模式和「中國特色的民主」張目,卻已然左支右絀、難以遮羞。

可口可樂只有一種味道嗎?這是極端的無知者無畏。我建議王毅去亞特蘭大的可口可樂博物館走一走,前兩年我剛帶孩子去那裡參觀,館內有一個專門的區域,按照六大洲分為六個區塊,提供不同地方生產的多達上百種味道的可口可樂供遊客品嘗。

我在亞洲區塊驚喜地發現了酸梅湯味道的可口可樂,在炎熱的夏季,喝上一杯透心涼,彷彿真的置身於盛產酸梅湯的亞洲。

另外,我還建議王毅一定要去旁邊的民權運動紀念館(由可口可樂公司出資設立)參觀,裡面記載了美國和世界各國人權發展的歷史。美國從不諱言自身存在的問題,展出了奴隸制時代和種族隔離時代的種種黑暗往事,以及人權鬥士們奮勇抗爭的故事。我在紀念館裡還看到有關劉曉波的介紹,其資料還未更新到劉曉波已在獄中被中共獨裁政權折磨而死,王毅或許可以向館方介紹一下詳情內幕。

民主制度正如可口可樂一樣,是「一元」之下的「多元」。民主當然有其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世標準,比如全民普選、多黨制、議會制、新聞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等,若不具備這些基本條件,就不是民主國家,更不能強詞奪理地宣稱「我這是具有某國特色的民主」,此為民主之「一元」。

另一方面,民主又是多元的,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實踐方式:有英國式的君主立憲的民主,有美國式的聯邦共和的、總統制的民主,有法國式的半總統制的民主,也有德國式的內閣制的民主……民主制可以跟不同的民族文化、歷史傳統、民情秩序相結合,呈現出百花齊放的多樣性。

以此衡量,中國就是一個極權主義的、非民主乃至反民主的國家,無論王毅如何狡辯,都不能改變這一鐵板釘釘的事實。

王毅聲稱中國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符合中國國情、得到人民擁護,既然如此,中國為什麼不敢實行全民普選呢?為什麼不敢讓選票來賦予中共政權統治合法性呢?就連經濟比中國落後、教育水準也不如中國的印度,都早在數十年前就實現了全民普選,為什麼自詡為「大國崛起」的中國偏偏做不到呢?因為,民主的障礙就是共產黨,用共產黨當年批判國民黨的的話來說,就是「一黨獨裁,遍地是災」,唯有共產黨鞠躬下台,中國才能走向民主。

極具諷刺的是,就在王毅對可口可樂表示不屑的前一天,美國司法部宣佈,可口可樂公司前華裔工程師尤曉蓉(Xiaorong You),因盜取飲品罐塗漆技術並售予中國企業,被田納西州法院判處盜竊商業機密、經濟間諜,以及電信詐騙罪名成立,將於今(2021)年11月判刑。

尤曉蓉被指利用相關技術在中國山東開設企業,獲中國政府資助數百萬美元,當中包括「千人計畫」的獎金。「千人計畫」是中國的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畫,近年多名與計畫有關的中國學者在美國涉間諜等罪名被捕及起訴,該計劃已在中國官方機構的欄目上消失。

中國外交部曾表示,該計畫旨在促進國際人才流動、鼓勵科技合作,中國取得的科技成就一不靠偷,二不靠搶,呼籲美國摒棄冷戰思維。然而,尤曉蓉事件狠狠打臉了王毅和中國外交部——中國所謂的科技成就,從原子彈到原子筆,從高鐵到線上支付,從航空母艦到飲品罐塗漆技術,哪一樣不是靠偷竊而來呢?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